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国成年女性的公主病是怎样养成的

2017-03-09 10:18 来源: 腾讯文化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宠爱自己和要求被别人宠爱,这两者界限十分模糊,怎么看都会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但前者因为首先确立了自我立场,对自己舍得付出的人,会习惯性地不对他人索取,因为能自我供给,所以也就不指望他人。后者呢,常会借宠爱自己之名,榨取剥夺他人,因为无法自给自足,就把这种压力给了旁人,旁人被苛责得多了,不堪忍受时就只能远离,对方便会结论道:因为你压根不爱我,或你根本就不够朋友。

  

 

  和前者相处多数人会感到轻松,这类人界限清楚,她在吃穿用度上和精神情感上已经犒赏了自己,对他人无甚埋怨,又因为内心被自己滋润宠爱得相当富足,也能有心去对他人慷慨这种爱意,这样的人在世间的处境,绝不是和他人俩不相欠, 而是尺度宽余,关系都变得轻松自由。

  和后者相处即是压抑,不知不觉被奴役。

  女性独立喊了上百年,最后你发现女权在中国的变异,除了表面要平权,就是叽叽歪歪地盘算,公主病患者总是随意地借用女权主义,但又把“你得无条件地宠爱我”成了一个标准的择偶条件。宠爱便罢,凭什么是无条件的?那么你为什么有条件呢?只因为你有暂时青春的肉身么。如果等量交换,那你也得“无条件”宠爱对方才行。可很多患公主病的成年女士在情爱观里绝不采取公平,必须以少赢多。

  在中国,公主病不是一天养成的。从礼仪上来讲,特定场合或者在家里才能穿的丝绸公主裙,随时能在大街上看到女童昂首挺胸地穿着,如婚礼蛋糕般层层叠叠引人侧目,不只一次有外国人问我:为什么中国小女孩在平时要穿着典礼的衣服?

  终于有一天在一个咖啡馆里,一个戴着王冠穿着公主裙的六岁女孩跟我说:因为我本来就是公主啊。可是她霸道娇气又无礼,父母脸上却是一派自喜。真想对这对父母说:除了裙子,她哪儿像个公主?真正的公主是勇敢又助人的啊,看看《幽灵公主》吧。

  

 

  《幽灵公主》剧照

  我们家庭的情感构建中有奇特的两极化,一方面是心理学家描绘的巨婴国的状况--缺爱缺关注;另一方面,过度溺爱又会造成女童在成长中的自我怜惜。公主病患成年后多数都对自己心疼异常,内心戏码十足,外在情绪易失控,凡受冷遇挫折就会上升到宏大的命运主题——上天待我不公。

  成年的公主病患带着庞大的自我出街就如同小时穿着蛋糕裙招摇过市,目的都是受人瞩目,得到关爱,稍不如意便怨气冲天,而凡公主病患对男人的视角,即是普天之下皆为我臣,别说对丈夫和男友,就连普通男性若不幸与其同行,即成了行李工,钱包,茶点员,侍卫,男性敢作反抗便被视为小气,不懂照顾女士,扣上个“无能,自私”的帽子。这类公主病患在交友上会更偏爱糙汉体质的女性,她会先跟其大肆吐露心事私隐,以博取好感或同情,糙汉女又会不断被其批判身为女性不懂宠爱自己,白白被男人耗费。当然了,这也很难维系长久的友谊,谁会甘愿做朋友的长工?再说和公主病患的交往很容易沦为垃圾桶的角色,盛满了她们那无限放大的琐碎的悲喜。

  发嗲撒娇大概只在亚洲的情爱文化里才是迷人的,这种婴儿才有的特质,意味着主动标识自己是未成熟的,弱小的,屈服的,又是变相的讨好与取悦,唤起对方给予对婴儿般的疼惜呵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能产生经年不衰的大叔文化,大家都想找爹,谁还会珍惜一份年纪相仿的青涩的恋爱?可是找了公主病患的大叔们就占便宜了吗?他们会动不动就被公主病的情绪淹没,公主病患很少能找到在人格上健全的恋爱对象,这种配置多是一方长期受奴役,习惯性卑微,在社会型人格上也会变得缩头缩尾。

  

 

  这也常是外来人的困惑,感觉走在街上的男女严重不匹配,女的多数面容姣好,精致透亮,男的灰头土脸,形容枯槁。殊不知全是伺候出来的男女关系,这是健康的情爱关系吗,个人不成长,彼此不成全,只是令对方心智愈渐退化,关系一旦结束,即是俩具废人。

  公主病并不意味着这一群体受教育程度低,有时反而越是成年文青越有明显症候,文艺太多就会给生活添加了许多不必要的装饰感和仪式感,在她们提前设定好的剧情里,一切都必须尽如人意地发生,在她们把内心装设得如同巴洛可风的小宫殿时,里面的一切小物件都是易碎的,如果她们幻想中的那个人迟迟不来,或是那个人来了却竟然不是想象那么完美,内心轻易地就破碎了。所以相比普通公主病人士,文青的自怨自艾更令人难以忍受,一方面她要标榜作为独立的存在,另一方面又毫不掩饰对快活的寄生生活的向往,但是一个人怎么能一边保持尊严一边又大肆索取呢,这个问题已经横亘在中国社会的情爱范畴里十几年,终是无解。

  能说多数文青的精神独立是一种幌子吗,也许她们首先应该学会在有来有往的常期交际中哪怕一次主动买单,在和男同事,男性友人的聚会与旅行中,包括准男朋友的约会中接受AA制,不给亲近的朋友添些无谓的负担,不用别人为自己付出多少来度量爱的程度,在生活的飓风骇浪中能体面的一起承担。换句话说,把别人也当人看。

  公主病患因为在成长中从不愿意经受磨炼,这就使得生命力日渐薄弱,一般过了中年就会现出颓势,很可能会变成常人眼中的平庸的怨妇。是什么样的人能始终保持生命力的旺盛呢,那就是从不自恃美丽和才气去欺凌榨取他人的人。在公主病之外还有另一部分在天性上有很大韧性的人,你能看到她们本来非常有资本去博得宠爱, 但是这类人把身上的娇弱的部分自觉地磨砺掉了,她们小时很可能只是穿着校服或是男生打扮,过着一种扎实的素朴的童年生活,她们对于能得到的宠爱从不抱着心安理得,必会有回应,她们也警惕着宠爱带来的暂时安逸, 谨慎地保护着内心的自我。

  

 

  公主病患能自愈吗,我想她们不会只是因为受人厌恶就自觉改变,即便多经历些友人爱人和她们的分离,也只会造成她们更多的自我怜惜,小公主最后都会长成老公主,她们也会不断地更替朋友,会不断地追寻所谓爱情,但本质上都是企图奴役他人。

 

责编:张晋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