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河到江湖,贾樟柯如何讲述“儿女”情义

来源: 人民网文艺星青年
调整字体
  【文艺星青年按】《江湖儿女》选在中秋节上映,这是贾樟柯导演的第九部剧情长片。
  筹划加拍摄用了三年、走过了7700公里的《江湖儿女》即将与观众见面,贾樟柯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三年里我一直在想怎么把我经历的时代、感受到的人情冷暖变化写到电影中,现在呈现出的我个人很满意。”
  电影的时间跨度17载,从2001年到2018年。贾樟柯形容自己27岁时拍的《小武》是中篇故事,40多岁则从中篇到了长篇,“很多事情必须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才能理解,《江湖儿女》带有对过往生活的重新凝望。哪怕有一天我拍了科幻片,都是源于自己的生活感悟。”


  故事:从小城蹦迪到网络直播
  早在2018年初,法国《电影手册》发布的“年度最期待电影”专题中,推荐了来自全世界本年度最值得关注的重点影片,《江湖儿女》就赫然在列。
  《江湖儿女》讲的是一对男女在长达17年的时间跨度里的一场爱情。
  “一对男女,年轻时,男的说,我是江湖里的人,女的说我不是。人到中年他们俩的回答是反的。是什么样的原因,一个人在坚持江湖道义,而另一个人已经被时代洪流裹挟着、改变着物是人非的面貌,我想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导演贾樟柯认为,无论是电影《水浒传》,还是八十年代的香港电影,虽造就了不同的江湖,却通过不同方式将江湖义气展露无遗。此次,《江湖儿女》通过17年时光的流逝,以及赵涛与廖凡感情的发展,唤起众人对小镇生活的共鸣与追忆。


  迪厅、关公像和麻将馆的出现,唤醒了观众脑海中21世纪初的小镇回忆;而网络直播、手机导航、微信等现代化元素的出现则预示着时间延展到2018年的当下。这十七年,不仅仅是斌斌与巧巧的爱恨情仇,也是作为导演的贾樟柯沉沉浮浮的心路历程。
  迪厅是贾樟柯电影中一个经常出现的场景,从《任逍遥》到《山河故人》再到这次的《江湖儿女》,迪厅都占据了重要戏份。仔细看他的选曲,《山河故人》的《Go West》和《江湖儿女》中的《YMCA》,都是那个年代最具代表性的歌曲。贾樟柯对于迪厅文化很是精通:“93、94年,我还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几乎每周六我都去跳,甚至一夜要换三个迪厅,那时身体里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力量。”直到现在,贾樟柯仍保留着一手“擦玻璃”的绝学。
  片中颇具特色的“五湖四海酒”——在搪瓷盆里倒进九种白酒掺着喝,也引发了大家的好奇。贾樟柯说这是他少年时的生活经历,“我十八九岁时就这样喝酒,九种酒寓意五湖四海,倒进一个脸盆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没了距离感。”
  贾樟柯这样解读“江湖儿女”:“写剧本的时候,我觉得只要写好人情就够了。江湖就是人际关系,借用张一白的话,廖凡和赵涛演的是儿女,其他不同口音、不同职业的人演的是江湖。看完这个电影,心中有江湖的人会有共鸣,心中没有江湖的人会觉得‘哦,原来自己就在江湖中’。”
  锋利,柔情,江湖气,或许这就是贾樟柯电影最好的模样。


  角色:江湖从头说,儿女情义长
  假如足够熟悉贾樟柯的创作脉络,我们不难发现,《江湖儿女》中廖凡和赵涛饰演的男女主角,正是2001年《任逍遥》中的斌斌和巧巧的故事延续。不同的是,叙事时空不再仅仅是2001年的山西大同。而是从大同开始,兜转到三峡奉节,行经新疆大漠,剧情横跨17年之久,最终又重返故乡山西。而这长达7700公里的旅程,便是“江湖”的轨迹。


  女主角——赵涛饰巧巧
  贾樟柯导演的戏,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特点,剧中的女主角几乎都是他的爱人赵涛。
  这次拍摄《江湖儿女》也不例外。
  作为贾樟柯的御用女主角,赵涛诠释了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这18年的雷打不动,并不仅仅因为赵涛是长在贾樟柯生活中的人。到如今这部《江湖儿女》中再次追溯起《任逍遥》和《三峡好人》,我们对赵涛的所有影像记忆便被重新串联。
  或许是代入了十七年前巧巧这个角色的难忘记忆,赵涛在《江湖儿女》中的表演格外令人期待。无疑,巧巧这个角色最大的难度,是时间的跨度。
  作为贯穿十七年的灵魂人物,赵涛注定无法从生理年龄上重返2001年,便唯有从妆扮及表演上依赖“神似”。庆幸的是,当赵涛朝天鸣枪那一刻,仿佛当年的巧巧回来了。
  在赵涛眼中,电影也可以说是“巧巧的成长史”。“斌哥将巧巧带进了江湖,但最后留在江湖的只有巧巧,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强悍的女人。巧巧身上包含了很多女性的特质,有坚强,有青春气息,有坚持的一面。”
  赵涛说巧巧是她生活中不容易遇到的女性角色,“期待已久,我把我所有对人对事物的情感,放到这个角色身上,希望能带大家走进我们的江湖。”


  男主角——廖凡饰斌斌
  2014年,廖凡凭借《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有着“黄金配角”之称的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由他主演的电影《邪不压正》才刚下线,由其主演的另一部电影《江湖儿女》准备接档。
  在贾樟柯的电影中,山西是一个永远不会缺席的地标和元素,从《小武》到《三峡好人》再到《山河故人》,影片的主人公永远都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廖凡想要走进贾樟柯的电影世界,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语言关。在电影《江湖儿女》中,廖凡饰演一个山西小县城里的公司老板,全程都要说着一口地道的山西话。
  相比赵涛,廖凡饰演的斌哥,无疑是人物内心最为矛盾的角色。作为老大的他过去是坚守江湖义气的人物;而天意弄人的世事,又迫使他成为时代的背叛者。面对与巧巧之间的爱情,他的内心更无疑有着深深的隐痛。所幸,江湖再“变”,人心深处总会有“不变”的存在。
  贾樟柯几次夸奖廖凡,说他除了情感戏演得非常好,片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街头场面,他打得也好。“我对廖凡的动作能力非常钦佩,很难拍。”廖凡认为拍摄《江湖儿女》是一件有挑战的事情,“和赵涛扮演的情侣,跨度十七八年,对我而言很难得。我喜欢贾樟柯导演的电影,故事中的人都很平凡朴素,最后命运又是那么的让人唏嘘。”


  众星捧月——配角来头不小
  为了制造出更强烈的“江湖感”,贾樟柯这次还邀请了不少职业演员甚至导演来闯江湖。徐峥、刁亦男、张一白、张译、董子健等,他们就像是这片“江湖”中必不可少的熟客,构建出贾樟柯心目中的你来我往的时代面貌。
  贾樟柯表示自己在拍电影的二十多年里经历了非常多的困难挫折,是非常多有情义的同行在支持自己一直走下来,贾樟柯将自己二十年的江湖凝聚在《江湖儿女》这部影片里面。
  “江湖就是人,所谓‘闯江湖’不是空间意义上的,而是人的意义上的。这些面孔都是同行好朋友,他们的形象都在我脑子里,很自然就想到他们来演。”
  古人所说的江湖是怎样的
  江湖的称谓最早是由庄子提出的,出自《庄子·大宗师篇》,原句为“泉涸,鱼双与予处于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原文意思是: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动弹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润对方,使对方保持湿润。此时,两条鱼便缅怀起往日在江河湖水里自由自在,彼此不相识的生活。
  而后古龙在一本武侠书中借燕十三之口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更成为惊世之言。
  至此,江湖的称谓为更多的人接受,也有了更深更广的内涵。最终,还是由古龙先生为江湖的称谓做了总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追溯庄子,历来以寓言的形式阐述玄妙的真理,可谓寸字寸金。江湖,而非溪海,正因为溪水不能容纳更多,给人的感觉更是潺潺细水、清澈见底,我们不能忍心看到浑浊;海,又失之巨大,猛烈而骇人,心中只有敬畏,感觉望而却步。
  只有江湖,才能真正表现意境,江有溪之隽永绵长、且有奔渤之势,复杂的水境泥沙混杂;湖,另有海之深沉,无穷的生命蕴涵之中。
  【编辑:吴蕾】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