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坤:在我心里,刘欢和齐豫早就是冠军

2019-03-14 09:06 来源: 澎湃新闻
调整字体

  “母亲啊,我听见,谷穗堆,风在吹;星星在,家的北,弟弟们,已经睡……”

  上周五,一首彝族原创歌曲《长子》唱毕,杨坤再次拿下本季《歌手》单周冠军。杨坤的磁性宽嗓外加纯净的童声合唱,让这首小众音乐人的作品焕发了与原唱不一样的精气神儿,感动和唱哭了不少观众。

  

  

  近日,杨坤接受媒体采访,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小众音乐人的作品来参赛?杨坤表示,越朴素的演唱越能够直指人心。

  早年在酒吧打拼的杨坤,把本是与蔡国庆一样的清亮嗓子唱成了一把老烟枪嗓,可是因祸得福,恰恰是这样的嗓音最后成就了杨坤。在处理情歌上,杨坤一开口就能展现出歌曲的沧桑感和厚度。

  当然,让外界竞相模仿的“上气不接下气”或者是“扔麦克加捻烟头”这些标志性习惯动作,也让杨坤在《歌手》参赛过程中,一直被诟病“油腻”。

  对于这样的评价,杨坤自己的心态其实也还好,他一直说自己像“榴莲”,喜欢他的人会特别喜欢,讨厌的会非常讨厌。

  上周五的这首《长子》,被网友说没有“油腻”感,对此杨坤表示自己也没有想到,“我也希望能够把这些小众音乐人的作品呈献给大家,毕竟他们内心的想法还是跟主流歌手完全不一样的。”

  

  

  答应来《歌手》这个节目的歌手都是想到这个舞台上来突破自我,或者是寻找到对音乐的初心。

  从第一期排名垫底,杨坤就感受到一些压力,按照他的说法,“如果你经常有这种坐过山车的方式,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了,内心也能够承受了,毕竟我已经坐过好几次‘过山车’了。”

  从《中国好声音》到《天籁之战》,再到《歌手》,杨坤自认为“始终都是那个我”,在《歌手》的舞台上,他想给大家呈现一些“以前在任何节目看不到的一些方式”,展现“在音乐上的能力”,就是他的初衷。

  所以,无论快歌或者慢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杨32郎”依然是充满自信的“杨32郎”。

  “得到越多折磨越多,我却比从前更寂寞”,杨坤的《我比从前更寂寞》是在状态很不好的时候创作出的,词很直白却很能打动人心,也暗示胜败心有时候或许是把双刃剑。

  问其是否有假设过自己被淘汰?杨坤回答说,“一开始觉得大家都很在乎在舞台上的呈现,毕竟淘汰了会带来心理上很大的压力。十期唱过了之后,所有的歌都呈现给大家,大家也能够看到我在音乐上的能力了,反而越来越不在乎是否被淘汰。”

  杨坤认为《歌手》的舞台带给他最大的意义是“让他唱歌又进步了”。

  “能留下来唱歌是最重要的,现在也慢慢地适应这个舞台了,所以对于名次,相对来说不像一开始那么的计较嘛。”他说。

  

  

  随着每一期的新尝试,杨坤也一直在总结自己的演唱,“到了一定的时候”,比如说像《长子》这样的歌,“我可能就会接受大家的这种说法,在慢歌的处理上可能更加朴实一些。”

  民谣、摇滚、拉丁……杨坤在这一季《歌手》中挑战了许多不同的曲风,谈到自己的选曲曲风多变,他表示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让大家全面地了解你对音乐的理解,这个对所有歌手来说也是一个难度。“我也会尽力的不重复,只要还可以留下来的话,每一期都会在音乐的选择上还有编曲上,给大家看到一些不一样的音乐风格。”

  对于歌王,杨坤表示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拿歌王,“在我心里面,刘欢跟齐豫,这两位前辈已经早早就是冠军了,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如果还能够一直在歌手这个舞台上,多唱几首歌,多玩几首歌,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本季《歌手》因为设有全民举荐踢馆歌手的赛制,让很多年轻的音乐人登上这个舞台,杨坤对钱正昊印象最深刻,“除了稍微有一点稚嫩之外,他的音准、他的感觉,包括在台上的表演,以后如果多参加一些这样的活动,多给他一些平台让他锻炼的话,我觉得他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最后说到决赛时的“帮唱嘉宾”,杨坤还是展露了他理性的一面,“还没有联系,万一联系了以后被淘汰了,那不是很丢人的事儿吗!”

  他也现场问记者,“如果我万一要进去了以后,你们觉得我的帮唱嘉宾应该请谁呢?”

  

责编: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