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师袁嘉骐:5亿于我如云烟只是一介雕玉人

2013-11-14 09:0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图为:袁嘉骐作品《武当朝圣》(绿松石)

  图为:袁嘉骐作品《大爱如天歌》(和田玉)

  文/本报记者李翌实习生陈文卓申兰

  去年年初,一块长61.5厘米、高21.5厘米、厚16.2厘米、重达25.5公斤的和田玉雕作品《大爱如天歌》亮相江城,玉雕中人物静穆庄严、飘逸生动,叫出的5亿元天价引起了轰动。本月初,这件作品亮相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开幕的第14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再度在业内引发关注。

  昨日,这件玉雕作品的作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袁嘉骐在湖北工艺美术研究所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朴素低调的袁嘉骐笑言,作品叫价再高,也和他并无关系,自己只是一个雕玉人而已。

  小时候梦想成为画家

  袁嘉骐出生于书香世家,从小热爱绘画的他,很早就展现了艺术方面的天分。而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画家。

  个人的命运总和时代息息相关。1969年,他作为知青下放到天门农村,四年后才回城。回城后,年仅19岁的他在家待业一年,其间干过搬运,在服装厂做过小工。

  1975年,湖北工艺美术厂招工,对艺术十分热爱的袁嘉骐开始了玉雕生涯。天分不错的袁嘉骐很快在同期进场的100名青工中脱颖而出。1978年,在全国工艺美术大展上,袁嘉骐的作品《嫦娥奔月》成为全省唯一一件入选作品。借此机会,他也得以留在北京,跟随国家级玉雕大师王树森学习。

  年底,学成归来的袁嘉骐开始琢磨自己的汇报作品。在玉雕界,最难雕的就是玉雕链子,工艺精巧,纤细透剔,堪称绝技。“那个时候年轻,想做出点成绩。”袁嘉骐找来一块约1公斤的绿松石,决定做一个玉链。武汉的冬天风特别冷,袁嘉骐穿着军大衣,手拿冰冷的工具,经过20多天日夜加班,熬了好几个通宵,一口气做出了40多个环环相扣的玉链。在当时的国内,能做到十几个链子就已经算是顶级了。

  这件作品拿到北京后,得到了专家的认可。北京外贸公司也以2.5万元的高价收购。那个时候,袁嘉骐的工资一个月仅有24元,2.5万足够厂里全部工人约一年的工资。

  一生三次为佳玉倾倒

  俗话说,美人如玉。在袁嘉骐这里,是玉如美人。上等美玉本为可遇不可求之物,一生阅玉无数的袁嘉骐曾三次为美玉倾倒,这三次倾倒,也铸就了他的三件代表作品:《武当朝圣图》、《佛光普照》、《大爱如天歌》。

  1989年,湖北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购得一块高45厘米、厚25厘米、重达53公斤的绿松石大料。在光照下,这块玉料透出细润的蓝色光芒,让袁嘉骐心动。袁嘉骐说,这块玉料属于火烧皮玉料,玉质细腻,非常适合雕刻,但产量很少。

  当时湖北省科委和轻工总会申报立项,列为湖北省“八五”重点攻关项目。历经四载,巨型绿松石雕《武当朝圣图》诞生。袁嘉骐在作品的正阳面雕有87位仙道游山朝圣,人物造型雍容华贵中显露出仙风道骨,刀斧琢迹中透着“吴带当风”之神韵。《武当朝圣图》一经面世,就被行业内外公认为艺术杰作和旷世瑰宝。

  另一次倾倒在1996年,袁嘉骐到昆明参加全国宝玉石学会会议,在朋友的引荐下,他在一家玉器商行看到一块80公斤的枣红料,当时便觉心跳加速。他站在玉前,如醉如痴,足足看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回过神来。在袁嘉骐的力荐下,湖北工艺美术研究所购得佳玉。他历时4年时间,让这块璞玉成为轰动一时的作品《佛光普照》,佛祖造像身后出现了正圆的红色光环,恰似一轮佛光与火焰交相辉映,更是让人称奇。

  5亿!那和我没太大关系

  第三次让袁嘉骐心跳的美玉,就是作品《大爱如天歌》的原料。上世纪80年代,袁嘉骐的朋友何建国,在新疆偶遇一块上好的璞玉,却因对方开出20万天价不得已放弃。2006年,何建国再次在新疆碰到了这块玉,虽然价格涨到了1000多万,但何建国多方筹得资金,将璞玉抱回武汉,交给袁嘉骐。

  袁嘉骐历时3年精心设计打磨,终于做成佳作。低调的他从事了40多年玉雕,屡次拿到国家级工艺美术的奖项,但这件作品让他在业外“名声大噪”。

  去年,这件作品展出后,有专家评估其价值达5亿元,却被媒体误传为“袁嘉骐表示5亿元都不卖”。“其实叫价再高,也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做了雕玉的工作而已。”

  生活简朴的袁嘉骐,对物质并无太多需求。走进袁嘉骐的工作室,简朴得让人有些惊讶。房中间一个大鱼缸,旁边一张书桌、一台电脑,一个书架,没有豪华的皮沙发,也没有珍贵的古木家具。就在本月11日,袁嘉骐参加了一次会议结束后,自己打车回家,与会的一位嘉宾十分惊讶:你这大个大师,连车都没有?而为了回避更多的商业要求和应酬,他甚至连手机都不用。

  现在最忧心玉雕教育

  据统计,全国整个玉雕行业从业者达数百万人。但袁嘉骐说,由于玉雕创作需要长期手工业生产,处于粉尘、噪音工作环境中,很少有人考虑到文化艺术上的传承。而目前玉雕行业的创作者大多是中专毕业的技工,并无太高的文化素养。袁嘉骐的工作室成立近20年,招收过两批徒弟,留下的弟子不超过10人,都只有中专学历。“现在科技发达,机器制作上难度不大,关键还在于玉雕的设计,有美术院校正规学历的几乎是零,多是师父带徒弟式传承。”

  袁嘉骐说,眼下高校设有珠宝设计等专业本科、硕士及博士,而目前国内还没有高校设立玉雕专业。而他也常常在行业内的会议上公开呼吁高校培养玉雕人才,“珠宝行业是舶来品,玉雕才真正是凝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工艺。”

  今年5月份,在袁嘉骐的推动下,武昌理工学院新开办的“玉石雕刻特色班”,目前已经招收了20多名学生,袁嘉骐亲自为这些学生授课。袁嘉骐马上到了退休的年龄,退休后,他希望花更多的时间推动玉雕高等人才的培养。他也承诺,只要高校愿意设立玉雕专业,邀请他去授课,他一定不会拒绝。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