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游记《巡逻兵走天路》第四十三集:三十里营房

2014-07-21 14:4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三十里营,也叫“三十里营房”,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海拔3600米,距中印边境很近,是新藏线上最大的国防军事要塞,新疆军区某边防团驻地。“三十里营”这个地名并非是因为部队的营房绵延三十里,而是因为三十里营位于赛图拉东面三十里而得名。至于“赛图拉”是什么?传说不少,我还没有来得及考证,也有人说“三十里营”是因为距叶城地区330公里驻扎的部队,为了保密起见,而将这个过去荒无人烟的地方叫“三十里营房”。

  据史料记载,三十里营这个地方在一个半多世纪以前,清政府就开始在这里建立哨所,到了民国政府依旧派兵驻守赛图拉。可见赛图拉极有可能是个地名,而且历史远久。“三十里营”应该是当年在人民解放军进藏进疆驻扎部队以后命此地名比较靠谱一些。

  三十里营房分为东面的军事管理区和西面的所谓商业区。军事管理区有宽敞平整的柏油路,路边种着红柳。所谓商业区其实就是国道两旁那些简陋的平房,分别都是饭馆、发廊和歌厅。三十里营是新藏线上最大的食宿服务点,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传说过去这里曾经一度被路过此地的卡车司机视为新藏线上的红灯区。我们路过这里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作一番实地考察,传说归传说,不足以为信。

  6月14日,我们一行从阿里首府狮泉河出发前往三十里营房,地图上的距离是560公里,14日当天我们行驶了近700公里,到晚上九点还没有达到三十里营房,所有导航均没有三十里营房这个地名。近700公里的路程中没有见到一个加油站。

  三十里营房是我们在西藏的最后一站,也是我们此行最艰苦的一站。14日晚上9点多达到三十里营房,找了好几处旅馆都已爆满,我们无奈之下,只好先吃饭。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们吃饭的一家东北饺子馆里,非常巧合的遇到这将名为“东北饺子馆”的老板竟然是湖北公安县人,他非常热情的帮我们联系到了三十里营房兵站招待所。我入住的兵站招待所206房间卫生间连个灯都没有,没有洗漱,将外套脱下倒床就睡,到深夜一点多醒来,发现我的同室开车的小伙子那个床上被子还没有动,我心里一震,拿起电话就给他打,竟然电话占线,我这才明白那小子是在外面打电话到凌晨一点多。我气的跑到门外臭骂他一通。本来14号一天从阿里出发到三十里营房就不大顺利,几件事叠加在一起,一是路虎车走不了要拖到新疆乌鲁木齐去,二是沿途检查出奇的频繁好严格,一路上来回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接收公安和武警的检查,三是阿里到三十里营房的实际路程要比图上距离远一百多公里,我们两台车到错过了途中唯一一个叫大红柳滩的加油点,两台车的油料到无法跑700公里,辛亏在我的车上备了一桶20升的油,一路上逃脱了几十次的检查,在即将要离开西藏的途中,检查越来越严格,我担心出问题,在行进途中提出把用于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备用油加到车油箱里,免得检查出来麻烦,大家同意我的意见。我特地选择途中一个5千多米的更是垭口停车,一般路过的车辆不会停车,防止被人发现举报。我们冒着山口刺骨的寒风和下着小雪的阵阵袭人,将备用油桶的20升油全部加到两台车上去了。我的车油箱大,只加了5-6升就全部给了另一台车加了。结果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行程,我的车上油料就要告警了,我决定将车速维持在一百公里以下的节油速度前行,总算是达到了三十里营房。

  说到这里,还得说说在西藏管理那么严格的地方,连空油桶发现了就要没收,我们是怎么在备用油桶里加上油的?这得益于我在河南呆的那几年能讲上几句河南话。在仲巴县途中唯一一个加油站加油时,一个操河南口音的加油员,在与我的对话称俺是河南老乡,俺也顺水推舟认了他这个自称是信阳的老乡。远在他乡的他,能在这个野地方遇到老乡,不难看出他那高兴的样子。他一边加油一边与我聊天寒酸,当俺问他能不能为我的两个备用油桶加上油时?他欣然答应,说了一句“你拿来吧”!就这样,我们3台车带的两个备用油桶就装满了20升油。路虎车在阿里抛锚不能走了,人员集中到途锐和森林人两台车上,把这两个车上的一些备用物资放在路虎车上准备托运回去,原来放在路虎车上的那桶油因我们这两台车坐了人放不下也只好留在路虎车上。我考虑将要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无论如何要带上一桶备用油,以防不测。

  一路上,为了这桶油,大家都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走过。尤其是油桶放在我的车上,一旦检查出来了,我们的车和人就走不了。凭着侥幸心理,硬着头皮搪塞过了一个又一个荷枪实弹的检查站。

  6月14日的行程,正是由于发生一些不顺利不快乐的因素叠加在一起,14日一整天,我心神疲惫,心情也很不好,加上负责开我的车的主力半夜三更还不睡觉去泡电话,一路上的频繁检查已经够烦人和累人的,晚上吃住的条件又非常差,本应赶紧休息,他却去打电话到凌晨一多,我非常担心这将可能为我们的次日行程带来开车的安全隐患,我的确就更生气了。

  我不得不决定15日的行程要亲自驾车,说实话此行走天路决定带个年轻人开车,主要是为了减轻我年纪大了在高原上开车的困难,没有想到反给我增添了某些精神上的负担。也可能是我过于考虑的因素多了所致,不管是多余过分也好,作为游记,我还是如实记录下我此行的真实想法和过程。

  6月14日晚上在三十里营房我也没有休息好,整个三十里营房一个镇上没有一个加油站,全部是私人加油,15日早上我只在越野e族接待站一家私人加油的地方花15元一升加了两桶70升,早上也只喝了一碗稀饭就启程前往距三十里营房360公里的新疆叶城。14、15日这两天,是巡逻兵走天路游记中记录得最详细的一集游记。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