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吨破烂成就大名堂:空调修理工欲建私人博物馆

2013-01-18 09:4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图为:余长庭和他收藏的瓷器

  文/本报记者柳骋图/本报记者曹大鹏

  在武汉大小工地上拣了将近30年的碎瓷片,并因此对瓷器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50岁的余长庭也因此盘出了大名堂——上月,他向武汉市文化局递交了建立私人瓷器博物馆的申请,现正在等待批复。

  20多年拣了十吨瓷片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空调修理工余长庭就在武汉市各个工地上拣破瓷片,这么多年,他拣得多少瓷片呢?

  昨日,记者随余长庭一起探访他位于江夏的一个堆放碎瓷片的仓库,100平方米的空间内,放满了用包装盒装着的碎瓷片。记者注意到,瓷片的包装盒上都贴有一个标签,上面标明了所装碎瓷片的年代,有的还精确到瓷片的出产窑口。“这只是放碎瓷片的一个仓库,如果将所有的碎瓷片堆积在一起,估计有10吨重。”

  余长庭回忆说,因为喜欢,所以拣瓷片的过程很快乐,但后期的处理就很痛苦了。“拣回来的瓷片都需要用牙刷一点点清洗,这个过程真要命,有时候一洗就是一整天,饭都顾不上吃。”余长庭说,清洗干净后,他会拿着瓷片翻书查资料,对于拿不准的,还得请教瓷器收藏类的专家,“收集瓷片的前几年,每年要跑好几趟景德镇,刚开始,家里人都反对,认为我不务正业。”

  而正是多年拣碎瓷片的积累,让他开始慢慢读懂了瓷片。

  对明清瓷器颇有研究的估价师熊胜华告诉记者,尽管碎瓷片的市场价值不高,但它是所有瓷器收藏者的“必修教材”:“入门者必须从碎瓷片开始,在有了足够的了解后,才能收藏整件的瓷器,否则会吃大亏。”

  因收藏先后交了十几万学费

  拣瓷片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后,余长庭开始收藏整件瓷器,不过,交学费还是在所难免。据他介绍,十年前,他曾花一万多元从藏友手中买过一个宋代的瓷瓶,两年后经鉴定是仿品,“这样的‘学费’估计交了十几万吧。”

  在收藏整件瓷器五年后,余长庭冒出了办私人陶瓷博物馆的念头。

  说干就干,余长庭马上着手物色适合办博物馆的地方,最后相中了武昌积玉桥附近一套160平方米的房子。余长庭介绍,目前他的馆藏数量达到了一万件,可以展出的藏品有五千件左右。

  余长庭透露,由于受资金限制,他的藏品除了一部分放在积玉桥这个主馆外,还有一部分放在位于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副馆内。他表示,等时机成熟,争取将两馆合一。

  有趣的是,余长庭在筹备博物馆时,所请的专家顾问是在工地上拣瓷片时相识的、研究瓷器近40年、在武汉瓷器收藏界颇有名气的蔡荣清。“我和余长庭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工地上,当时我们都在拣碎瓷片,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蔡荣清向记者介绍道。

  数十年来,余长庭一直坚持着“只进不出”的原则,“否则我不可能建成这个博物馆。”对于余长庭的做法,蔡荣清认为“这在收藏界是极为罕见的”。

  镇馆之宝遭多人惦记

  在被问到筹备私人陶瓷博物馆的资金来源时,余长庭说,一部分靠积蓄,一部分靠亲戚朋友的帮助,另外自己正在做小生意,所以资金上还能勉强维持。

  上个月,余长庭正式向武汉市文化局递交报告,申请成立“武汉长庭陶瓷博物馆”,目前,他正在等待相关方面的批复。

  一旦获批,打算怎么运作博物馆呢?面对记者的提问,余长庭回答:“我的想法是供人免费参观,没指望它盈利,只是希望能为瓷器爱好者提供一个相互学习聚会的地方。”

  对于馆藏,余长庭最为得意的一件是宋代遇林亭窑生产的文字描金茶盏。记者观察,此茶盏内心为描金纹饰,有“金榜题名”字样,但由于年代久远,原有金粉已脱落,现在仅剩描金痕迹可见。

  关于这件藏品的由来,余长庭说,这是几年前在一次“淘宝”过程中发现的,当时已经具备相当鉴赏能力的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件茶盏的价值。“有些藏友知道这件茶盏后,想求购,有一名藏友甚至从南京专程来武汉,希望我转让,被我拒绝多次,直到现在还没有‘死心’。”

  余长庭表示,这件藏品是镇馆之宝,不能出手。

  链接

  工地“淘宝”法律专家有话说

  目前在武汉,有一批这样的藏友,经常出入武汉各个在建工地,期望能在工地上收获意外之喜。

  对此,典恒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陈亮则表示,我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九条规定:“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归国家所有。接收单位应当对上缴的单位或者个人,给予表扬或者物质奖励。”根据上述规定,因施工而出土的物件属于埋藏物,如果无证据证明是私人所有,那么所有权均属于国家,应当上缴文物部门,接收单位应当对其给予表扬或者物质奖励。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