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4天票房超9亿 谁制造退票门?

2018-05-02 08:12 来源: 北京商报
调整字体

  原标题:谁制造了《后来的我们》退票门

 

  4月13日

  《后来的我们》开启预售

  4月28日

  《后来的我们》正式在全国公映

  4月28日晚

  自媒体“电影票房”发布截图称影片被大规模退票

  4月29日凌晨

  猫眼发声明称平台疑似被恶意刷票,退票数量约38万张

  4月29日

  国家电影局约谈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初步认定存在异常

  4月29日晚

  猫眼再发声明,称46%的退票订单疑似黄牛行为

  4月30日晚

  片方及刘若英工作室发布声明称,希望查清事实真相  

  北京商报(记者卢扬 郑蕊)电影《后来的我们》自4月28日上映以来,4天报收超9亿元票房,成为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最卖座影片。然而在票房猛增的同时,该片上映首日却被曝出大量集中退票的情况,就此事猫眼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发表两次声明,指出4月28日出现的退票订单中54%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剩余的46%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相关部门也开始介入调查此事。此次事件的背后,究竟是谁在主导,造假,永远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无论谁是游戏的“幕后玩家”。

  54%与46%

  4月28日,电影《后来的我们》带着“预售票房1.22亿元”和“创造国产爱情片最好预售成绩”的标签正式在国内上映。然而,就在该片首日票房达2.8亿元的同时,该片在猫眼平台上却集中出现大规模退票的情况,且据相关截图和文字描述显示,武汉所有万达影城共出现4342张退票,东莞的万达影城则有2800张退票,这引起业内质疑该片预售票房的真实性,并有猜测称是为提升排片而事先自行购买大量电影票随后再利用影城的退票政策再退票。

  事件发生后,作为退票事件涉及的售票平台,同时也是《后来的我们》发行方的猫眼,于4月29日凌晨紧急发布声明称,平台不会有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已将相关数据和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透露,“截至4月28日23时,猫眼平台疑似被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占影片当日总票房2.8亿元的4.6%。被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与此同时,国家电影局也开始对此次退票事件进行调查,并在4月29日约谈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士,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国家电影局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随着国家电影局的初步认定,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在退票事件。4月29日晚间,猫眼二次发布声明汇报调查进展,并透露,“54%的退票订单确定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剩余46%的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但这份数据却再次引起人们的质疑。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此次退票的数量较大,而对猫眼数据的质疑则主要集中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消费者退票、现在是否还有这么多电影票黄牛、消费者为什么会和黄牛在该影片的退票上产生较高的同步。

  北京商报记者依据猫眼的数据以及公开数据粗略计算,截至3月底,全国大大小小共有9965家电影院,假若28日当天所有影院都上映了《后来的我们》,即平均每个电影院有38张退票,而54%的退票订单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平均每家影院有20.59张退票是用户正常改签行为。某影院经理曾先生表示,“平均数字表面看似乎不高,但并不是公开统计在内的近万家电影院都会在28日上映影片,也不是所有上映影片的电影院均有退票,若排除不涉及退票事件的电影院,平均数字将会更高。另外当下黄牛的数量已大幅减少,退票订单中所谓部分疑似黄牛行为,‘部分’又究竟是多大比例”。

  风波中的猫眼

  随着退票事件持续发酵,在《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所涉及的各方面中,担任多重角色的猫眼无疑处于风口浪尖。

  前身为美团电影的猫眼,自2012年正式上线以来,经历过多次架构调整,不仅在2016年4月成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还在去年完成合并微影时代,使得此前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三家平台独大的局面,变为现阶段猫眼和淘票票的两家争锋。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在线电影票务平台早已不再局限于票务业务,猫眼也不例外,并计划重点发力电影其他环节,涵盖电影发行、影视项目的投资出品等。

  在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共事业部总监刘建峰看来,随着担任的角色越来越多,或多或少会影响到自身的独立性,“此前均称票务平台为第三方平台,相当于担任一个局外人的角色,并为行业提供较为公正的数据与信息,而现阶段票务平台也参与到发行等方面的业务,参与到市场游戏中,搅了这趟浑水,很难说清旗下相关业务布局是否会受到影响,还需等待后续国家电影局的进一步调查结果”。

  尽管目前尚不能得知猫眼是否在《后来的我们》中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但退票事件的发生势必会对猫眼未来的发展产生一定影响。“无论猫眼在此次退票事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或多或少都会对未来电影发行等方面的业务产生影响,与之相比,票务业务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观众在选择在线购买电影票时大多还是依据自己的消费习惯”,刘建峰表示。

  除此以外,有业内人士表示,鉴于当下在线票务市场为猫眼和淘票票双巨头的市场现状,且二者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此次事件的发生也给了淘票票追击猫眼的机会,或许会使二者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谁是“幕后玩家”

  近些年来,无论是各路资源还是跨界资本,都始终萦绕在持续高温的电影市场周围。与此同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也在频繁出现。从手写票到幽灵场,偷票房现象始终屡禁不止,而票房背后的猫腻也是花样百出。区别以往,此次《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有反常态,而谁又是幕后的操纵者呢?

  曾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购买预售票房从而拉高影片的首日排片,其实是业内为营造票房、口碑声势的常用手段,但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行为严重损害了院线及消费者的利益。”同时陈少峰认为,假若《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经过调查显示为恶意退票,操纵该事件的相关方面则是一方面实现了高排片的目标,另一方面又将成本和损失转嫁到影院和院线方面,这会导致院线此后不愿再进行票房预售等操作,最终伤害的还是电影市场。

  除此之外,有一种说法是,竞争方故意为之,使用软件、雇佣团队操纵。对此,从业者表示,退票事件背后究竟是谁在操纵,从目前各方的声明及发布的数据均无法简单得出结论,一切有待相关部门公布调查结果,但现在从该片上映4天实现超9亿元票房可以看出,这部电影成为了最大的受益方。

  “电影这门生意如今正吸引着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但若要构建出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而不仅仅只满足于电影票房市场,做好电影市场,绝非有钱就行,从业者在生产产品、培育市场的同时,也不能忽略行业隐患。客观而言,偷漏票房绝非近些年才有的新鲜事物,然而它之所以会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正是因为此类行为已经愈演愈烈,开始严重危害片商、院线、消费者等多方的利益,尤其是对于当下的国内电影市场而言。”影评人刘畅强调。

责编:刘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