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外传奇》——比小说更好看的医学史

2012-06-29 10:4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心外传奇》听起来像是一本武侠或奇幻小说的名字,可是翻开扉页,一棵顶端长出葱郁枝叶的心脏映入眼帘,原来这人人皆有的脏器竟然这么美,它不间断地收缩贲张,维系生命,可是一旦这拳头大小的器官开始衰弱或病变,往往就要危及性命。

  李清晨是“科学松鼠会”中第一位临床医生,他任职于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心胸外科,在“松鼠会”中已发表了50多篇文章,并长期为多家媒体撰写专栏,他文风多变,通俗诙谐,其中不少揭批文章言辞犀利,网友评价为“咄咄劈人”。

  《心外传奇》是他的第一本独立完成的书籍,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急诊科女超人”于莺评论说:“这本书更像是悬疑小说,一个一个悬念抛出,查阅无数资料后,再给出最贴近历史的解答……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的书,让不是医学专业的读者去了解医学的发展及医学的局限。”李清晨自己却在微博上对待“松鼠会”中同仁的批评,自叹“心服口服”,“他们提出的那种高标准,我就是使出吃奶的劲也达不到。”

  其实心脏外科手术正式发展的历史尚不足百年,在1880年,被后世尊为“外科之父”的奥地利医生西奥多·比尔罗特还下过这样的“魔咒”:

  “在心脏上做手术,是对外科艺术的亵渎。任何一个试图进行心脏手术的人,都将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万幸的是,比尔罗特错了。

  医学科学的发展太过依赖其他基础科学,因而发展之路更为艰辛曲折。我们普通人生病了知道要吃药、看病,却并不知悉这些药丸、诊断、手术背后凝聚了多少个时代的人类智慧与勇气。也许我们常常在微博上看到为先心儿童捐款手术的报道,却不明白在几十年前,这些手术还是难以想象的。

  专访

  长江商报:“科学松鼠会”策划出版的不少书都销量不错,为什么你在微博上认为《心外传奇》不可能成为畅销书?

  李清晨:这本书的内容是对心脏外科历史的描述,这是一种纯粹的知识探求,我认为没有太多人会有这方面的需求。畅销书在我理解是那些能有实际用处的书,而这本书你说能有什么实际用处?我看一点也没有。

  长江商报:这本书达到了你心目中的水准吗?

  李清晨:我觉得还没有达到我所希望的程度。有一本美国人写的书叫《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它的水平非常高,达到了科学和人文的融合,这是非常难做到的。写作医学史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而且要把它写得通俗好看,这还需要叙事的技巧。

  长江商报:说说写这本书时的情况吧。

  李清晨:当时我在韩国学习,每天的生活相对简单,除了在手术台旁,就是去图书馆,那段时间我写了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最后有关人工心脏的部分是回国后整理的,明显觉得没有前面写得那么好看,情节上没有达到环环相扣的紧密性,我觉得很遗憾。

  长江商报:作为心脏外科医生,可能经历生死的瞬间比平常人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李清晨:我书中写到在韩国经历心脏移植手术的过程,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种手术,那种幼小生命的逝去的冲击力太大了。可能一般人连活人的心脏都很少见到,更何况一个空空的胸腔。

  也许很多人觉得医生见多了生死,早就麻木了,但作为医生有时不得不麻木一点,这是必要的残忍,如果真的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医患一家亲,那可能对患者也没好处,关己则乱,不能当做亲人有时是为了保持必须的冷静。

  长江商报:对医患关系紧张的问题你有什么看法吗?

  李清晨:我觉得各方面都有责任,绝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医生、患者、媒体、政府,都有问题。大家都希望说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这不理性也不能解决问题。而且有些媒体报道得不中立,可能把患者的火煽起来。不过根源上的问题还是体制上和执法力度上的,大家都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

  长江商报:你微博中的言论有时特别火爆,平时生活中也是这样的吗?不怕得罪谁吗?

  李清晨:如我的个人简介所言“眼里揉不得沙子,苟延残喘于沙坑……”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不会曲意逢迎,也不会拐弯抹角。对于科学事实的争辩,我从来学不会讲周全话,当然你可以不同意,只要你反驳得有理,我肯定会承认错误,但我觉得没必要对那些混淆是非的人保持客气。

  长江商报:下一步准备写一本什么样的书?

  李清晨:有两个打算,一是写一本有关医患纠纷的书,我有个律师朋友手中有大量这样的卷宗,他之前打过的医患纠纷的官司基本都是患者胜诉,这是很奇怪的,在美国同类的官司75%都是医生胜诉,其中主要的问题还是途径不通畅。第二是写一本完整的外科医学史,这是个大工程,可能需要5年,10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

  《心外传奇》——比小说更好看的医学史。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