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食耳

2012-07-31 09:2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录食耳

  慢慢的妇女气质

  王新佳

  新买的百褶裙,带好看腰带的那种,穿上,柔声问我家那位好看不?人家先是不理,问了三遍,眼神才勉强从我身上草草掠过,“裙子好看。”“有气质没?”我追问。“有,妇女气质!”妇女气质?

  时光带走了容颜。暗生的白发,淡淡的鱼尾纹,腰间的赘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我已不再年轻。于是,本来喜欢黑白灰色调的我变得“好色”,彩色衣裙入侵我的生活。从前,万年不变的黑色直发如海藻般,如今,摇头一变成了栗色的大波浪,妩媚成熟嘛!不过,忙时要扎起来,毕竟,方便利落才是正道。

  不再熬夜,早睡早起。原来有名的夜猫子,如今一到十点准时关电脑,不是刻意如此,是真的犯困。早上再不用铃声叫起,六点之前,总能自然醒。用心准备早餐。不再是早市上买的豆浆油条,一定要米面搭配,粥要换着花样做,小菜至少四个,色香味都要照顾到,老公和女儿吃得高兴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喜欢微笑。以前的我是多么高傲!不肯服输。现在的我柔软细腻,不再锋芒毕露,脸颊总挂着闲适的微笑,很少去争什么,面对不公,也能一笑而过。

  容易感动。看情感剧,读一段文字,看着看着,泪水就会丰盈眼眶。看不得别人不好,典型的“妇人之仁”。

  依然喜欢逛街。但逛之前一定要换上平跟鞋。不再是鞋店衣店的绕,家居用品是我的最爱。

  惊讶于自己的改变:面容、衣饰、生活习惯、性格秉性,仔细想来,还真是妇女气质凸显。人生的每一岁都是最美的芳龄,慢慢享受吧。

    什么时候没有人

    南晴

  朋友问我:你说我们这里什么时候会没有人?可以干点“坏事”,比如烧点隐私什么的不被人看见不被人询问?我说不知道!

  既然是不知道,我就想知道,于是,就用了一个白昼和一个夜晚来观察我们这里什么时候会没有人。观察从凌晨开始,天上还有启明星。这时候已经有人了,那是一些老人,三三两两赶往体育中心听那里的健康讲座,那些开办讲座的人最后总是卖药。这些老人总是买回来几百上千块的药。紧随其后的就是上学的孩子,接下来就是晨练的人,再接下来就是买早餐的,买菜的。最后就是上班的。不上班的人仍然聚在一起直到做中饭去。

  下午上班的人上班了,不上班的人午睡起来,又走出家门扎堆聊天,散步晃悠,每条路上都有那么几个人,每个院落都有那么几堆人,有点什么事发生不会不被人发现的。

  下午下班到晚饭时候,人来人往是自然现象。晚饭后更是热闹时刻,好像人们都倾巢出动。没有哪里是清净的地方。这热闹一直要持续到中央台的电视剧开始,谈心的却要持续下去,他们没有标准时间,十点十一点甚至十二点都有可能。

  到了十一点,那些晚上跑步的又出来了,他们之后,也就是十二点多,那些跳舞的、外出应酬喝酒按摩唱卡拉OK的才逐渐回家。这些人断断续续要到凌晨一两点钟才结束。他们之后,当然是那些打麻将的,这些人三点四点、五点六点散场的都有可能。他们和那些晨练的可以相接成一个不间断有人的环,周而复始的旋转永不停息。

  ……我观察了,我知道了。我告诉朋友:在我们这里,你要想找一个没有人的时候干点“坏事”,没有可能!

    不决定别人人生

  周莫北

  高考过后,等待考生的就是填报志愿。这个程序里,很多家长都会参与进来,会问很多身边人,说最近什么专业比较好,做家长的也会自己上网查一些热门的专业走向,总之,在有了成绩之后,家长们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上一个热门专业,毕业之后,可以有一份好的工作。

  有一个阿姨家的女儿,她大概是想考考古学的,想以后毕业了能够去新疆或者是内蒙,阿姨知道后,倍感紧张,要我一定劝劝她,让她别做这样的傻事。

  我倒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的想法也不错,有自己的爱好,为什么不去追求呢?不用问阿姨,我也知道她反对的理由。总是,爱好是不值钱的,梦想是不实际的,哪些专业赚钱报哪些专业。

  好些叔叔阿姨家的孩子过来咨询我,问我该怎么选择自己的专业和学校甚至是城市时,我一般不会给予明确答案,都会告诉他们:“遵循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去选择。”

  记得那一年高考,我也同样经历着选择这样的困惑,但是好在从高一开始,我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我要上新闻系。不管别的专业赚钱与否,和我无关。父母都没有参与到我的选择当中来,很庆幸我有这样的父母。

    揠苗助长

  有一个甚为流行的“爱”的故事,日本某户人家装修,拆木板墙时,发现一只壁虎被困在那里,一根从外面钉进来的钉子钉住了壁虎的尾巴。主人仔细看钉子,居然是自己10年前盖房子时钉的。一步也爬不动的壁虎,到底靠什么活过10年?于是,主人暂时停止了装修,他要一探究竟。过不多久,钻过来另一只壁虎,嘴里含着食物来喂……他一时愣住了,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啊?

  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质疑它的真实性,怀疑它在煽情。一只壁虎正常的寿命可以有10年吗?而且壁虎是能自我断尾的呀?后来,我又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这个故事的另一版本,只是把10年变成了5年。

  我想起: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知道伦敦大英博物馆圆形阅览室——由于马克思成年累月在座位上阅读、写作,竟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磨出了两个清晰的脚印。现已有陈平原、刘兵、张讴等访问学者实地考察,“两个清晰的脚印”根本无从谈起。马克思当年并没有只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读书。

  神话是人造的。如果有人热衷创造、制造神话,这不是一个成熟而有头脑人的表现,也不是一个成熟而健全民族的高度。正像杂文家安立志所说,马克思的脚印原本没有印在水泥地上,而是印在《资本论》上。

    所谓的“神童班”实质上就是对孩子们进行拔苗助长。

  ——知名评论人洪巧俊评安徽叫停两个“神童班”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