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日快乐2》:看了一部假的恐怖片

2019-03-14 09:05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注意:本文有剧透

  2017年的小成本恐怖片《忌日快乐》(Happy Death Day)相信大家还有印象,500万美元的成本最后拿下了北美近一亿美元的票房,成功显而易见。当时《忌日快乐》就以“忌日概念”+“死亡循坏”+真实校园生活打破青春恐怖片的套路,让市场眼前一亮,迅速横扫北美银幕。其出品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一直专注低成本恐怖片,今年卷土重来,一样的卡司,类似的概念,却完全走出了老套。

  《忌日快乐2》海报

  虽然这部《忌日快乐2》(Happy Death Day 2U)还是以忌日和死亡循环入题,但调调完全变成了喜剧风和科幻感,恐怖倒成了调剂品。这次的剧情以女主角Tree的技术怪咖同学Ryan来开场。他在车中打瞌睡被一阵刺耳的鸣笛惊醒,一车垃圾落地,他赶回宿舍,一路上各种被惊吓,不是路边小狗,就是灌木丛中忽然跳出来换钱的憨货。惊魂未定的Ryan回到宿舍,他看到Tree和男主Carter亲热,一下子兴趣索然。他接到实验室同学的惊call,他们的量子反应器昨晚产生了0.7毫克牛顿能量。随后Ryan在实验室被带着小丑面具的杀手狠狠地剁死,啪一下,他又重回现实。

  对,就是这个神秘的物理能量让时间重启,带动了Tree回到了第一部中的死循环。此时恐怖已经不再那么重要,就像Carter和Tree得知Ryan从死神那里走了一圈,他们第一反应就是:第一集中几乎所有的坏人都暴露了,谜底也都解开了,那症结在哪?或者故事吸引观众的点在哪?首先是科幻,第二就是让Tree一直放不下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忌日快乐2》剧照

  剧情的关键是这台所谓的量子反应器,其貌不扬,却能扭转乾坤,当然和科幻大片里面炫酷的时间机器视觉效果上不在一个数量级,但胜在它嫁接了恐怖元素和时间重启。Ryan就像一个未来科学家,和傻白甜的Tree解释什么是量子纠缠、平行宇宙、全息世界、多重存在,一不小心,中国观众还以为在看《三体》。他还煞有其事地在折叠好的纸巾上戳了个洞,再展开,平面上多出了多个不同位置却一模一样的小洞,这是宇宙六维度的多重可能。电影还在不同节点向《回到未来》、《盗梦空间》、《极度空间》( They Live)、《黑湖妖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这部电影也是《水形物语》中水怪的灵感由来)等科幻经典致敬,甚至还出现了西西弗斯的神话原型,简直高大上。

  《忌日快乐2》剧照

  既然有了平行宇宙和多重可能为前提,Tree的不断死亡之旅被重新赋予意义,她在经历和第一部,或者她过去不同的人生:在死而复生之后,她看到了已经去世的母亲,而她心爱的Carter却和自己的碧池室友约上了,而她自己得一次次自杀来尽快结束这个游戏,并记住量子反应器的变量和算法,因为每一次醒来,只有她的记忆没被格式化,只有她能用记忆修好不幸感染病毒的反应器,然后重启机器结束这个死循环。电影此时很多笑点,比如Tree选择的死法,如果是触电死,醒来就是爆炸头;喝农药求死,醒来就得疯狂漱口;既然一定要自杀,那就穿一件比基尼跳伞,风中浪漫。而最终Tree也要面临最艰难的选择:是此世界和妈妈重逢,却丧失过往的经历;还是回到“真实”世界,和心爱的Carter约会,却永远只能和母亲精神对话。

  《忌日快乐2》是一个成功的创新,恐怖只是电影的驱动和点缀,而设计好的时空穿梭只为搭救生命,并且更好的认识自己,选择亲历却带遗憾的世界。整部片子流畅又欢腾,如女主Tree开头所感叹,生活就是一个Déjà-vu——似曾相识——如醉如痴。

责编: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