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个小贱猫” 盘点熊孩子们的旷世诗作

2015-10-29 14:29 来源: 长江网综合
调整字体

  一首名为《爱情》的现代诗让“知名小孩铁头”再次红遍网络,只不过这次恶意大过善意。“他的诗写的挺多元的,超出了很多人对小孩的那种期许。”

  “铁头”的诗 图片来自网络

  一首名为《爱情》的现代诗让“知名小孩铁头”再次红遍网络,只不过这次恶意大过善意。

  现年9岁的“铁头”6岁开博,妈妈李桂杰以记录童言童语的方式,时不时发出几张照片,画面中是“铁头”用歪歪扭扭的汉字所写的诗。“微博得到了很多人善意的关注,会有人指导或鼓励他。”李桂杰说。

  但这一次,与以往众人对他的鼓励和赞赏不同,有不少人攻击他言辞低俗,指责他父母的教育不当。

  “他的诗写的挺多元的,超出了很多人对小孩的那种期许。”面对网络上的种种指责与攻击,李桂杰“吓坏了”,她没把这些事情告诉儿子,“就让他保持一颗纯净的心灵吧。”

    “大家觉得小孩写诗就应该是星星、月亮什么,恰恰不是这样。你让孩子放开胆去写,写爱情、写生活,凡是他喜欢的、思考的都能入诗,这一点超出了成人世界的那种期许或对小孩那种固有的态度。”

  李桂杰说星星、月亮、柳树、春天,“铁头”也都写过,但除此以外还有他对世界的观察和探求。现在网络上热炒的《爱情》曾入选《2014年中国诗歌年鉴》,《如果妈妈是只小贱猫就好了》也曾发表在2015年6月份的《诗歌月刊》。

  “得到了很多专业诗人和编辑的认可,现在被翻出来说低俗什么的,我只能说别人不懂,不能奢求每个人都是专家,能对诗歌一下看的特别清楚。”李桂杰说。

  今年8月1日“铁头”出版诗集《柳树是个臭小子》,被称为“中国最小的诗人”。炒作、搏出位的叫喊声在此时又是一片,连同对出版社水平的质疑也一同出现。

  李桂杰表示自己并未主动找出版社要求出书,只是经常将“铁头”手写在本子上的诗拍下来发朋友圈,被清华大学出版社编辑张立红看到后要求出版。

  “我本来对出版诗集没太大兴趣,读了几首诗之后,感觉不应该当做诗,当做想象力的一种表达形式更为恰当。”张立红告诉《新闻极客》,“铁头的作品表达了丰富的想象力和童心,这是很可贵的,我称之为想象力写作。我们非常关注想象力写作的出版物。”

  网络上走红的《爱情》和《小贱猫》等都并未收录到该诗集中。


  “铁头”诗集中的诗

  李桂杰说从没指望“铁头”要成为诗人,也没有逼过“铁头”写诗。

  “家长都有记录孩子说过的话的习惯,只不过我觉得‘哎,你这句话说的特别好,像诗一样’慢慢他就知道‘哦,原来诗就是这种语言’。”李桂杰告诉《新闻极客》,最初“铁头”只是跟她口述自己的诗,而她会让“铁头”在睡觉前写下来。

  “我说你不写这东西就溜走了,真的没逼他。逼迫孩子是为达成一个既定的目标,我们没这个,他爱成不成诗人,自己高兴就行,现在就是哄着孩子玩儿,他自己愿意写,开心就行。”

  记录的过程中,“铁头”在微博上得到了很多人关注。

  李桂杰透露,现在“铁头”已经写了三四本,基本每天写一首,还有一百多首诗没在诗集里面。“当成一种小心情小笔记,自己写着玩。孩子都很单纯,他哪知道出版、发表啊,这些事跟他没关系。”

  李桂杰说“铁头”不知道自己引起这么大的喧嚣,“像动物园里的熊猫被围观,感觉挺不好的。”

  因为网络的热炒,李桂杰说出版社都以为是不是书有什么不正确的。

  目前还在国外的张立红也听到了这些质疑声,她表示书是因想象力写作而出版的。童言无忌,成人视角读孩子的诗还是宽容些的好。

  “铁头”的诗

  李桂杰说诗集的出版让“铁头”感到快乐和自信,“他在班上学习中等,也常被老师说,他觉得自己总得有些优点,让自己获得一点快乐的支撑,我也是本着这个让他去写一点东西。”

  对于网络上的种种声音,李桂杰没有跟“铁头”提起过。“他想写就写,网上怎么去评论他,他都不太了解,他现在的压力是怎么把单词背会,把老师留的作业完成。”

  李桂杰说“铁头”不是神童,也承受着学习压力。“回家要看书、完成作业、弹钢琴,跟一般小孩一样,只是在睡觉前会拿出笔记本写首诗,我觉得也挺好,自己抒发一下感情,做一个情感的出口。”

  但网络上的骂声把李桂杰“吓坏了”,她觉得孩子这么小应该获得一些善意,而现在网上有些人骂得太难听了。

  “孩子喜欢写,不要质疑孩子这种写作,他写什么我觉得都是好的,只要是他自己真心写的都是好的。”李桂杰不准备让“铁头”知道这些事,“就让他保持一颗纯净的心灵吧,别让他这么早知道。”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