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人背后的人类心理学

2015-09-21 14:39 来源: 北京晚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两部《神偷奶爸》,意外地捧红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黄人,于是环球公司趁热打铁,开拍《小黄人大眼萌》,算是交代小黄人们的前世今生。目前,全球票房突破10亿美金,在国内上映第一天,票房达到了1.26亿,吸金能力惊人。

  萌当然是这部电影的一大特色,但我觉得,除了萌,还得加上一个贱字,而后一个字,更加能够体现网络时代的特色,是屌丝心理学的最佳体现。

  所谓的贱,其实不是下贱,它类似于“二”,是网络时代网民们自嘲精神的体现。有点类似于很多人喜欢在朋友圈内发自己无伤大雅的丑事一样,有一种调侃的快感。

  《小黄人大眼萌》中充满了这样的桥段,不管是将两只红色的海星很“二”地贴在“胸口”,还是在换衣服时将裙子穿在身上,这些很“二”的做法如果放在一个真人演员身上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但放在这群卡通形象身上,就让人忍俊不禁。仔细想想,这些恶作剧的做法,在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在大众场合出现,但有可能会在极私密的场合下出现,比如,在情侣中。

  影片开头交代小黄人种族历史的几个搞笑段落很能说明这些小东西们的性格特点。就是总是“好心帮倒忙”,为了寻找他们的终极大boss,他们历尽千辛万苦,但总在最后关头,将这些所谓的“大boss”们送上了“不归路”。如果不将两部《神偷奶爸》联系起来,单就这部而论,影片的主题可以表述为:小黄人历经千辛万苦,寻找能够领导自己的终极大boss,但最后发现,能够帮助他们的最后还是自己。

  《小黄人大眼萌》其实是一部公路历险片,片中的凯文带着两位同伴在平庸的生活中挺身而出,为了替族群寻找新的老大而踏上了征程。这一点,跟《疯狂原始人》等没有两样,讲的是小人物的英雄梦,只不过这群所谓的小人物在追逐理想的过程,就是不断犯“二”的过程,也是将所谓的崇高和英雄人物打回原形的过程。

  有意思的是,几位小黄人常常在影片中表现出极其弱智的一面,比如,一边唱着歌一边被女坏蛋斯嘉丽带领着走进地牢而不知,而跟这种蠢行为相对应的,却是他们总是能够化险为夷,在地牢中,斯嘉丽的丈夫赫布使用了各种极刑来对付小黄人,但都没有效果,这种极致的反差起到了很好的喜剧效果。是“傻人有傻福”的最好体现。

  讲述小人物的英雄梦是所谓好莱坞商业大片的不变主题,《小黄人大眼萌》也一样,但后者却是创作手法上表现出了自己的特点。比照《泰囧》,可以发现,其中《泰囧》中的王宝强试验的角色王宝,就跟小黄人有点像。比如王宝动不动就说,“范冰冰是我女朋友”,自己的理想是开一家拉面馆等等,这些在常人看来很出格的行为,在当事人王宝看来,却是斩钉截铁的事儿。跟王宝单纯坦荡对应的,却是片中徐峥和黄渤扮演的角色的精明和算计,但影片最后,单纯战胜了算计,王宝实现了自己的所有理想。

  《小黄人大眼萌》是一个异数,本来只是一个配角,却在两部《神偷奶爸》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观众心中最喜欢的角色,这其中,除了现在最流行的“萌”文化外,小黄人身上透露出来的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性格特点,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们拒绝崇高,拒绝神话英雄人物,消解一切,并且乐于追逐自己心中的梦想,哪怕这个梦想在外人看来羞于启齿,不足为道,依然乐此不疲,并且具有一种恶作剧式的自嘲精神,是草根文化的代表。  ■王金跃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