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大时代的私人记录

2016-09-07 15:09 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谨以此书,献给在这块多灾多难的热土上与我同命运者及其亲属,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献给曾在苦难中,以爱和信任支持我、鼓励我活下去、站起来的亲人和朋友;也献给所有跟我一起走过那非正常年代,同辈的以及上下一两代遭际相似的过来人。我知道,其中很多人已经不在,他们没有能够活到今天。

  历经忧患的生还者也都逐渐老去,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急切地写出来,献给健在者和一切敢于直面历史的同时代人,只有他们有权利来审查这一份历史的见证。

  我一生的各个阶段都处在社会、群体的边缘,但我作为亿万中国人之一成百上千万读书人之一,通过自己的途径参与过当代的社会生活,在没有完全剥夺政治权利的时段,也或深或浅地卷入了进步或倒退的历史潮流。

  我是临近暮年,才来重数走过的脚印,分辨走过的道路,在反思历史的同时重新审视自己,或说在解剖自己的同时,也重新审视历史。

  在这个长达20多年的过程中,不是辩诬,不是自恋,更不是怀旧,我编写了《沉船》《人生败笔——一个灭顶者的挣扎实录》《找灵魂·邵燕祥私人卷宗:1945—1976》等长编性的实录;在一定意义上说,这些以当年的文字化石为依托的,力求符合外在真实和内心真实的叙述,既是我的心灵史,又是我的忏悔录。这也为我写此书作了准备——使我在这次书写中,得以宕开笔来,把个人的经历只作为一个线索,而着重陈述我对这一段历史的再认识。

  这是我这“一个人”眼中的历史,因此详略和侧重不同于历史课本及大事记;我力求真实和理性,但限于个人的视角和视野,也不能替代宏观的史论。请大家如实地把它当作一个小人物走过一个大时代的亲历来看。

  人类的历史,在东方这片土地上走了许多曲折的“之”字,每一次拐弯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像斯大林说的被甩出车外,也许索性是被推出车外,或死或伤。我只是那千百万人中的一个罢了。而即使一直坐在车里的人,也都付出了时间——也就是生命的代价。

  我们这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民族,在长达几十年的大弯路上,多次错失了振兴的机遇。我们这几代人,该怎样向我们的后人交代呢?怎样走上一条新路,一条正路,一条全人类共同的阳光大道?这不是空想的乌托邦,而是面前的问题,脚下的问题。接受血泪浸透的历史留给我们的教训,理性地说“是”或者说“不”吧。(邵燕祥/文)

 

责编:张晋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