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赵忠祥的春晚故事 与倪萍亲密关系曝光

2016-09-21 09:27 来源: 人民网
调整字体

    对很多中国观众而言,赵忠祥是那种闭上眼睛单听声音就能让人在脑海中浮现面孔的电视人。他是中央电视台著名的主持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40余年,担任过新闻、专题、综艺等各类重要节目的播音与主持工作。从1984年开始,赵忠祥连续主持了十五届春晚。下面小编就为大家揭秘赵忠祥与春晚之间的不解情缘,揭开他与倪萍之间的亲密关系。

  1984年 正式开始主持春晚

  中央电视台春晚直播是1983年开始的。赵忠祥在这年春晚中的角色是致开幕词,并公布晚会的热线电话和有奖猜谜活动细则。赵忠祥真正开始主持春晚是在1984年。经过1983年直播春晚的新鲜尝试,到1984年的春节来临前,整个中国都沉浸在对春晚的期待中。在春晚主持人的问题上,赵忠祥可说是众望所归。

  遥想1984年第一次主持春晚,赵忠祥说他毫无畏惧情绪。“我从来没有觉得在主持技巧和业务上有什么难的,难的是你的主持要服从晚会的整体风格,每一个环节和细节都不能出错。”赵忠祥说,“虽然是我第一次直播春晚,但从我的职业来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不和家人一起过除夕,是我的生活方式”

  每年主持完春节联欢晚会,赵忠祥都要和大家一起,参加央视举行的一个小型的庆祝晚宴。之后,在大年初一的凌晨回到自己的家。当他回到家里,妻儿已酣然入睡。妻儿从来没有埋怨,没有责备。他们早已习以为常。“这是我工作的常态,也是我生活的常态。它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的婚姻和家庭就是在这种生活方式中建立的,我的家人就生活在这种氛围中,他们必须遵循这种生活方式,其实,这也是他们生活的常态。因此,他们不会有什么怨言。除夕不能在家里过的人也很多,有些工种就是这样的。与边防战士过年时还在站岗,电力工作者过年时要守着电闸,飞行员过年时还要在天上飞一样,和他们相比,如果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要诉苦,那也显得太矫情了。”赵忠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春节前夕 母亲去世

  但是,有一年春晚一定是赵忠祥一生中不一样的春晚。那年春节前夕,他的母亲去世了。

  他曾在《昨夜星辰昨夜风》中写道:1986年的春节晚会,总导演黄一鹤提出让我担任主持人。那时,母亲身患癌症,早已卧床不起。我要照看病中的母亲,又要参加函授考试,还要排练,很紧张。但我希望能在那次春节晚会中出现,因为,病中的母亲唯一的信息来源是电视。以往工作紧张,我无法常去看望母亲,母亲能从电视中看到我在播音,她的心中便会有几分慰藉。如果她没见到我的图像,一定会产生种种猜想。我知道这是对我亲爱的母亲的最大安慰。当时,他是多么希望辛苦一生的母亲能熬过春节,看到她亲爱的儿子在春晚舞台上的身影。但是,母亲终于没有看到他在春晚的表现。她去了。这成为他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离春节晚会还有二十来天,按说我可以请假料理后事,平静情绪。古人守孝三年,我岂能不懂其中的道理。可是,母亲生前从不让我为家事耽误公事,我知道怎样才能让母亲满意。令我感动的是其他几位晚会主持人都来真切地安慰我,姜昆、王刚、刘晓庆、方舒、顾永菲。我默然良久,我明白此刻只能调动我的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为了我的母亲,为了我的观众朋友。”

  “工作近五十年,从未感到厌烦”

  从赵忠祥的职业经历来看,主持人是赵忠祥喜爱的工作,他投入了他全部的身心。

  历次春晚开幕前一个月,他便被通知进入春晚剧组,开始排练。他练得一丝不苟,无论自己背词,还是和其他人磨合、连排,他都沉浸在一种专业状态中。“能上春晚的主持人,三分钟要说一千字,这一千字十分钟内要背得一字不差,这是作为主持人的基本功。”赵忠祥说,“只有常年经受各种节目的磨炼,才有这种能力去主持春晚。”他也曾说过,“无论你主持哪个栏目,你必须是这类栏目所传达信息的拥有者” ,而且要“成为这个栏目相关内容的专家”。这是赵忠祥在职业生涯中始终不断追求和提高的。

  保持最好的职业状态

  在每次的直播过程中,他自始至终保持着最好的职业状态。他在现场从不看台上的节目,他要背词,要思考上台后的情形,牢记自己是个主持人,而不是一个观众。他也不和其他演艺人员聊天,哪怕相熟的老朋友。他认为那样会搅了别人的演出,破坏别人的状态。

  “我自己从来没有完整地看完过自己主持的一次春晚。”赵忠祥说。他说一则自己不可能坐在那里几个小时不动地看一台晚会;二则在演出现场,节目再精彩,他也不可能、也不会作为一个观众去看。

  十五次春晚 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在赵忠祥的十五次春晚主持经历中,“我没有出过一次差错”。他说得毋庸置疑。连“差一点出错”都不曾有过。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再说,如果这次出了差错,下次可能就不会出现在春晚舞台上了。

  他讲过一件事:有一年春晚,导演打电话给他布置了一个任务——朗诵一篇诗文。但当他看到那篇诗稿时,傻了。“那是十六句骈文,每句四字,不是通常的古诗词,哪句都不连哪句,如果错了一句或朗诵时忘了一个字,就根本无法接下去了,那就会出个大洋相,我的‘一世英名’将毁于一旦。离直播还有五天。这五天,我停止看别的书,甚至也不看电视,每天早上醒来,就躺在床上背诵两遍诗文,洗漱完毕,再背两遍,吃完早餐再背两遍,上午背两遍,饭前两遍饭后两遍,晚上躺上床再背两遍。五天之内,只要在清醒状态下,我就只背这六十四个字。如果你说这五天内,有人比我还用功,我一定不相信。”

  “没有出过一次差错”,这样的话,不是谁都敢说出来的。但赵忠祥说了。这句话承载了多少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赵忠祥还说:“不仅是春晚,我做我的本职工作近五十年了,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厌烦。累是有的,但那只是生理上的累,而心理上对这种职业的喜爱完完全全地弥补了生理上的疲劳。”

  “告别春晚,那是一种‘难忘今宵’的感觉”

  2000年的春晚,赵忠祥朗诵了一首诗,之后,赵忠祥再也没有参与过春晚,他从春晚的舞台上消失了。对于赵忠祥来说,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他的一个工作,能上春晚是他的光荣,不能上也很正常,也许这真的是他真实的心态。因为之前之后,他在职业上都有太多的荣耀可和春晚比拟。但作为一个节目主持人,能十五次连续主持春晚这么一个国家级的大型直播晚会,这份荣誉,就算在颠覆经典、流行恶搞的现在,也会让人备感荣耀。何况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赵忠祥?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