武大"科技宅"转型专职话剧演员:因痴迷差点退学

2013-03-20 09:4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在武汉光谷客·17排剧院内,话剧演员李英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本报记者原丽阳实习生汤腾飞摄

(长江商报 记者谢方)李英男,毕业于武汉大学物理学专业,现在是光谷客·17排剧院的专职话剧演员。

  大学期间加入话剧社,2009年接演武汉大学校庆历史剧《西望乐山》,扮演王星拱校长一角儿,获得首届大学生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从一个摆弄二极管、三极管的科学男转型为武汉高校小剧场“新秀”,李英男认为这是必然。“话剧是目前我能找到最好的表达自我的方式。”

  看过几次他的演出,这还是第一次与李英男私下聊天。他瘦高个,着一身黑色呢子大衣,戴着眼镜,俨然仍是一副科学宅男的模样。而舞台上的他,却完全是另一副面孔。

  “想知道原子弹是怎么回事儿”

  《桃花灿烂》上演的时候,我已经认识了李英男。他在舞台上的表演,与我现在眼前这个人,很难联系在一起。

  瘦高的个子,一身黑色呢子大衣,典型理科生的样子。得知他学的是核物理的时候,我是一万个没想到……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文艺青年,满嘴的话剧、表演、理想等等。

  采访他的这天,是我第一次私下与他接触。听说他前不久下楼梯时摔伤了尾骨且尚未复原,采访前他说他想抽根烟,缓解一下。

  我一心想要知道,他是怎么会学“核物理”这个专业的,却没想眼前的他对此问题,已然一副“过往云烟,不值一提”的样子。他说,当时只是对地球、宇宙这类东西感兴趣,之所以选择较专业的“核物理”方向,是觉得“量子力学很有意思,想知道原子弹是怎么回事儿”。“我觉得需要这样一种方式去填充思维和意识”,李英男拿他的专业跟我说起了表演。他用物理学的轨道和原子类比现在的表演方式,“表演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轨道式的,比较稳定;一种是原子式的。原子是一会在这边,一会在那边,很跳跃,我习惯性的方式是将跳跃性的东西纳入到轨道上来,这样的表演更稳定。”

  大学的时候,他就不像那些科学宅男,沉迷于“高深莫测”的科学实验之中,大多数时候,都是别人在做实验,他在一边看。他说自己还是偏喜欢一些理论的东西,比如量子力学,“那些什么二极管、三极管,做实验,烘烧杯,看着挺没意思的”。

  这期间,他开始加入学校里的话剧演出和社团活动,“大学几年,大大小小的话剧排演了40多部”,因为话剧占据了太多时间,选修课不够,他晚了两年才毕业。2009年,接演武汉大学校庆历史剧《西望乐山》,扮演王星拱校长一角儿,后来获得首届大学生戏剧节优秀表演奖,现在成为光谷客·17排剧院的专职话剧演员,一切终于算是有了盼头。

  “还是话剧最能表达我想表达的”

  在加入光谷客·17排剧院成为专职话剧演员之前,李英男也经历了一个“体制外”话剧演员的艰难之路。

  原本应该是2009年毕业,却因为选修课学分不够,到2011年才毕业。因为把时间大多花在话剧上,他也经历了几年“灰暗的日子”,至今也不愿多谈。

  那两年,他在武大附近租房子住,每天就是到各处搜罗补考信息,找选修课上,当然,还要找活挣钱。李英男说,那段时间,自己整个人都处于自我怀疑和不自信中,“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不知道放弃原本的专业而转行搞话剧到底是不是不应该”,再加上身边的各种不理解和质疑之声,他快被这种状态搞疯了,都觉得自己有些人格分裂了。

  “我知道我对核物理专业已经没兴趣了,那只是一个思维养成的过程,不是我要干的事情。”李英男靠着这点儿信念硬是把自己拖出了那种生活,“管别人说什么,别人能替你活吗?照他们说的做,失败了,他们会负责吗?”坚持终会迎接曙光,早些时候他就得知光谷客·17排剧院要创建,心里也一直有这么个盼头。

  去年,作家方方、导演江兆旻等艺术家联合创办了一个民间小剧场——就是现在小有名气的“光谷客·17排剧院”。凭着自己早前的演出经验,李英男被纳入旗下,成为“光谷客·17排剧院”专职话剧演员。在小剧场的第一部戏、改编自方方小说的《桃花灿烂》中,他扮演一个年轻的读者。自去年12月至今,这个戏每周上演两次,密集的排戏生活,像是梦想终于撞见了现实。虽然小剧场在武汉才刚刚起步,但对于非科班出身、又喜欢话剧的他来说,能够有这样一个平台,李英男很高兴。

  现在,没有戏的时候,李英男会在小剧场打理一些日常事务。闲的时候,看看书,遛遛狗,为新角色做准备。因为可能要扮演郭沫若,李英男最近也看起了他的书。“我喜欢做演员”,李英男说,虽然以前玩乐队,也写诗,差一点还去搞电影了,“还是话剧最能表达我想表达的”。

  “我看重剧场里那种即兴的、及时的东西,这是我现在能找到的最能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