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两性关系中,女人图的是什么?

2017-03-09 10:21 来源: 腾讯文化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九十年代后期,工作几年后,我拾起毕业时半途而废的各种申请材料准备出国。约了一辆出租车每天来接送,从东直门外的住地去中关村的新东方补习GRE。过了几天司机跟我熟悉起来,他隐约知道我每天下来的楼上还住着男友,就开始打听,“他给你买大钻戒了吗?”“没有”,“那他给了你妈多少钱?”“没给”,“用你名字买房了吗?”“没” ……. “那你图~个啥呀?”,图字拉了好长。

  我一下子愣住了。

  我确实不知道,从来也没想过我还应该图点什么。头大个子矮,还自视奇高, 从中学到大学我身后都没什么男生追随。三毛的《闹学记》里说她父亲从不阻止她与男生来往,因为“女儿有人欣赏是家门之光”,这句话看得我无限感慨。所以,有人终于发现了我的好,我哪还有功夫去思考“图什么”这件事呢。可你总不能对一个几面之交的糙汉子直言相告,说你两情相悦,灵魂相交,思想共鸣,男欢女爱吧?

  

 

  《情话的艺术》封面

  这个话题本来已经离我很远,昨天看见一篇题为“‘我养你啊’,这是男人最毒的情话”的文章标题,我又愣住了,比当年被问我图啥而答不出来时还要尴尬。情话,按我的理解,是调情时说的话,英文里叫Erotic Talk,居然有人会被“我养你啊”这种话激发出热情来?还位居最有效情话榜首?大惊之下,我赶忙去翻出一本旧书“The Fine Art of Erotic Talk”(《情话的艺术》)来,书中从引诱到征服,方式千变万化,然主题只有一个“我渴望你”(You are desired!),都与“养你”这个功能没有任何关系。

  从“养你”这句话里我无论如何读不出爱情来。

  合上书又打开公号名“槽值”所刊登的那篇文章,才意识到这里讨论的不是爱情,是合作协议。有两种可能,一是有男人养,但是缺乏保险机制;所以着落到第二点,妇女要自强自立,自己有钱,自己当豪门,才不会不小心就被人“滚”,等于加上了一道保险,合作协议应该这么签。

  但这个保险是假的,没有意义,因为它并不保关系,保的只是一旦被滚,我日子照过,宝马还在,房子也还在,该买买买还能买买买。按照这个逻辑,“保持经济独立”在有人养和没人养这两种情况下都是必须的,因此它与你生活中是否存在婚姻或者情侣关系其实就没有什么关联了。妇女独立是一个话题,维护两性关系(这么说当然不太正确,因为还有同性关系,你懂就好了)是另一个话题。它们之间有没有关系?当然有,但不是上述逻辑,因为妇女独立并不给两性关系上保险。

  

 

  周星驰《喜剧之王》使得“我养你啊”这句话深入人心

  女性独立是个被翻来覆去说了千百遍,也还是一团糊涂的话题,就靠总结出一句“钱比男人重要”只会把这团糨糊捣得更浑。

  类似上保险的这个事,在国外(女权闹得激烈些的地方)有另一种倾向。

  去年我在赫芬顿邮报上读到过一篇奇葩文章,标题大概叫“老公让我不开心”,作者自称藤校毕业,是一名自由派女权主义者(liberal feminist),这几个词一出来,该女的大致形象,基本上可以脑补个八九不离十。文中说她刚递交了离婚申请,丈夫挑不出毛病,是任何一个“现代”女性理想中的男人,整个婚姻没有任何闪失,只有一件事除外,那就是姑奶奶我不爽。所以就准备离了。如果这事儿属实,那么男人结婚的风险可真不小,而且连个规避的办法都想不出来,因为老婆说你啥都好,没有不忠,没有赌博,没有家暴,甚至,我们还仍然相爱,但这些都没用,她就是不开心。

  有2015年的调查显示,欧美有69%的离婚由女方发起,而祸首幺蛾子便是这第二波女权运动,宣称“婚姻的本质充满对妇女的敌意。”

  

 

  《神圣死锁》(Holy Deadlock )封面

  这让我想起一本奇书,在法律准许“无过错离婚”前,被当作离婚指南的小说《神圣死锁》(Holy Deadlock ),出版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1934年。

  当时的法律对婚姻保护极为严苛。只有三种情况可以准许离婚:一方精神错乱,一方失踪,这二者很罕见,也难以实现;所以对双方都想要离婚的夫妻来说,最快捷的方式是第三种,一方通奸。可通奸也没那么简单,得有证据,尤其是双方既无人通奸,也无人想要通奸的情况下,就更是难上难。

  临战前或者姑娘为了表达忠贞,或者社会为了鼓励战士,或者战士为了占住好姑娘别被抢走,各种原因,闪婚的故事特别多。但是这种激情阶段还没过完就分开的关系,比如结婚三天上战场的,根本没有发展到建立纽带那一步,关系基本上很快就会夭折。离婚,尤其是无过错离婚成为刚需。奇书《神圣死锁》便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出现。单看书名,它便是对“神圣婚姻”(“Holy Wedlock”)的调戏,一经问世,便被人当做离婚指南来使。奇书传授的解锁方法,简单地说,就是雇小三来坐实通奸,附带诸多细节,如何取信于法官,如何避免对女方名誉的伤害等等。

  因此,后来法律准许无过错离婚,跟避孕药的发明和堕胎合法化一样,都曾经是妇女解放历史上的里程碑。当时的人们怎么大概怎么也没有料到,后世的离婚竟然成为性别平等的一个空洞胜利标志。

  最近因为演赫敏出名的艾玛·沃森站在了女权口水战的风口浪尖,因为她的一线地位,起码一半是因为演戏以外的原因,比如倡导女权。所以去年底她主演蓓儿的《美女与野兽》片花公布后舆论一片哗然,迪斯尼公主戏各有各的古怪,但所有的古怪都事关婚姻和性别平等,可见人就始终没有把这事想明白过。不妨挨个看看。

  

 

  角色反转的睡美人戏

  先看《睡美人》,前年,布里斯托尔老维克(Bristol Old Vic,英国著名的戏剧社)演了一出反转戏,有点像大学校园里还盛行周末舞会那个年代,每逢三八节有的学校组织的反转舞会,女生请男生。这出反转戏意在纠正原戏里天生的性别歧视,剧里的女主就睡着,除了充当男性的保护和拯救对象外,什么也不是,当然了她得漂亮,救活一个平常姿色哪来的戏剧呢。一反转,戏不乏热闹,看着很好玩,但是你要说它在粉碎男权上走得有多远,那就太拔高了,角色调个个儿,让男人无比柔弱,针一戳就倒地,丝毫没有撼动人类本性上对性别歧视的强烈表达,除非让睡美人一直醒着,但那不就没戏了吗。同样的道理,《灰姑娘》也得彻底检修,但一旦把小脚的光环去掉,被挑选的设定一改,舞会其实也就没法进行了。《白雪公主》本来身上有自救的种子,她被流放以后,独立谋生,没有丝毫需要男人来救她的暗示,但后来苹果、水晶棺、王子还是出现了。《美女也野兽》向来被当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典范,爱上自己被关押的生活,爱上关押迫害自己的人,但艾玛·沃森辩解说,她在新版里让蓓儿变成了一名职业女性,原作里她就爱读书,还有个发明家爸爸,所以学霸基因在,斯德歌尔摩症状也被发明家这个新职业的光环盖过了。

  这是怎样的一团乱麻,一堆狗血!性别的平等,女权的界限,婚姻存在的合理,似乎都成了无解的问题。那么我们究竟想要在两性关系中得到什么?用那位出租车司机的话,究竟图个什么呢?我想,也许不要让本能被社会功能或者意识形态所绑架,用原始的方式来解决最原始的事务。长久的两情相悦,毕竟不是谁养谁取代得了的。

 

责编:张晋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