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法律服务竞争与大所的使命

2013-07-18 14:2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p>    《中伦的秘密——— 中国顶级律所20年风云录》,申欣旺著,中信出版社2013年5月版,48 .00元。</p>

  《中伦的秘密———中国顶级律所20年风云录》,申欣旺著,中信出版社2013年5月版,48.00元。

  许身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最近,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传记———《中伦的秘密》在法律职业群体中引发关注,作者将中伦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中伦)界定为“中国顶级律师事务所”,显而易见,这一界定是十分精准的。到2012年底,中伦人员上千,年收入近十亿元,排名稳居中国律师事务所前三。这样的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沃尔特·迪斯尼在公司庆典上回顾迪斯尼公司发展史时曾言:“请不要忘记,我们的事业是从一只老鼠开始的。”读者跟随作者共同回顾中伦20年创业发展史,对照迪斯尼的上述表述,想必要会心一笑。20年前的1993年,27岁的张学兵从司法部中国法律事务中心辞职,当年五位合伙人的年收入不到200万元,20年后,中伦年收入是当年的500倍。中伦的惊人发展速度促使读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去关注这些数字背后的成因,期待作者揭开中伦成功的秘密。作为一个研究律师职业的学者,我与读者同样怀着这种期待。

  显然,作者成功地揭开中伦成功的秘密,书中所提供的答案满足了读者的好奇心。当然,此书意义并非在于仅仅满足读者好奇心,更加重要的在于对律师界的启迪,正如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所言:“如何管理一家律师事务所,使其能够健康地发展,是所有律师从业人员面对的一个课题。在中国快速发展、机制不够健全的特殊环境下,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以沿用,中国律师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纠结和困惑。本书对中伦20年发展历程所做的回顾与总结,不仅可供中伦今后的发展所借鉴,而且对整个律师业的发展也具有积极意义。”

  中国已经卷入全球化趋势当中,中国面临的全球化同样体现在法律服务的全球化,而涉外法律服务是法律服务全球化的重要领域,该领域竞争激烈,国外律师事务所,特别是美国跨国律师事务所拥有强大的竞争优势,挤占原本属于本土律师事务所的市场份额。强世功教授在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致辞所言:“从北大法学院恢复招生开始,一届又一届优秀的毕业生纷纷选择了出国、留学。这一批优秀的法律人,已经形成了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然而,上述优秀律师尽管可以获得优厚收入,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这批律师精英在全球法律职业中的地位并不令人艳羡,“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在跨国律师事务所中服务的法律人,哪怕拿到了美国的绿卡,也勉强能够进入中低级合伙人的行列,很少、几乎不可能真正进入这个行业的高端俱乐部。在全球法律服务的分工体系中,依然依附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律师事务所,以至于在全球的法律服务市场上依然处于低端的初级阶段。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北大法律军团,乃至于整个隐匿着的中国法律军团,实际上是美国法律军团的雇佣兵,最终成为西方资本的雇佣兵。”涉外法律服务市场的上述严峻现实使业内人士认识到,法律全球化要求中国发展本土的精英律师及其所属的大型律师事务所,这是大势所趋,否则根本就谈不上竞争力。

  当然,本书在描绘中伦商业上巨大成功的同时,也应当关注其在公益法律服务方面的贡献。当下尽管有专职公益律师,他们为社会责任奉献颇多,但是他们可以利用的资源有限,可协助的委托人有限,也没有时间精力研究相关问题,其掌握的法律知识及技能只会退化。但是如果这些律师组织起来,以大律所模式执业,一方面,可以协助的人数会变得更多,另一方面,律师可以专业化,通过公益诉讼等方式推动舆论修改法律,最终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可以起到更大的作用。实际上,中伦在公益法律服务上也有自己的贡献,但书中未提及,不能不说是个小小遗憾。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