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下书店该如何生存:专项基金扶持实体店

2013-03-07 08:5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法国巴黎莎士比亚书店内,延伸至屋顶的木质书架。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江商报)曾几何时,空闲时去书店转转,待得二三时,带走一摞书,是城中百姓惯常的生活。现在,鼠标一点,快递送上门来,生活方式的改变,传统书店也难以为继。就在一个月前,深得武汉读书人偏爱的武大三联书店倒闭,引起阵阵唏嘘。而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张抗抗再次提案,建议政府采取措施扶持实体书店。在数字化的当下,书店应该如何生存,这个问题再次摆到我们面前。

  武大三联书店:

  坚持了十三年

  没有青春文学、魔幻悬疑,不卖教辅,在武汉拥有大批死忠粉丝,但这种坚持不能阻挡它日渐黯淡的生意。

  13年前,郜定峰在母校门前开了这间书店,2013年1月15日,他却在豆瓣“武汉三联书店”小组发表了告别信:“不搞了,零售店彻底关了……辜负广大爱书人的厚望了。”春节前,三联书店悄悄关门。

  同一个帖子里,还可以看到郜定峰于2009年写下的困惑,“武汉大学可是全国有名的大学啊,为什么?难道各位老师都不看书嘛?就那么几个老师来看看书,太少了啊!”不过,当时的他还颇有斗志,积极地寻求改善,反思不足,在小组里收集了很多读者意见。比如,宣传没到位,读者读书环境不够好,定位有问题……

  昨天再说起这个话题,郜定峰甚至不愿多谈,“实体书店倒闭是大势所趋”。三联书店已经亏损几年了,“差不多三五年来,每个月只有10%的毛利润,刨除房租、水电、人工等所剩无几,”郜定峰说,一大问题是读者现在都在网上买书了,实体书店的读者少了,另一大原因则是房租的不断上涨,去年年底,涨到将近一万。“做了这么多年,对书是很有感情的,但是我的还房贷、买奶粉、生活。

  张抗抗:

  请为书店留下一角之地

  “自2010年开始,曾经门庭若市、经营有方的北京‘第三极书局’、‘风入松’书店、上海‘季风书园’的四家分店等著名书店相继停业。2011年年底,光合作用全国连锁书店关门;2012年春节前夕,成都时间简史书坊、上海万象书店突然倒闭……”

  这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提案中的话。连续三年,她都在关注实体书店。2011年,张抗抗已经在两会上提案《建议政府扶持传统书店及纸质书业的提案》,同时关注传统书店和纸质书业,建议国家应出台对传统出版产业减免税赋、免除传统零售书店所得税等政策。

  这在当年就引起了媒体和读者的许多关注,全国政协委员曹可凡也于今年提案建议加快对实体书店的扶持。2012年和2013年,张抗抗再次提案建议政府扶持实体书店,比之2011年的提案更详尽、有条理,这两次提案内容基本一致。

  她提出了四个方面的建议,包括对网络书店的图书销售价格进行限制和管理;建议政府对实体书店进行大幅度减税;建议各地政府把实体店纳入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在城区规划中为书店留下一角之地,用于文化建设的政府拨款,也应向民营书店适度倾斜;建议设立图书公益基金等类似性质的民间或半官方机构,对资金流转困难的民营实体书店进行定期资助。

  上海:

  专项基金扶持实体书店

  2012年,曹可凡、巴金女儿李小林等政协委员在上海市政协会议上呼吁政府出台相关政策,以专项基金方式,给予实体书店一定的支持。上海新闻出版局迅速作出反应,出台《上海市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扶持资金管理办法》,每年拨出专项资金,对实体书店进行扶持。上海市成为首个对实体书店进行扶持的城市,杭州也于去年出台政策,有媒体报道称北京也正在制定相关政策。

  4月,鹿鸣书店、季风书园、上海图书公司、千彩书坊等35家实体书店共同获得500万元的资助。这一政策可谓给上海实体书店带来了一些希望,2012年下半年,上海两家大型书店开业,一些“中、小、微”,“专、精、特”书店也应运而生;2013年,将有三家营业面积逾千平方米的外地书店进军上海。

  法国巴黎莎士比亚书店,位于巴黎圣母院附近,是巴黎最大的英文二手书集中地。店内每天都吸引着世界各地无数旅客到此参观拍照留念,不仅仅因书店自1922年以来那些广为传颂的名人作家的逸事,更因为这里代表的是一种浓厚的人文主义精神以及对爱书人和创作者的尊重与宽仁之情。该店最早的创始人曾为乔伊斯出版《尤利西斯》,如今的书店店主西尔维娅·惠特曼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书店是最民主的空间。”这些正是莎士比亚书店精神的最好体现。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