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阿凡提”是一个药引子,引来对国产经典动画传承的关注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澎湃新闻讯时隔39年经典动画形象阿凡提回归,3D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定档10月1日。机智幽默、能说会道、事事谙熟于心的智者阿凡提将再度登上大银幕。
  从手工木偶变为CG木偶,从微缩布景变为三维场景,从胶片拍摄变为数字化生成,曾经的偶定格动画与今天的动画电影技术结合传承,跟着传承的还有老一辈动画人的精神和传统。


  《阿凡提之奇缘历险》海报
  电影上映前,该片的艺术总监胡兆洪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胡老退休多年,被《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剧组“返聘”,参与了整个电影从无到有的过程,也自然而然站到了年轻人一边,时而和“艺委会”其他美影厂的老前辈们据理力争。
  最初希望回归传统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早年出品的动画,几乎都是“艺术品”。水墨动画、木偶动画、剪纸动画、折纸动画等以中国美术元素为基础的动画片,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却发展出独特的艺术高峰,木偶动画也是其中的重要分支。
  曾经给“80后”带去《镜花缘》《西岳奇童》等童年回忆的胡兆洪是偶定格动画方面的“老法师”了,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最初“阿凡提”重登大银幕的计划,也是希望可以复兴曾经的美影技艺。


  胡兆洪
  “前期是希望把新版的《阿凡提》也做成偶动画的。也是希望一边出作品,一边恢复美影厂一些传统动画的工艺手段,并且培养队伍人才,所以也把我引进进来。”
  1980年代,胡兆洪参与了《阿凡提的故事》后几集的创作,担任摄影的工作。彼时美术片正经历媒介的变革,从艺术短片转向电视小荧幕,当时也没有什么IP的概念,因为收视效果好,就一部接一部地做了10年。


  经典木偶系列动画《阿凡提》
  胡兆洪介绍说当年的制作流程:那时美影厂有专门制作偶的部门,多的时候有百来号人,拍摄的时候,四台机器同时开拍,也会同时做许多个阿凡提,在不同的场景里面摆设,这个场景摆好在拍的时候,下一个场景就进入布置,同时好几个组都在工作。
  每一帧画面,都是一张照片;一集动画,要按下数万次快门,无数记者问起过他做定格动画困难的地方,他说自己从来回答不出,“每天,都会那么烦那么琐碎,但都是这么过来的。很少,虽然也有因为工作疏忽造成的巨大返工,但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做美术片,都是做完之后看着挺好玩,但真正做起来是非常枯燥和单调的。但是做美术片一定要有激情,脑子里的梦要做得足够长,不能一会儿就醒了。”
  让新技术呈现旧质感
  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传统的工艺如今已经难以承续,新的故事需要更大的世界观和场景假设,纯手工的制作并不能满足。
  胡兆洪也提到团队考察了国外如今做偶动画的先进技术,“国外的3d打印,需要大量的资金,但我们说的困难,资金不是第一位的,投资人看得到回报,有好的信心,就会有人来投钱。”但最终在实践中发现,因为无法配套大量的财力、时间和人力,最后团队还是选择用电脑CG的方式来做。


  电脑CG方式制作的新阿凡提形象
  事实上,因为阿凡提的故事不再局限于小门小户的小打小闹,因此需要更大的空间,电脑制作对于人偶的表现力、自由度会比原来丰富得多。
  尽管如此,新的动画依然希望尽可能还原原有的偶动画的质感,“包括手工的痕迹,就像以前手工做的布偶,表面会有布的纹路,这对于计算机来说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胡兆洪说起了新的挑战,“如果是一个真的布偶,不管怎么摆弄,观众看起来都是自然的,但到了计算机上任何一点微小的变化,制作中都可能会矫枉过正,反而让人觉得假了。”


  阿凡提的小毛驴
  “很多人说现在有电脑方便了,其实电脑上制作的工程量是大得多的。现在可以说这个结果是团队尽力的。”
  除了画面上的人物,整个故事的创作包括场景的设计也回归了老美影的创作传统。过去为拍摄《阿凡提的故事》,美影厂组织创作小组前往新疆采风,这一次年轻的团队同样也去当地考察生活。如今片中“葡萄城”依山而建的高台民居,核心道具“达瓦孜杆” 都源于采风的收获。
  经典翻拍必然背负压力
  过去的《阿凡提的故事》取材自民间,是散落的民间记载和口头传诵的小故事,要改编成进入院线的大电影,并不容易。“一开始是根据第一集《种金子》的故事,发展出一个新的故事来,剧本发展一轮的修改,金子最后所剩无几。”胡兆洪说,“过去的阿凡提故事都是基于特殊的历史时期,社会结构矛盾,都很典型,有钱人是坏蛋,阿凡提帮助穷人出主意,解决矛盾,惩罚坏蛋。今天的意识形态,已经改变构建出来的世界,你需要有更大的世界观和更大的情怀,不是做一个小打小闹的小品,还是要解决老百姓更大的生存危机,以及融入当代的元素,比如环境问题。”


  新阿凡提故事中,让阿凡提动心的葡萄城姑娘古丽仙
  于是,阿凡提新历险中也加入了不少创新,比如阿凡提的年纪更轻了,过去的智慧大叔现在更像个青年小伙儿,也会看到漂亮姑娘动心。巴依老爷依然贪财,但并不是真正的大反派,甚至还有正面作用。这些改变一度让老一辈的动画人们表示难以接受,连胡兆洪自己也说接受起来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经典动画新拍,胡兆洪知道年轻人压力重重,也希望观众们对新一代的动画人多一份宽容。


  阿凡提故事里的反派,巴依老爷自然也不会缺席新电影
  胡兆洪自己曾经续拍《西岳奇童》,对于“续貂”这样的事情感慨颇深。
  1985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改编“劈山救母”的故事拍摄而成的木偶电影《西岳奇童》上映,但影片只拍摄了上集,便因为导演靳夕去世等种种原因停拍,此后不断有观众通过各种渠道表达希望尽快看到该片完整版的愿望。2006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决定重拍完整版的《西岳奇童》,胡兆洪正是导演。“经典,对于后来的动画人,尤其是年轻人,其实是很沉重的。”胡兆洪说。
  “我们脑子里的经典,是经过时间优化的。过去的经典,是因为老一辈在那样的特殊年代,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下,依然在形式上作出了新的追求,令人佩服。我们要效仿的是他们的追求。但同时还要明白经典是因为成为了既往生活的印记,这也是好作品的魅力,它不是没有缺点,如果按照今天的标准对它进行文本的分析,它也不是完美的,但它已经形成了对人的影响,也因此成为了经典。”
  影片即将上映的国庆档,热片云集,问胡兆洪对于票房的期许,他说,“不好说,看着这是部可以看看的片子。”胡兆洪也做好了可能会有观众不买账的准备,“对于经典来说,观众的要求会更严格。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想,我喜欢的电影如果被重新演绎,我会觉得对我心里的感受是一种打扰,所以他们的不满也是情理之中,我们不可能要求观众都是冷静的,但说风凉话往往容易。‘阿凡提’是一个美影厂的经典IP,它有它的优势所在,我们希望它是一个药引子,吸引人们继续来关注国产动画的传承。”
  【编辑: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