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海外购入大批藏书票冷门有望翻身

2013-03-18 11:2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忠义藏书票——天生丽质难自弃

点击进入下一页

  郑星球藏书票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忠义藏书票——珠穆朗玛的颂歌

  收藏名家马未都海外购入大批藏书票

  近日,记者就市场传闻向大收藏家马未都确认获悉,一年多来,他在国外搜集了一批数量可观的藏书票,准备在国内各地建立专馆。市场人士认为,这一消息将有望促使藏书票这一颗珍珠焕发新的光彩。

  文、图、表记者郭晓昊、林琳

  “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这些都是人们对藏书票的美誉。然而,在收藏圈内,藏书票却一直是冷门的品类,少有人了解和喜爱,价格也仅为数百元,远低于其他画种。

  收藏市场:藏书票是“小尺寸的版画”

  藏书票是贴在书籍扉页的一张小纸片,标明藏书属于谁,也是美化藏书的装饰,很多人在翻书的时候就一眼可以欣赏。藏书票一般是边长5~10厘米见方的版画作品,上面除主图案外,必须有藏书者的姓名或别号、斋名等,国际上通行做法是在票上写上“EX—LIBRIS”(拉丁文字),表示“属于私人藏书”。只有具备这两个元素才是藏书票。

  “藏书票和邮票类似,从出现之日起,就演变为收集和收藏的对象,甚至有时其收藏的功能还盖过了藏书的标志功能。”收藏藏书票多年的杨先生说。在朱子画廊负责人朱述贤看来,藏书票和邮票有异曲同工之妙——小空间浓缩了大文化。他强调要用欣赏版画的眼光去看藏书票:“藏书票是一种特殊的版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有的艺术家忽略尺寸问题,有时候把藏书票做得太大了,就不是藏书票而是版画了。”“藏书票的文人气和书卷气,其他画种都比不了。”杨先生告诉记者,“与其花一两万元买一件书法,我倒不如买10枚藏书票。”

  尹秋生创作版画已有31年,从一开始抱着玩票的心态制作藏书票,到后来成为一个专门的藏书票艺术家,他既为藏书票着迷,也为其“打抱不平”:“藏书票还不是很普及,只是行内人在玩,但无论对艺术家还是收藏者来说,藏书票都是门槛很低的艺术品种。”

  “我身边大多数人还是不了解藏书票。”他认为这有几方面原因,一是藏书票就是小版画,版画本身是一个冷门品类,整体价格不高:“很多人不懂什么是版画,他们以为版画都是印出来的,对印刷品有天然的反感,认为价格低是毋庸置疑的。”其次,他认为好的藏书票不多,展览也不多,跟国画、油画没得比。与此同时,对于藏书票的普及教育也很粗浅。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