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海昏侯大墓考古发掘现场》就是这么任性地吊你胃口!

来源: 央视网
调整字体
  央视网讯 时间跨度大,制作周期长的纪录片并不少见,而像CCTV10科教频道出品的《探索发现:海昏侯大墓考古发掘现场》这样,跨越好几年时间,常常隔个一年半载更新一集,且前后集之间的逻辑关系让人难以琢磨,却依然可以吊足观众胃口,惹观众追更的纪录片却是不多见的。
  海昏侯大墓位于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观西村村北的墎墩山,早在2011年,就有考古工作者对其进行挖掘,到了2015年底,全国各地赶来的考古专家聚集于此,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抢救性挖掘,纪录片《探索发现:海昏侯大墓考古发掘现场》就在此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纪录片最早播出于2016年2月,连续播出了3集,当时央视打出的标题是《2016考古进行时之海昏侯大墓考古发掘现场(上)、(中)、(下)》,从这个标题可以看出,当时制作团队对这部纪录片的内容还是有一定规划的,且这三集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系列。但是仔细想想这播出时间——新春佳节之际,阖家欢乐、喜气洋洋,央视请广大观众观看开棺与挖墓,也是很独树一帜的。




  马蹄金的提取
  这三集纪录片偏现场纪实,对考古现场提取文物的过程进行了如实记录,尤其在(上)集中还顺带介绍了一些提取文物的技术手法,比如:提取马蹄金第一步,将薄薄的韧性很强的钢尺塞到盒子下面,第二步,将塑料板剪成略大于盒子的尺寸,第三步,将塑料板插入钢尺之下,在插入的同时,喷涂上看似洗洁剂的液体,这种叫做泥土分离剂的液体能将盒子与淤泥分离开,第四步,将钢板插进塑料板的下边,第五步,撤出钢尺……


  五铢钱
  随着一件件文物出土,考古挖掘现场高潮迭起,一吨一吨的五铢钱、一堆一堆的马蹄金,一坨一坨的金饼,一摞一摞的金板……即使附着着千年的淤泥,那璀璨的光芒也足以亮瞎大家双眼。如果仅此就判定墓主人是富可敌国的土豪,那实在是太单纯了,用于焚香静气的鎏金博山炉、造型或秀美或典雅的各式灯具、成堆的玉具剑,以及从用于开怀畅饮的各式酒具到用于养生的虫草,从各部门齐全的乐队到浩浩荡荡的车马队……这一切都预示着墓主人不但“壕”,而且很可能是一个讲究生活品质,且品位不俗的贵胄。
  其实早在大墓发掘之初,就有人推测墓主人是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刘贺是汉武帝的孙子,四岁起继承了父亲的昌邑王之位,一直在山东生活,二十来岁的某一天,他突然接到通知,汉昭帝驾崩,自己成了新一届皇帝,于是他兴高采烈地带着自己的一大队人马上京赴任。然而刘贺的皇帝位子还未坐热,就遭遇了政治生涯的大危机,危机根源来自于当初将刘贺扶上帝位的大将军霍光。霍光最初拥立刘贺为帝,看中的是他虽是皇室血脉,但一直远离政治中心,没有自己的势力背景,便于自己能继续把持朝政,说白了就是便于将刘贺当做自己的傀儡。然而,当他看见刘贺不仅带了大批昌邑旧属进京,还对他们加官进爵时,霍光明白了,新皇帝并没有他原先以为的那样好操控。既然我能够将你扶上帝位,那么我也可以将你拉下帝位,就在刘贺当上皇帝的第27天,霍光向刘贺发难,他列举刘贺种种罪状,并亲自剥下刘贺身上的冠冕绶带,抢走天子玺印,将刘贺赶出宫门。
  刘贺被废后回到昌邑,在霍光党羽的监视下小心生活。而霍光则又拥立了汉武帝前太子刘据之孙刘病已为皇帝,理由与当初拥立刘贺差不多,刘据已满门遇害,刘病已早已沦落民间,连爵位都没有,更没有自己的人马与势力,是个做“傀儡”的优秀人选。而刘病已,也就是即位后的汉宣帝吸取了前任刘贺的教训,表面对霍光言听计从,实则暗自积蓄力量,直到霍光死后第三年,大权在握的汉宣帝才将霍光一门灭族,随后,汉宣帝将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刘贺封为海昏侯。关于这段历史,在电视剧《乌龙闯情关》和《云中歌》中都有所演绎。


  棺柩装箱搬运
  虽然此墓就是刘贺之墓的猜测不断,但考古人员一直没有找到直接证据,因此,开启墓主人的棺柩就成了获取直接证据的最后希望。但是,这个棺柩不仅体积巨大,而且填满各式丰厚的随葬品,从保护文物的角度考虑,考古专家们决定将棺柩整体装箱,运回实验室研究。所以在纪录片第三集,即(下)的大半集内容里,都在讲述怎样才能将棺柩打包到实验室。
  首先是专门建立了一个现代化实验室,配有充斥着惰性氮气的低氧工作室,可保障厌氧文物的安全。其次,用木箱将棺柩包裹严实,用专门铺设的钢轨将棺柩运出大墓,利用起重机将棺柩吊起,轻轻放置于载重车上,并最终运送至实验室。
  这一切工作都是在特警保护下进行的。就在大家被隆重又严谨的运送棺柩行动吊足胃口,等待着开棺的关键性时刻到来时,这一集结束了。
  直到三个月后,2016年5月19日,纪录片的第四集才播出。可能是考虑到观众们对开棺结果翘首以待,所以本集一开篇,就展示了从棺内找到的一枚刘贺印章,至此也就算有了墓主人就是刘贺的石锤。那么下面的工作,自然要围绕棺内的考古展开。


  刘贺印章
  2016年5月20日,第五集播出。
  2017年2月11日,第六集播出。
  2017年2月12日,第七集播出。
  整整四集内容,刘贺内棺挖掘缓慢却有序地进行着,人类学专家、漆器修复专家等各路大神纷纷亲临实验室参与到这惊世大发现的研究之中。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废掉的皇帝——刘贺的人生也更加清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棺柩里布满了上等玉璧、玛瑙、玉带钩等稀世珍宝,可见刘贺虽被废黜,却依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随葬的精美漆盒装着刘贺的化妆品,可见刘贺是一个活得很精致的人;穿衣镜上刻着孔子的画像,再加上之前大墓中首次发现的《齐论语》,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论语》距今最早的抄本,如此喜欢诵读经典、尊崇儒家文化的刘贺,与之前史书上记载的那个27天里做了一千多件坏事的昏庸无度的刘贺似乎判若两人;没有穿着只有帝王才有资格穿的金缕玉衣下葬,只铺了琉璃(玻璃)席,却在琉璃席下铺了满满一层金饼,刘贺在安守本分、不敢僭越的同时,似乎又带着些许不甘心……


  帝王牙
  考古的魅力在于有新的发现,也会有新的谜团。所以在这四集对刘贺内棺的发掘中,又出现了诸多新的不解之谜。比如,这次找到了刘贺的牙齿,这是迄今发现的唯一存留下来的满口帝王牙,体质人类学专家将其提取带回实验室,期望能从中有所发现;汉代帝王下葬要用玉阻断两耳、双眼、两个鼻孔、嘴、肛门和生殖器这“九窍”,而此次刘贺墓中发现的口含、肛塞等物都不是专用的物品,似乎都是临时找来的,肛塞甚至还是战国时的老物件,这背后又有什么原因;棺内发现大量未消化的香瓜子,根据位置判断是在刘贺食道、胃、肛门等部位,这些香瓜子到底有没有毒,是不是刘贺致死的原因……
  观众苦苦等待这些问题的答案整整一年。


  网友发的“年更片”弹幕
  2018年2月26日,《海昏侯大墓考古现场》第八集更新,2018年7月9日第九集更新,2018年10月10日第十集更新,然而这三集根本没有回答之前刘贺内棺挖掘留下的问题,而是转头开始介绍紧靠刘贺墓的五号墓棺。
  从位置判断,此墓主人是与刘贺关系紧密,在家族中地位不一般的人。而打开内棺后,提取出的文物更是令人惊叹,各种精美玉器、琥珀、水晶,漆奁等丝毫不输刘贺墓内随葬品,而各种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青铜小动物玩具暗示着墓主人可能是个幼童,直到印章出土,终于证实,此墓主人正是刘贺的嗣子刘充国。从随葬品来看,这是一个备受家人宠爱的孩子,而作为皇帝之位的可能继承者,年幼殒命又不免让人对他的死因浮想联翩。不过,本纪录片自然不会给出答案。
  进入了2019年,追更的观众们依然在等待着《海昏侯大墓考古现场》的更新,因为这部纪录片给大家留下的震撼太多,未解之谜也太多。据说,今年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博物馆也将开馆,在看完纪录片后,能去现场看一看,也许会有新的感受吧!并且,伴随着文创产业的兴旺,没准我们还可以在海昏侯博物馆买到周边产品,什么马蹄金冰箱贴啦、韘形佩手机壳啦、刘贺同款漆器化妆盒啦……
  【编辑: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