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躲避的宿命

2012-09-20 14:1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顾城哲思录》
顾城 著
重庆出版社

        

(武汉晚报)顾城走了多年,这次王者归来,以哲思录的形式呈现。在140字的微博时代,似乎格外应景。
    在我看来,诗是诗人面对世界的最主要对话窗口,而散文性文字,则是诗人的劳作后的歇息。那些晦暗的寓言,那么纠缠不清的痛苦,那些爱与恨,读者从诗中可以各自体悟,或击节称叹,或愤怒成河。而散文性文字,则是诗人,或者作者,直接与读者对话,少了遮掩,少了迂回。
    诚实,是诗人顾城极为看重的品质。在他看来,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困境的。“那条路永远会清楚无二地呈现在你面前,这和你的憧憬无关,就像你是一颗苹果树,你憧憬结橘子,但是你还是诚实地结出苹果一样。”诚实有两种寓意,一种是就人品而言,是一种正面的评价。诚实的人,自然会拒绝不符合内心道德律的东西;另一种,则是指对内心需求的尊重,是多情,就追求;是不爽,不掩饰。对于一个把“美”作为信仰的人而言,诚实,更多的是第二种。但面对繁复的世界,坦率是一种奢侈。诚实似乎是一种遥远的品质,它总在远方,天才的诗人,可能无限接近,但永远难以抵达。而选择似乎终成宿命。
    他委实是个童心常驻的大孩子。那些洞里拉琴的蟋蟀,被晒干在石头上的不知名的昆虫,想叫就叫,不准备发言的燕子,地下修炼多年,而只唱一夏的知了,都是他低头吟唱的美好生灵。而这种童心,显然迟钝着成长的伤害,推卸着对世俗的担当。天然地拒斥心理的老熟,对诗和艺术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但这对作为承担社会角色的人来说,未免有点孱弱,幼稚而单薄的想法,经不起生活的推敲。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小孩的时候,没有如更多男人那样,惊喜,狂欢,甚至不知所措以致喜极而泣,他呢,“感觉不是一个做父亲的感觉”,“我又回到了八岁,那么孤独地走在街上,那么看一切新鲜又有意思,又危险”。
    我们既不能把这种对俗世的束手无策,或者变相的逃避,予以功利地挖苦,亦不能像某些批评家,无上拔高,神话这些诗人对世界的不适,而要感谢感谢诗人这种人类的精神异族,他们给予普通的我们,以另一种人生参照,另一样生活样式。他们没有剥夺你的财富与爱好,最多是赞美或暗恋了你的女人,没吃亏!
    顾城是个“执者”,聪明如他,也说过:“我想当一个诗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诗;我想当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我自己;在你什么也不想要的时候,一切如期而至。”一语成谶。这个喜欢“坐在后面”的人要做一个人时,新西兰的“斧头”剥夺了一切;什么都不想要了,倾世的荣耀真的来了。
    
附:《顾城哲思录》选摘
    ·女人嫁给男人是这个世界的一大不幸,有如诗变成了政治,而字变成了章程。
    ·你只能阻挡阳光,你不能伤害阳光。
    ·高贵感是人人不同的。最高贵的人可以不在乎当奴隶,因为他不需要以别人的眼光肯定自己。越没高贵感的人才会越想高人一等。
    ·西方的爱情是强烈开放的花朵;东方的爱情是两朵花之间微妙的芳香。
    ·大地这么平静,放在上边的红砖房、灰砖房里的人都在生活,在万里晴空下,爆发出炒菜的香气。
    ·这是公平的,你不喜欢什么生活,什么生活就不喜欢你。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