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奖冷门迭出,星光与专业如何平衡成问题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当地时间1月6日晚,第76届美国金球奖在洛杉矶揭晓。去年因反性侵运动引发的“黑衣派对”恍若隔世,今年胸口佩戴相关徽章的嘉宾寥寥无几,红毯上又复归往年的姹紫嫣红。Lady Gaga的超大摆抹胸裙、查理兹·塞隆简约又不失妩媚的黑白晚礼服、茱莉娅·罗伯兹干练的裤装都是最佳着装的有力争夺者。而红毯之后的颁奖典礼,也一扫去年的沉重,《神烦警探》的主演、谐星安迪·萨姆伯格和金球奖新晋剧情类视后、韩裔女星吴珊卓(《杀死伊芙》)为炒热气氛尽显戏精本色,插科打诨、吐槽耍宝无所不用。


  剧情类最佳女主角:吴珊卓
  奖项方面,电视类大都波澜不惊。值得一提的是,屡屡在颁奖礼上铩羽而归的《美国谍梦》终于凭借收尾季赢了一座“剧情类最佳剧集”。蕾切尔·布罗斯纳罕以《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连庄喜剧类视后也颇为不易。拿下喜剧类最佳剧集和最佳男主角(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卡明斯基理论》则代表着Netflix对传统电视网的胜利,它和《美国犯罪故事:刺杀范思哲》(最佳限定剧/电视电影、限定剧/电视电影类最佳男主角)是今年电视类奖项中唯二拿到最多的两个奖项的作品。
  相比电视类,今年的电影类奖项可算小有突破,至少颁奖礼上最具看点的冷门得奖人有所增加。比如以六项提名领跑的《副总统》最后只有克里斯蒂安·贝尔带回一座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奖,反倒被少一个提名的《绿皮书》全面压制,后者拿到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与最佳剧本三座奖杯,是当晚获奖最多的作品。其中,马赫沙拉·阿里的最佳男配角奖颇让人意外。此前,连拿芝加哥、波士顿、纽约、温哥华多地影评人协会奖的理查德·E·格兰特(《你能原谅我吗?》)呼声远高于他。


  最佳男配角:马赫沙拉·阿里
  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默丘里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只获得剧情类最佳影片和剧情类最佳男主角两项提名,原本被认为是陪跑者,结果却两个提名全中,出乎不少人意料。尤其在所有奖项中分量最重的剧情类最佳影片的竞争中,这部“烂番茄”好评率仅有62%的影片竟然打败了好评率94%的《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和好评率90%的《一个明星的诞生》,不免让人联想是否《波西米亚狂想曲》的高票房左右了结果。


  剧情类最佳男主角:拉米·马雷克
  在最佳动画长片方面,索尼影业出品的《蜘蛛侠:平行宇宙》从《无敌破坏王2》和《超人总动员2》的夹击中胜出,也让人不由好奇它能否在奥斯卡奖上再接再厉,打破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场、照明娱乐这几家多年的垄断。
  最大的冷门还在于,老戏骨格伦·克洛斯凭借《贤妻》击败Lady Gaga(《一个明星的诞生》),拿下剧情类最佳女主角奖。外界此前看好Lady Gaga倒不是因为她的演技更胜一筹,而是在于金球奖素来有相比实力更重视人气的前科。毕竟,有明星才能有话题,比如今年的颁奖礼上,当Lady Gaga从泰勒·斯威夫特手中接过最佳原创歌曲的奖杯后,她在网上的话题热度排名甚至超过了金球奖本身。所以,也就难怪颁奖人加里·奥德曼念出格伦·克洛斯的名字后,这位凭借《致命诱惑》走红、获得过多次奥斯卡提名的资深演员在台下满脸的难以置信,走上舞台后,更是激动到落泪。
  可以说,以上这种种有迹可循的冷门,充分暴露了金球奖在民间的话题性和行业的专业度上左右摇摆的窘境。虽然该奖项一直被视为奥斯卡奖最重要的风向标,但它的权威性近年来也一直饱受诟病。最具代表性的反对者,莫过于是加里·奥德曼。虽然他是去年的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得主,也到场参加了颁奖礼,还出任了今年的颁奖嘉宾,但长期以来,他都相当看不起金球奖,觉得它与奥斯卡或是英国学院奖无法相提并论,根本就缺乏专业精神,很多时候都是在搞平衡主义。他曾公然表示,金球奖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活动”,还呼吁过各路同行,一同抵制金球奖。昔日,他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更直言不讳地表示,“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就是在拿大家逗闷子,让你以为这奖项十分重要,这帮人可笑极了,其实他们屁都不是,什么金球奖,那就是他们90个人在集体意淫罢了。”
  加里·奥德曼口中的这90个人,就是决定今年金球奖得主的那90名“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的记者,他们的入会要求是,必须要在南加州地区连续生活至少两年时间;同时,要保证每年在美国以外的媒体平台上发表至少四篇文章(或是四篇电视新闻报道)。然后,再缴纳500美元的申请费,找一至两位现会员作担保,就有可能成功入会,成为金球奖评委了。相比美国电影科学与艺术学会高达6600名的成员(即广义上有权投票决定奥斯卡奖归属的奥斯卡评委),金球奖评委不仅人数少了很多,而且专业性也远不如后者,甚至可以说是缺乏专业性。
  这90位记者绝大多数在媒体行业内并无多少名气,只是占了入会早、资格老的优势。例如,去年下半年,网上曾经流传一篇影星德鲁·巴里摩尔的专访文章,不仅用词上错误不少,而且好多地方明显不合常理,事后,巴里摩尔否认接受过这次采访,而在《埃及航空》这本飞机客舱宣传杂志上刊载这篇文章的艾达·泰克拉(Aida Tekla)就是金球奖评委之一,甚至还曾当过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的主席。而且,协会的成员也以中老年白人男性为主,与好莱坞、奥斯卡近年来所追求的多样性、更倾向于黑人、女性、少数族裔的公平性策略南辕北辙。换句话说,单从评委构成来说,金球奖已经落后于时代。
  因此,说起公信力来,金球奖别说和奥斯卡比,即便和众多工会奖相比,也差了不少。毕竟,工会奖的评委很多本身也是奥斯卡的评委,在许多奖项上更具专业性也更有发言权。这些组织结构里难以消弭的不足,也令金球奖的奥斯卡风向标意义在近年大打折扣。而今年的冷门也说明金球奖主办方并非没有认识到问题所在,只不过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更容易露怯,想要重塑金身,显然任重而道远。
  【编辑: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