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十年未写长篇 新作聚焦:知青一代的命运

2013-03-07 08: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年满花甲的韩少功仍笔耕不辍

  2013年第2期《收获》封面

  3月12日出刊的2013年第2期《收获》杂志,将刊登作家韩少功的新作——长篇小说《日夜书》,这距离他上一次发表长篇小说《暗示》已逾10年。韩少功前日透露,“《日夜书》是一本描写知青一代人群像的小说,从他们知青年代,一直写到现在,但重点还是这代人在当下的命运。”小说单行本也将于3月底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献给自己这代人的纪念”

  “献给自己这代人的纪念”

  《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前日表示,《日夜书》共20多万字,最新一期《收获》杂志将完整刊载这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不适合分两次连载,所以这次的《收获》刊发的中短篇小说会很少。”《日夜书》完成于去年6月,但在过去的半年多中,韩少功一直在进行修改,“他先后给我发了七八次邮件,给我新的修改稿。对这部新作,韩少功非常认真。”

  这些年,韩少功一直居住在海南,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表和出版长篇小说了。韩少功说,“按照我的创作速度,每隔四五年出版一个长的东西。上一次长篇作品是一部散文《山南水北》(2006年),再前面的长篇小说是《暗示》(2002年)。”

  今年1月,韩少功刚刚过了60岁生日。在这个年岁到来之际,韩少功带来的这部新作品有一定的纪念性,他把这部《日夜书》当作献给自己这代人的纪念,“所以我在这里写的就是我们这些60岁的老家伙。”“中国的知青和老三届都要60岁了,很多人都陆续退休了。所以我通过这部小说来做一个回顾,而且也正是合适的时候。”

  “这不只是一部知青小说”

  “这不只是一部知青小说”

  韩少功对记者强调,这不只是一部知青小说,“小说里人物的背景是知青身份,但叙事的重点还是这个时代。小说不只是关注知识分子,还有普通工人、个体户和官员,我写的是这代知青的当代群像和他们的当代命运,就是一代人的命运。”

  很多作家都在反复写知青,但韩少功表示,“对于知青这代人,我想写得更真切一些。以前的作家写的也都是真实的东西,我只是从不同层面去写,我只想写我看到的东西。人家说过、写过的,我会尽量少说。”

  但程永新从这部小说里看到的是一群知识分子思想脉络的梳理,“描绘了中国当代复杂思想的起源和脉络。”程永新说,“小说叫《日夜书》,这跟小说蕴含的思想吻合,有白天就有黑夜,有正面就有反面。”

  《收获》杂志编辑王彪概括了小说里主要的人物特质:永远搞不清自己的衣物,以至于所有的东西都被“公用”的艺术青年大甲,后来却摇身一变成了现时代美术界的宠儿;精神领袖马涛是许多知青的导师,才华横溢,但他的自私与极端的自我中心却给家人和朋友带来灾难;在农村如鱼得水的大哥式人物郭又军,却无法适应市场经济,妻子出走,连女儿都要嘲笑他无能。王彪说,“那段知青生活被血肉相连地融入当下,让我们重新审视。”

  (据东方早报)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