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顶级音乐学府最欢迎哪一类学生?最重要的是个人的思维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澎湃新闻讯 柴琼妍是和郎朗一样的钢琴神童。在中国已经十几年没有学生考入美国顶级音乐学府时,13岁的柴琼妍曾和14岁的郎朗一道,成了在柯蒂斯音乐学院开疆辟土的中国留学生。
  如今,郎朗在表演领域风生水起,一贯走学术路线的柴琼妍,转而做起了音乐教育。就在今年,柴琼妍11岁的学生龚暄妍刚刚考进茱莉亚音乐学院,成为8个拿到入学资格的学生之一。
  11月初,柴琼妍将率领18位学生以及教师队伍,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两场音乐会。尽量给学生展示的舞台,这也是她锻炼学生的一种途径。
  在中西音乐教育环境里打滚多年,柴琼妍在音乐教育上颇有心得,欧美顶级音乐学府最欢迎哪一类学生?她说,绝对不是中规中矩、喜欢完美copy的人,“最重要的是个人的思维、个人的创造性。”


  不走寻常路的钢琴家
  上海小囡柴琼妍是顶着“钢琴神童”的光环离开上海的。
  7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后,12岁的她就在瑞典拿了希尔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13岁,她顺利考入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当时,中国已经十几年没有学生考入美国顶级音乐学府,13岁的柴琼妍和14岁的郎朗,是少有的两位在柯蒂斯开疆辟土的中国学生。
  “当时没有互联网,我们什么都不明白,乱冲。”柴琼妍笑说,她原本准备拿瑞典那套曲目去柯蒂斯应考,谁知考前学校发来邮件,不接受海顿的奏鸣曲,必须要贝多芬奏鸣曲,“我小时候根本没弹过完整的贝多芬,我就狂听狂练,自学了贝多芬的《黎明奏鸣曲》,我就因为这首曲子被录取了。”
  柴琼妍记得,柯蒂斯全院学生才一百多个,钢琴系学生加起来也不过十个,在国内,柴琼妍和郎朗都不是中规中矩的学生,挨的骂并不少,但在崇尚鼓励教育的美国,两人的天性都得到了释放,“我的自信是到了美国之后养成的,郎朗在国内会被人说狂,但美国人就觉得很好,很有性格。”
  3岁学琴,柴琼妍早早就被规划了职业音乐道路,一路走下来也很顺,然而在15岁那年,她开始怀疑学琴的意义。
  在柯蒂斯师从钢琴教育家西摩尔·里普金训练了几年后,叛逆期的柴琼妍开始怀疑,自己是为了父母才学琴。她开始了不大不小的“折腾”,把沃顿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课程轮番体验了一遍,直到17岁回上海过暑假,她突然在一家茶馆听到广播里传来质量很差的肖邦音乐。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突然被触动了,原来音乐始终在我的血液里。”从那之后,柴琼妍又回归了音乐,弹琴是为了自己,而非父母,她很感谢母亲当时的开明,“在那两三年我不想弹琴,想另找出路的时候,她没有逼我,反倒给了我放松的空间。”
  19岁,柴琼妍大学毕业。与郎朗早早开始表演之路不同,她喜欢现代音乐,喜欢数学和乐理,喜欢和当代作曲家合作,这样的人适合走学术路线,也因此她一路读到了博士。
  在曼哈顿音乐学院读博期间,柴琼妍又做出了让人侧目的举动,搬去德国追随法国钢琴家、梅西安专家皮艾尔-劳伦特·艾玛求学。
  “他是我当时唯一一位想求学的教授,我是他收的第三个学生,但条件是必须搬到德国,正式入学。很多独奏家不敢做高科技音乐,后来我跟着老师买了一堆设备,他说我很‘共和’,为了热情什么都可以做。”


  老师不喜欢学生完美copy
  在演奏生涯正当年时,柴琼妍回到老家上海创办“飞思乐”,专门从事起了音乐教育。
  柴琼妍带领的教师团队完全“进口”,他们来自波兰、英国、美国,采用中英文结合上课的模式,除了教钢琴,还有作曲老师专门教乐理,学生们的海外深造录取率达100%。
  就在今年,柴琼妍11岁的学生龚暄妍刚刚考进了茱莉亚音乐学院。每年,都有数千名像龚暄妍这样的孩子给茱莉亚寄演奏视频,然而,茱莉亚只会给100名左右的孩子到纽约面试的资格。在经历了演奏、视唱练耳、乐理等考核后,今年只有包括龚暄妍在内的8个孩子拿到了入学offer。
  柴琼妍还有一位来自江西小城的学生陈敏坤。他的父母都是工人,四处借钱带他来上海,柴琼妍带着他上了一个月课,对在两年内帮他争取全额奖学金出国有了信心。最后,14岁的陈敏坤真的考到了将近100万人民币的奖学金,考入了欧洲顶级音乐学府深造。
  为什么不做职业演奏家,而要做音乐教育?柴琼妍坦言,这和她的求学经历有关。
  “12岁前我一直在上音读书,在严谨教育下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美国的教育理念又很不一样,很像国际学校,我就是中西融合的产物。”读完博士后,柴琼妍突然发现,中国琴童太多了,没有哪个国家的孩子像中国这么疯狂学钢琴,“就像桥梁或窗口,我希望给中国琴童多一些机会认识国际化的教学,在留学欧美前能在一个‘小西方’的环境里有适应和过渡的阶段。”
  欧美顶级音乐学府最欢迎哪一类学生?“国外比较注重个人的思维、个人的创造性,并不是让你中规中矩。很多中国学生喜欢完美的copy,但专业教授一听,最关心的是学生懂不懂音乐的含义、有没有个人的风格,他现在的演出和15分钟后的演出会不会不一样。”
  柴琼妍补充,“就像柯蒂斯一位创始人说的,你现在弹得非常好,无可挑剔,但下次下雨的时候,你弹得一定要不一样。钢琴是表演艺术,也是时刻艺术,我们是活在当下这个时刻的,每一次表演都是当下的艺术,真正有灵感的艺术家在每次发挥时都应该有不同的感受。”
  柴琼妍推崇“私人定制”,就像营养师一样。学生们性格不一,她和老师们会给每个人配备不同的营养,塑造他的个人风格,定位精准后再送出去。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个性,都有创造力,只要给他们适当的环境发挥,都能出来。
  如果想走专业音乐道路,柴琼妍建议,5岁开始学琴最合适,因为孩子的手指发育和大脑发育同步,彼此紧密相连,什么时候出国深造又最合适呢?“最晚是高中。我看过很多学生,18岁后再出去,讲英语永远有口音,性格和文化也很难融入当地,以后要想在国外工作和生活就会比较困难。”
  【编辑: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