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手纪》:少年心事的悠长回响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与同日引进上映的《镰仓物语》相比,《念念手纪》的声势小了不少,首日排片率仅有5.8%。其实《念念手纪》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更高,是2017年度日本爱情电影票房冠军——尽管“爱情电影”这个标签未必准确。
  和《镰仓物语》在第41届日本电影学院奖上的技术类提名相比,《念念手纪》的最佳影片提名和最佳编剧提名也更有含金量,尽管同样是铩羽而归。不过男女主演北村匠海和滨边美波双双捧回最佳新人的奖项(两人在第42届报知映画赏也同样斩获最佳新人奖),至少说明导演选角慧眼识珠,更兼调教演员的功力不凡。


  《念念手纪》海报
  《念念手纪》在很多方面或许都会让观众想到另一部日本动画电影《声之形》。《声之形》的类型片分类里同样有“爱情”的标签——也同样并不准确。两部电影都是校园生活题材,《声之形》里的故事主要发生在初中生阶段,《念念手纪》瞄准高中生群体,不过因为中日教育体系的差别,影片里的校园生活状态,更接近于国内的本科生。
  电影最适合的观影群体,也是尚未正式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在社会大学里摸爬滚打多年的成年人,对《念念手纪》的观影体验,则极容易分化为两极: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潸然泪下。《念念手纪》提供的情感体验,依观众的观影心态和人生阅历而不同,并不适合妄下道德判断。——正如影片里男女主角之间的情感,连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这样的表述来界定,也似乎有欠妥当。


  《念念手纪》剧照
  电影的剧情用文字描述,有如白开水般平淡——影片也并不以剧情的奇崛吸引观众。北村匠海饰演的高中生图书委员志贺春树,因为偶然间拾到同班同学山内樱良(滨边美波饰演)的手纪,发现了山内樱良身患胰脏绝症的秘密。原本性格天差地别的两人因此走近,共度一段校园时光。而山内樱良最终竟因遭遇一场意外而殒命,志贺春树则在多年后重回中学母校任教。物是人非,志贺春树(成年后由小栗旬饰演)与樱良即将结婚的生前好友恭子(北川景子饰演)重忆樱良生前点滴,追怀樱良流星般闪逝的一生。电影里多次出现樱花意象,借樱花的热烈和易逝,映衬樱良性格的热烈和生命的短暂。影片是日本人物哀观念的又一次具象化。


  《念念手纪》剧照
  《念念手纪》述说少年心事,大量男女对谈的情节,絮絮叨叨,不负责提供推动剧情进展的信息量,只意在帮助观众介入角色敏感纤细的内心。春树与樱良都不是“强”剧情影片里的类型化人物。电影负责展现人生而不负责评判人生,观众也大可不必纠结于樱良对春树的纠缠是不是在强“社交恐惧症患者”所难,又或者樱良与春树在宾馆房间里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是不是女方单方面的不负责任“强撩”。
  “纯爱”影片往往遭观众非议“假天真”,《念念手纪》不可避免引来类似质疑。影片将男女角色的年龄段往小里写,又让男女主角生活在与社会保持一定距离的近封闭校园内,是要让观众信服人物性格和行事在逻辑上的可能性和合理性。两名新人演员流畅自然的表演,也没有生硬做作的痕迹,最佳新人奖当之无愧。
  电影并不讳言樱良强邀春树进入自己人生轨迹所耍的小“心机”,而春树的人生轨迹也的确因樱良而改变。人与人的交接,本就充满偶然和必然。《念念手纪》记录下人与人的交接所激发的悠长回响。影片以樱良为情节的推手,真正得以成长的主角是春树。正如《声之形》里,患有听觉障碍的西宫硝子,实则是石田将也在人生成长路上的指路人。《声之形》讨论校园霸凌对于霸凌方和被霸凌方的双向伤害;《念念手纪》的主题是打开紧锁的心防,接纳和拥抱善意。
  作为剧情的支线,春树曾多次拒绝Gamu君出于友善递来的口香糖,而终于笑纳,其间的转变,恰是樱良所促成。恭子向春树争夺樱良的友谊,两人一度关系紧张,多年后重逢,心平气和地谈论学生时代,亦是拜樱良辞世多年后的遗赠所赐。斯人已逝,犹有余馈。电影选择交错叙事回忆中的学生时代和十数年后的成年人当下生活,也是寓示樱良虽早逝,仍长久地活在友人们心中,是对友人“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张爱玲,《对照记》)。
  《念念手纪》是一场事先张扬的告别。影片不刻意渲染樱良病势之沉重,电影中有医院出现的场景少之又少。日韩影视作品赚取观众眼泪,男女主角罹患绝症已经成了老梗。《念念手纪》尽管有同样的设定,并不沿袭陈例。樱良积极的生活态度,一扫同类型影片的凄风苦雨,反而光风霁月,清朗疏阔。电影打光柔和,看得观众心里亦是暖暖的。


  《念念手纪》剧照
  樱良的手纪自是影片最重要的道具和线索,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同样多次出镜,构成对电影主题的巧妙呼应。观众对《小王子》的绘本多不陌生,也不难看出影片有意借《小王子》里小王子和狐狸及玫瑰的关系,暗指春树和樱良。电影并不直白地让春树和樱良就《小王子》展开讨论,含蓄得妙。影片大量类似的处理手法,曲折委婉,留给观众自行品味,高明而不着痕迹。电影原名《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语出惊人,同样大有深意。
  影片中,樱良自述曾收看电视节目,闻说以形补形,吃别的动物身上相同的部位,即可有助痊愈。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一书中指出,“以形补形”的本质是顺势巫术。樱良当然不会读过《金枝》,但显然也不会毫无现代医学知识而陷入迷信。樱良对春树说出“吃掉胰脏”之语,固然是玩笑话,实则是希望彼此情谊永存。这句台词在影片结尾处以旁白配字幕的形式重现,点题之余,制造余韵。




  小栗旬饰演成年后的志贺春树
  樱良自忖余生时日不多,订下愿望清单,未及全部实现,却因意外事故陨亡。人世几多浮沉,终不能事事尽如人意。《念念手纪》是一曲苦涩的挽歌,但往事纵然沉沉,也并非渺茫不可追。影片由小栗旬出演成年后的春树,几场眼中含泪的戏份,沉默不置一词,而哀矜其情。狂歌曾竞夜,《念念手纪》打捞起年少人的曲折心事,并不是欲观众默然泪下,而是唤起观众内心的柔情。韶光易逝,岁月长存。念念不忘,是为回响。
  【编辑: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