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莱比锡大学想起林语堂

2019-11-24 09:43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郑因

  5月,我们一行“德捷奥三国文学之旅”用9天时间游览了3个国家10余个城市的文学古迹、风景名胜。在德国,我们探讨文学的意义、创作姿态、经典与流行、当下写作关注等问题;在布拉格,参观了布拉格国际书展,听捷克翻译家李素介绍中国文学在捷语国家的翻译状态与当下捷语文学市场;拜谒了歌德、席勒、卡夫卡等文学大师的故居、故地、墓地;拜访了捷克捷中文化交流协会办公地与《十月》布拉格作家住地……所有这些,无不让人扩眼界长知识,但于我而言,更觉亲近的是莱比锡大学。

  莱比锡大学是欧洲古老的大学之一,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譬如哲学家尼采、诗人歌德、音乐作曲家巴赫都是毕业于莱比锡大学,我国很多学者,如蔡元培、周培源、林语堂、辜鸿明曾施教或就读于莱比锡大学。蔡元培1916年至1927年任北京大学校长,革新北大,开“学术”与“自由”之风,凡文化人皆耳熟能详;林语堂早年留学美国,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后以清华大学教授身份入莱比锡大学,获语言学博士。那是1923年。

  96年后的这一天——2019年5月8日,我们来到了莱比锡大学。

  正是午休时间,阳光正好,微风和畅,校园里的空地上,有学生,有游人,或晒暖、或看书、或看景、或交头接耳……一只又一只的鸽子或飞翔或漫步,和谐又安详。我突发奇想:要是能找到当初林语堂读书的教室多好啊,我肯定要进去坐一坐的。想当年林语堂“我和妻子手拉着手去听课,一同去郊游,第一次尝到德国大学生的生活滋味。我们都已成年,不再有点名和小考的麻烦。我们何时把功课准备好,就随时请求考试,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可以。我们没有请假这件事。到春天我们可以到布拉格去,然后给教授寄一张明信片去问候即可。生活何等自由!虽然有此自由,上课的人数还是依然如常,每个人都照旧苦读,因为是出乎本心想求学。”那是何等的美妙而自律!

  学校正门右边的广场上,摆有4张书案,书案后面有8个学生模样的男女青年,他们正在为路人发放礼品袋,谁都可以排队领取。袋里有300ML装的饮料两瓶,巧克力一块,饼干两块,洗手液一袋,T恤优惠券一张。看到这张优惠券,我想,学生们这是勤工俭学,为商家发广告吧?想一想,这还真是一石三鸟的举措呢!林语堂不也是靠勤工俭学完成的学业吗?当初林语堂拿北大的助学金到哈佛求学,后来助学金突然停止了,林语堂无奈再向北大求救,胡适又寄来一千美元,让夫妻俩感动万分。可光靠救济也不是办法,林语堂决定先打工赚钱,再想办法继续求学。正好有机会去法国教中国劳工识字,于是夫妻俩到了法国。他编了一本千字文的课本,教当地的中国劳工基本的入门知识……

  抗日战争期间,林语堂在国外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写文章宣传抗日。发表《日本征服不了中国》《日本必败论》等许多著名文章。他与旅美华侨一起,以各种方式支援祖国人民的正义斗争。还支持妻子参加救亡工作,曾捐款4000多法郎抚养六个中国孤儿。

  这一刻,漫步在莱比锡大学的广场上,用学生发的饼干喂脚下那些绅士般彬彬有礼的鸽子,身无俗务心无杂念,想起林语堂晚年总结的社会十大俗气,一“俗”也没有。

  忽又记起林语堂生前曾和鲁迅交恶,被鲁迅骂过。但在鲁迅逝后数十年间,林语堂对鲁迅却一直保持尊敬。林语堂骂过不少人,却始终不骂鲁迅,而且在各种场合都高度评价鲁迅。他曾为文礼赞鲁迅说:“德国诗人海涅曰:我死时棺中放一剑,勿放笔,是足以语鲁迅。”可见其胸怀之阔气度之大包容之广!

  林语堂说,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不要总在别人的戏剧里充当着配角。

  不记得谁说的,很多文学大师跟我们未曾相遇在同一个时空,但是,他们又跟我们发生了很多关系,并且这种关系还将长久地发生下去。可能这就是文学或者说作家的魅力。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