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花木兰》首发预告,中西方观众都不满意

来源:
调整字体

  真人版《花木兰》首发预告片(01:30)

  由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电影《花木兰》(Mulan)今日公布了收款预告片。影片改编自1998年上映的同名经典动画,故事则取材自中国家喻户晓的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的古代传说。因此,预告片一出,自然引发国内外网友的热烈讨论。

  《花木兰》剧照

  大约一分半钟的预告片基本交代清楚了全片的情节走向。故事开始是父母帮木兰安排好了一桩亲事,虽然看上去有些犹豫,但她还是决定像那个年代的多数女性那样,尊从长辈意见,成为一名温顺的妻子。随后,镜头转到军营中,木兰先是以一名普通士兵的装束出场,继而画风一转,她长发四散、一身红装冲进战场奋勇杀敌。

  此前好莱坞多家公司因为在电影改编中“洗白”角色和文化挪用遭到外界批评。而迪士尼拍摄真人版《花木兰》,选择中国演员刘亦菲出演主角,原本被视为尊重当地文化的正面案例。但今天的预告片一出,依旧难逃中国网民的一通诟病,批评的焦点还是在西方对亚洲的猎奇眼光和刻板印象上。

  豆瓣网友的评论

  国内网友的吐槽主要集中在两点上。其一是预告片的伊始,先后出现了福建土楼的外景和内景,无疑这正是花木兰的住家。有网友惊叹:“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胡建人。”言下之意,是制作方乱改木兰的籍贯太过离谱。虽然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要追溯到南北朝时代,关于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她是哪里人的争论由来已久,但基本能达成一致的是她参军是为了抵抗北方游牧民族的滋扰,大抵是商丘一带人士。这距离当时还是南蛮之地的福建可有十万八千里。

  不过,也有熟悉中国建筑史的网友现身说法:“土楼不是客家或者福建的创造,而是脱胎于南北朝或者更早的坞堡,很多壁画和随葬模型都有体现。用土楼表现木兰的时代是巧妙的。美中不足的是应该选方楼而不是圆楼。”

  而网友们的顶真,也有人站出来“反呛”:“好莱坞哪有那大功夫给你把中国情况摸清,只要表现了世界人民眼中的中国就行,至于南北朝、土楼这种问题,都不入法眼,反正这些符号代表中国就行了,没办法,谁叫人家有文化霸权呢,《阿拉丁》照样把中东和印度混在一起。”

  刘亦菲妆容

  郑佩佩妆容

  相比土楼,更令中国网友大惊失色的是郑佩佩和刘亦菲以白粉打底,配以浓重的红黄大色块的妆容,纷纷指责“什么鬼”“像日本艺妓”,感叹“连神仙姐姐也驾驭不了”。

  有网友贴出魏晋时期的妆容和动画的对比图,证明真人版并不违和

  不过,也有知识渊博的网友站出来指出:“花木兰是北魏人,南北朝时期最有特色的是额黄妆了。‘眉心浓黛直点,额色轻黄细安’,妇女模仿佛像,将自己的额头涂抹成黄色,是额黄妆的由来。若用黄色的纸片或者其他的薄片剪成花的样子,黏贴在额头上,就成为‘花黄’,是当时妇女较时髦的装饰。花木兰从军归来后,‘对镜贴花黄’说的就是这种妆容。动画版里木兰也是这个妆容。”

  而在国外网友那边,自然不会在意土楼或是妆容是不是符合中国历史原貌,对于他们来说,能不能最大程度还原动画版才是王道。所以,这个预告片也无法令他们满意,因为主要配角木须龙连个影子都没有,歌舞片段也被砍光了。于是,有激进的网友喷道:“如果不能在影院跟着高唱‘Who is that girl I see’,我才不会去影院看这种X。”

  事实上,从预告片中不难看出,真人版不仅没有木须龙和歌舞片段,也将具有喜剧色彩、氛围轻松的动画版改编成了一出可歌可泣的正剧。在国外网友看来,迪士尼这样一本正经完全就是为了完全讨好中国观众,践踏动画经典。

  真人版没有木须龙和歌舞桥段,令国外网友不满

  事实上,自迪士尼启动动画改编真人版电影以来,最成功的作品就是2017年上映的《美女与野兽》。其成功的主要原因也的确在于几乎完全复刻了动画版,包括角色、场景、歌舞桥段等方方面面。而今年上映的真人版《小飞象》收获的最多批评就是新编故事根本无法与原作匹敌,其中,将小老鼠提摩西一角彻底抹去也令不少看着经典动画长大的西方观众不满。

  一边是中国观众吐槽制作方不懂本国文化,一边是西方观众批评片方为中国市场妥协。如此里外不是人,恐怕是迪士尼始料未及的。好在除了吐槽以外,片中大场面的两军交战画面以及刘亦菲英姿飒爽的打斗戏也赢得了不少中国网友的赞扬。毕竟土楼、夸张妆容只占几个镜头,相信只要影片本身的可看性不差,待到明年3月27日影片正式公映时,一定又是一片“真香”。

  也有理性的国外网友表示尊重中国历史,会看完影片再做评论

  【编辑: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