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孩版刻海子诗集

2012-06-29 08:4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古希腊抒情诗人西蒙尼德斯曾说过:“绘画是无声的诗,诗是有声的画。”上个月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毕业作品展上,来自视觉传达系书籍设计方向的武汉姑娘钟雨,用木板刻画为海子的诗制作插图,整体设计并手工缝制了三本选集《日出》《歌或哭》《十个海子》。

  这块不大的展区里,墙挂六幅大尺寸版画插图,左右最侧两幅为红白色的抽象插图,中间四幅远看如拓出的碑帖,书法拙挺苍劲的诗句间有十个红色圆点勾连成弧,钟雨说,这是暗指“十个海子”和“太阳”,因为海子生平最高的信仰就是太阳。下方桌上摆有三册开本为15cm×30cm的诗集,这是钟雨从海子的短诗中选取100首,以“死亡”、“挣扎”和“重生”三个主题分制而成的三册。

  毕业于华师一附中的钟雨,在清华美院度过了7年时光,研究生期间师从国内著名的书籍设计师吕敬人先生,她的毕业选题曾在开题时受到质疑,却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里交出了这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想在文学插图中直接插入文字形象”

  长江商报:为什么会选择海子的诗?

  钟雨:首先我个人非常喜爱海子的诗,他的诗有多重质感,有的阴郁,有的恬静,他在年轻时死去,所以他的诗歌语言应是最本质而未经锤炼的。另外在本科时我曾做过类似的小作业,当时也是选的海子的诗,做了10册小开本的,一首诗一本。

  长江商报:这些版画上的字是谁手书的呢?

  钟雨:都是我父亲写的,他的专业是国画和书法,当时我先把草图画出来,和他一起思考的构图。

  长江商报:你的大幅插图中用了很多汉字,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钟雨:我的作品中有十张以抽象图形为主的大幅插图,其中含有部分或全部的诗歌文本,针对诗歌不同的情绪与内容,所采用的文字形态也大不相同。我们知道汉字是表意文字,读图时代的到来对汉字也许是一种新的机遇,出于对东方视觉文化理念的敬重与好奇,我想探究在文学插图中直接插入文字形象,到底会产生什么结果?而我的作品也只是从一个方面证明作为图形的汉字的未来是有着极多的可能性的。

  长江商报:你的作品基本只有红、黑、黄、白这几种颜色,这是想要表达什么含义?

  钟雨:黑色可以代表死亡,红色象征太阳,黄色是假金色,主要运用在小幅插图中。我选择这些简单的颜色,是因为单色比较有力,而套色虽然可以达到丰富的色彩和精致的效果,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原始、粗砺的感觉,就像海子的语言和诗句一样。

  “刻板的过程反而心态最为平和”

  长江商报:刻板的过程是其中最困难的部分吗?

  钟雨:不是,刻板的过程反而心态最为平和。最辛苦的是确定方案花了很长时间,一开始没有什么信心,因为觉得整个工程太大,而我本身也并非版画专业的学生,所以在开题时受到过一些老师的质疑。所以研究生时我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去做了《十三叔的哲学》这本书的插图,跟作者沟通时他说想要丰子恺的感觉,我又花了很久去进入文字和构图,最后完成时感觉还是不错的。

  长江商报:这么大的工程最后花了多长时间来做?

  钟雨:大概不到一年的时间。工程确实比较大,大图十张,小图一百张,全得刻出来,这还只是其中一步,当时真有一种好像永远也做不完的感觉。当初我本想三本都用原作印出来,但后来实在来不及了,只印了一本。其他两本是拍片子之后去印刷厂打样出来的,之后还有裁切、配图、锁线等等工序。没有全部印出来也留下了一个遗憾。

  “韦尔乔风格和海子的诗歌并不契合”

  长江商报:前几年曾出过一本海子诗集,配的是韦尔乔的画,你对此有什么评价?

  钟雨:对,我在毕业论文中提到了韦尔乔,他的插图中也用到了非常多的文字,不过主要是西方文字,像拉丁文或者希腊文那样的图形,但他其实并不懂这些语言。我觉得他的风格更适合西方哲理性的文字,和海子的诗歌并不契合。

  长江商报:你的论文摘要中提到“作为图形的汉字的未来有着极多的可能性”,这句话怎么理解?

 

责编:YN

  钟雨:我的论文的方向很小,是属于书籍设计中的一个很小的分支,但很有趣。其实我所讨论的问题,也是近些年很热也很尴尬的一个境况,把汉字作为图形用在插图中,这样做的人很多,但成功的很少。我个人觉得刘春杰的《私想者》和韦尔乔配图的《西方哲理漫画》是其中的佼佼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