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地呼啸时:人类如何与地震共处

来源: 长江日报 -长江网
调整字体


  罗马圆形大剧场,一半的外墙在1349年前后的地震中被毁。利用声波对其地基进行的研究显示,垮塌部分地下是台伯河史前的支流河床冲积层,保持完好的部分则是因为位于河堤之上,土壤年限更久,因而也更加稳固
  ——引自《大地的呼啸》
  长江日报 -长江网讯(记者叶军)面对地震,人们都会有一种深入探究的愿望:地震为什么会发生?怎样面对地震?12月26日18时36分,湖北应城地区发生4.9级地震,再度引发人们对地震话题的关注。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新近出版《大地的呼啸:地震、国家与文明》,该书解读了250年来人类历史上发生的大地震,或许能够解答人们的诸多疑问。
  中国没有“地震神话”
  作者安德鲁·罗宾逊在书中提供了一张地震年表,涵盖从公元前1831年至2015年世界“最致命、破坏性最大或书中提到的重要地震,还有一些其他明显严重地震”。年表中涉及的地震有97个,省略了震级,因为直到20世纪中期才能获得准确的震级数据。
  其中发生在中国的地震,包括公元前1831年山东地震,公元138年陇西地震、1290年直隶地震、1556年陕西地震、1920年甘肃海原地震、1975年海城地震,以及1976年唐山地震和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
  在地震学兴起之前,很多国家都靠神话传说认知地震。日本关于地震的神话最为复杂,先用龙象征地震,然后变成巨型鱼,最后又变成大鲇鱼。日本历史上有不少针对地震的鲇绘,如今鲇鱼形象还出现在日本地震应急预备方案中。
  而中国却没有任何地震神话,这和日本人形成鲜明对比。
  不仅如此,中国还诞生了世界最早的地震记录。《竹书纪年》曾记载公元前1831年的中国山东地震,但中国可靠的最早地震记录则是在公元前780年。而希腊最早地震记录在公元前464年,意大利是公元前461年,日本则是599年,而在美洲直到1567年才首次出现关于地震的可靠记录。
  作者据此认为,中国人对地震抱持一种科学务实的态度。
  另一个佐证他观点的论据是,世界上第一个地震仪也诞生在中国,它是公元132年由张衡发明的地动仪。《后汉书》记载,公元138年,张衡的地动仪预测出陇西发生的一场大地震。陇西位于东汉首都洛阳西北方向650千米,两三天后有人快马来报那里果然发生了地震。
  1750年是西方的“地震年”
  对地震进行现代科学研究,要从1750年“地震年”算起。
  事实上,在世界范围来看,从地震角度来说,1750年根本算不上不同凡响的一年。但1750年间,英国发生5次明显地震,虽然震级不大,但一年之内发生这么多地震,在英国也是史无前例的,皇家学会会员威廉·斯蒂克利遂将其称为“地震年”。这有点言过其实的称谓却引起英国皇家学会众多研究员对地震的思考。
  1755年11月1日,里斯本爆发大地震。葡萄牙发放官方调查问卷,被称作是第一次“以现代科学手段进行调查研究的”地震。问卷包括地震时间、方位,余震和前震,地震对水体影响,死难者人数,海啸前海水运动,建筑破坏,食物短缺及权威当局当即采取的措施等等。问卷细致入微,会问到诸如你感觉哪个方位震动更强,海面先上升还是下落?比通常上升多少?问卷答案存放于里斯本国家历史档案馆,至今仍可查询。
  自19世纪90年代起,随着日益灵敏的地震仪被发明,通过计算地震波在地球内部轨迹,地震学逐渐被视作地球物理学这个广泛学科的一部分。
  1906年4月旧金山大地震爆发,在加利福尼亚北部乡村地表造成476公里巨大断裂。为解释裂缝如何出现,地球物理学家哈里·菲尔丁·里德提出“弹性回跳模型”,这是地震学又一大突破。
  1960年,“史上最强地震”智利大地震爆发,强度达到9.5级,比1940年广岛原子弹爆炸释放能量高2万倍。地震学家开始思考制定一个新的震级标准,代替20世纪30年代设计使用的里氏震级。
  两名日本科学家的针锋相对
  19世纪末,日本地震学关注的主要问题是:东京什么时候会遭遇下一场地震?此前,东京(时名江户)破坏最严重的地震分别为1703年和1855年的地震。
  1905年,日本科学家今村明恒在一家著名杂志撰文预测,50年内东京会爆发一场特大地震,鉴于东京大部分为木质建筑,大地震很可能引发火灾,伤亡人数可能超过10万人。但是,今村的预言并无科学数据支撑。
  另一个科学家大森房吉反对这一说法,认为东京的地震风险不会增加,只会减少。他认为东京地下地质断层带有频繁的地震活动,这些弱震会释放具有潜在危险的累积地震应力。
  两人公开交锋,大森当众痛斥今村。1915年,今村不得不暂时离开东京帝国大学的岗位,回到家乡的小村庄,连他的父亲都开始责难他。
  大森一时间声名大噪,1923年初东京的弱震更是让他预言“东京1000~1500年内都不会发生像1855年那样的强震”。
  1923年9月1日东京大地震爆发,大半个东京被毁,今村明恒目睹了自己1905年预言的实现。大森当时身患脑瘤,备受疼痛之苦和罪恶感折磨。他向今村道歉,今村试图安备慰他。不久,大森辞世,年仅55岁。
  大森和今村之争折射出了地震预测之波诡云谲。作者在书中慨叹:“地震预测是一种充满吸引力的海市蜃楼,它永远在向你招手示意,却总是遥不可及。”
  21世纪,地震仍是“天灾”
  一方面是地震难以被完全掌控,一方面是它深刻影响着人类生活。
  历史表明,大地震在社会衰落、瓦解和再生中扮演重要角色。比如1812年委内瑞拉爆发地震,地震直接导致四个月后西班牙军队进攻,委内瑞拉第一共和国覆亡,委内瑞拉总统玻利瓦尔被俘并遭流放。但他在流放地领导了更广泛的独立运动,最终组成大军纵横南美,全面击败西班牙,不仅创建委内瑞拉第二共和国,还将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从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
  人们害怕地震,但是世界最大的城市中有一半以上、多达60个,都位于主要地震活动区域的板块边界地带,这是因为板块交界处往往与海岸线和群岛重叠,为人类定居提供了丰饶的物质基础。
  加拉加斯、里斯本、利马、洛杉矶、马尼拉、墨西哥城、那不勒斯、旧金山、德黑兰和东京在过去的两三百年中都遭遇过地震的毁灭性灾难。但这些城市都显示了非凡的复原能力。1755年震后的里斯本得以重建,东京和横滨在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后也经历了重建,在中美洲,危地马拉古都安提瓜,至1586年起不到300年时间里,经历了4次毁灭与重建。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在不到200年里重建10次。
  实际上,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上,没有哪个城市因为一场大地震而遭废弃,唯一的例外是牙买加的罗亚尔港,1692年震后,这座港城的2/3都滑入了加勒比海。
  面对地震的摧毁,作者感叹:即便在21世纪,大地震基本上还是“天灾”,换句话说就是完全在人的控制之外。或许这也暗示了对于地震人类不愿想太多的主因。我们本能地视自身为自由人,掌控自己的命运,而非受制于自然力量的受害者。
  【编辑:吴蕾】
  (作者:叶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