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天际线

2019-11-24 09:42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黎笙

  随着让城市安静下来的现代理念兴起,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游泳》似乎成为这座城市的某种预言,“龟蛇静,起宏图。”这“静”,不只是自然界的静谧,而且已然成为城市建设的审美追求。从黄鹤楼往东,蛇山以延绵的苍翠映衬着首义红楼,它所面对的扩宽的阅马场上,升起庞大的雕塑式建筑,红色的V字,向首义红楼致礼。

  这是武汉的骄傲,推翻几千年封建君主制的辛亥革命,百年前在这里举起她的义旗。

  无论是沉入地下的博物馆,或是V字前后长达近两公里的园林式中轴线,让孙中山纪念像以金属铜的凝视,见证了这座大城宏伟的肃穆。

  而隔江的龟山欣慰于,用音乐来抚慰这座城市的柔情。

  与古琴台隔着浅浅的荷塘,琴台大剧院和音乐厅,用清水和混凝土、玻璃和青铜,矗立起巍巍的现代艺术殿堂。这个媲美国家大剧院的顶尖舞台艺术场所,为了音质的原声效果,就连观众席的每个座椅,都经过声学设计与反复试验,号称“在最远的座位,能够听见舞台蝉翼的抖动”。

  全球著名的交响乐团纷纷来此,让当今的钟子期们,在家门口就能聆听五洲四海的洋“伯牙”的“高山流水”。

  建筑是一座城市的历史记忆。盘龙城的记忆在三千五百年前,她最早,被誉为武汉城市之根。

  盘龙城遗址博物馆又是最矮的,限高12米,为的是减少建筑对原始自然景观的破坏。犹如横卧在地平线上,她的低矮显出某种遥远的崇高,让前往参观的人有了一种对历史的敬畏。

  我们敬畏的还有一种信念,那是中山舰博物馆的舰艇造型,舰馆结合,为打捞出水的英雄战舰,赋予一个屹立不沉的信念。

  如果你从北面进入武汉,在汉口老城区的门户带上,你面对的大门,就是武汉市民之家。这个庞然耸立的红色建筑,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市民之“家”;只为最大方便市民办理各种审批手续,并放松心情,她还拥有了一个最嗨的中庭。

  你得知道,这个世界上面积超大的城市,年轻人一江之隔谈恋爱,被戏称为“异地恋”时,你定然会对这个让市民少跑路的“家”,有了发自心底的认同。

  享受了一条龙的便民服务,出门又享受一条路的便捷交通,60 米宽的金桥大道,送你跃上一路畅通的跨江大桥。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不妨去寻访光谷188绿色国际社区,在这里恍惚感到,神奇的光纤召来世纪的长风,总有一种温润,散发着青草气息;大面积的绿地和绿色节能环保系统,共同挽留着一个别样的春天。

  当这座城市用千幢居住楼勾画她的天际线,请记住,用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做的楼群,叫做青和居。她蜕变于过去的青山棚户区。

  从低矮、狭窄、拥挤的棚户搬进宜居高楼,共和国工业建设者们, 感到那种关切的目光并未离开他们。当习总书记来看望他们时,“青和居”这三个字,让他们真切地品出了同在阳光下的平民的尊严。

  建筑学家梁思成曾说:“桥是那么伟大,但也能娇小妩媚。”妩媚的是武昌的楚河汉街,那“桥都”的小桥流水。当白色游艇从沙湖解缆,联翩地穿过四座桥影,便迎来浩渺的东湖烟波。

  东沙连通工程落成,这四座小桥便扣住了楚河汉街的脉搏,锁定沿河的那段近两公里的锦绣繁华。

  这座大都市一圈圈地扩展着,二环线、三环线、四环线涟漪般地舒展着她的繁华的秩序。

  然而另有两条道路,一经建成,立即惊艳了全球,被授予国际顶级的“规划卓越奖”。

  一条是东湖绿道。为守护自然生态环境,东湖绿道还配置了道路“13+1”,即13条隐形的动物通道,使不受人类干扰的“原住民”小动物们,有了穿林涉草的真正绿色通道,可以骄傲地宣称:“走自己的路!”

  所有的机动车都从风景区消失,走的是湖底“东湖隧道”,这个“1”,也是中国第一,最长的城中湖隧道——湖下,车的长河延绵10公里。

  就这样成就了最美东湖绿道,100多公里“玉带缠绕”,她拥抱着亚洲最大的城中湖,不错过每一个景点及其清澈的倒影,从而把“邂逅”美景,变成了刻骨铭心的守望。

  另一条是百年老街中山大道的改造,“让路于民”,修建宜人的街道尺度,提升了绿化景观,在80个路口,腾出一弯雍容,供怀旧者驻足眺望,从而抚慰时间的乡愁。老汉口的文脉就这样,且行十里春风,优雅地续接起来。

  大江东去,开阔的江面成为这个超大都市的中轴线。左岸,伴随着江滩公园将升起一座长江新城天际线;右岸,沿着临江大道一侧被誉为“武昌卷轴”,她的天际线亦将随着卷轴画面徐徐升起。

  “白云黄鹤”,多美丽的地名!当美丽成为一个城市的召唤,那楼那路,便以不断递增的美丽来成全未来的使命。

  (此文系作者为武汉城市形象片《WH天际线》撰写的解说词)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