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的初声是一首恋歌

2019-11-26 08:22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雎》小时候每个人大概都熟读过,在老师的威严之下,字句不差背诵的时候,还难以做到字斟句酌去体会中国文学世界第一座宝山的第一道台阶,已经就此为每个人打开,正试图将我们引向一条丰饶多彩的矿脉。
  但幼小无知,背一首诗,就像去完一项任务,任务完成,诗的趣味也就随之抛之脑后。
  年长重读,忙碌世事里芜杂浑浊的内心,被千载之下水灵扑闪的句子又一次擦亮、惊醒,才发觉,所谓的《诗经》,不单单是几十页隔章断句的文字,更是透过时间的通道,我们苦难深重的文明深处藏着的几束不断召唤生机的花叶,正需要我们细加品读,去理解它的神秘和生机。
  见到美丽姑娘,心生赞美,生出与之结伴同行的愿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人性。
  我们的先人,面对爱慕的人,直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遮不掩,坦坦荡荡,正体现着中国诗学千年不散“温柔敦厚”的诗心。“参差”“寤寐”的词语,读起来,口齿留韵,舌底生香,又觉得其中隐藏的变化大有深意,那种丰饶甘美的味道,是欢喜的心意引得人念想不绝,思虑如烟。其中更有相融和谐的潮声一阵阵在心头泛起。诗意背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一颗心,去感知,一个人不仅要懂得自己,还要敏悟万物,顺着自然的情势,才能体验到什么是爱,什么是琴瑟相合。
  最好的诗言,都是和谐简练的大白话,到它说出的那一刻,你自然会会心一笑,觉得它古来就有。像读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句子,心头漫生的欢悦,不是来自生造,而是一种重逢。
  两千多年前所称的荇菜,是优良水域普遍生长的标识植物,荇菜所居,清水缭绕,污秽之地,荇菜无痕。《关雎》里,那个在清澈的水流中间采摘荇菜的女孩,虽然隔着老远,身影就已经投入眼帘,让人心跳不止,她的红扑扑的脸颊上映照着良善健康的美态,窈窕的身材映照着生命天然的精致和优雅,她采摘着荇菜的样子,闪耀着草木精灵的光辉。
  荇菜有不少俗名,比如接余、水镜草、金莲儿、水荷、莲叶荇菜、莲叶莕菜等,《中国植物志》中文学名为莕菜(古时荇和莕异字通用),龙胆科莕菜属多年生水生草本的莕菜,根状茎匍匐地下,横生于水底泥中越冬,生于池沼湖泊不甚流动的水面上,虽然每朵花的开放时间较短,一般在早上9点到12点之间,但全株花朵次第开放,整片水域生长的莕菜,花期可以长达4个月。莕菜的花朵虽然娇小,不比荷花、睡莲,但也算得上是一种色泽明艳独特的美丽水生植物。莕菜中国南北均有分布,自古嫩叶做菜蔬食用,先秦时还是祭祀供奉用的野蔬。
  作为普通万物里的一种,莕菜算是有幸,它长在秀水边上,成了美丽姑娘采摘劳作的对象,又正巧成为了撬动一对青年男女发生爱情的机关。撬动了爱情,不就是撬动了一个新世界?这样的机关,又该是多么神秘。
  《颜氏家训》说“今荇菜是水有之,黄华似莼”,正是借着《关雎》的精神传承,训导自己的族人,行世要保有一颗清澈之心。采摘荇菜的那个美妙人儿的内心世界,投影到爱情婚姻里的庄重和谐,形成了中国人对婚姻家庭生活的美好期许,代代如歌似曲一般传唱而不绝。
  《关雎》可以算是中国文学史的首篇。中国文学的初声是如此纯粹透明热烈的一首恋歌,真是好。
  文/韩育生 作家,著有《西北草木记》《采采卷耳》《给孩子的神奇动物园》《给孩子的神奇植物园》等。
  【编辑:刘益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