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民间砖瓦收藏家:古砖瓦藏着城市的故事

2013-03-13 09:5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武汉民间砖瓦收藏家刘文斌在研究一块古砖。本报记者徐楚云摄

  长江商报消息刘文斌拿出手机,给我看关于“左寡”的出处。“据《孙子兵法》——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这是刘文斌淘古砖的一大乐趣。他喜欢研究这些,因为“有一种进入历史时空隧道的感觉”。

  收藏古砖十几年,刘文斌藏砖约3000品(品为古砖研究中的一种专业量词,有等级种类的意思),年代跨度从战国时期至当代,“每一块都不重样儿”。他将这些砖瓦按照“纪年”、“记地”和“记名”等进行系列分类,从淘古砖到收藏,刘文斌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砖家”。

  本版稿件本报记者王巧爱

  拆迁工地上,被一块

  “英造”的砖绊倒

  刘文斌结缘古砖,因一场意外。“是被一块砖绊出来的兴趣。”刘文斌说。

  2002年,他经过武汉第六棉纺织厂,遇上其职工宿舍拆迁。路过工地的时候,他被一块砖绊倒了。原本为此不爽,却发现“那块砖有点不一样”,刘文斌捡起来看,上面印着“英造”两个字。

  他上前跟那里的老工人搭讪得知:原来棉纺厂里的设备是从英国运过来的,因为有贸易往来,这种砖是阜成厂在英国订制的。这一绊,竟触发了刘文斌对古砖的兴趣。从此,他开始寻找、收藏古砖。

  一旦听说哪里有老房子拆迁,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有一天深夜,他得知武泰闸一带拆旧房,大部分旧砖第二天就会被运走。刘文斌一刻也待不住,骑了两个多小时自行车赶到现场,清了一夜,捞了几块晚清珍贵砖瓦,这才骑着车吭哧吭哧地回了家。

  十几年来,从城墙砖到民宅砖,从记地砖到记名砖,从最远的战国时期到当代的砖,刘文斌收藏的古砖竟达到了3000多品,其中宋代、明代和清代的砖占绝大多数。因他对民宅砖更感兴趣,所以大多收藏都是民宅砖。

  刘文斌收藏的砖,最大的特点是系列收藏,比如记名砖,“永和”、“永泰”、“永发”等“永”字系列的民宅砖,还有“前军”、“后军”、“左军”等“军”字系列的砖。像“永”字系列的砖,就是民宅砖,厂家生产后打上各自的logo,有益于企业推广各自的品牌。

  寻找古砖窑

  为了更深入了解古砖,武汉郊区的古砖窑址,也是刘文斌经常去的地方。

  2008年,湖北省博物馆收藏了一款打有“KTY”烙印的砖。稀奇的logo,让众多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时间,各种版本的传言流传开了。为此,很多收藏古砖和爱好古砖的人打电话向他求证,想找寻答案,刘文斌开始考证。

  2008年秋天,刘文斌先后四次前往早年的汉南农场——印有“KTY”字样的这款砖的原产地。那时候,交通还极不便利,只有汉阳王家湾才有去汉南的车。为了不耽误来回的车,刘文斌得大早就起床收拾。早晨8点从武昌出发,9点多到汉阳王家湾,再坐土巴士,一路颠簸,到中午11点多,他才能到达汉南。

  “那时白天已经很短了,没一会天就黑了。”要赶上最后一班车,赶在天黑前回家,刘文斌不得不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了解考证一些东西。

  他向当地人了解到,那里早年集中了好几家造砖的厂子,原有水洪口、窑头口、黄金口等十几品砖。因青砖在生产中必须选择靠近水源的地方,而当年的汉南农场就在东荆河古道(注:东荆河为汉江支流,经汉阳至沌口入长江,全长140公里)。凭借地理优势,这里生产的青砖质量好,当地人就用打着“KTY”logo的青砖铺地和砌墙。“KTY”是窑头口的另一种表述。刘文斌说,这砖已有百年历史。

  “只有让更多人看到,这些砖才有存在价值”

  在武汉市档案局送给他的一本古砖集子中,收录了他收藏的每一品砖。年代最久远的是在起义门附近的民宅拆迁时发现的一品砖,上面还有不规则的花纹;窑户刘兴周造的两品砖“候补同知邱之芬承造”和“江夏知府邱之芬承造”,可以看到邱之芬为官变迁……而最让刘文斌兴奋的,还是那品印着“SHINAGAWA”的民宅砖。

  2003年,刘文斌在汉阳南岸嘴码头淘到一品印着“SHINAGAWA”logo的青砖,“当时一看就觉得是那么回事,只是不懂是什么意思。”

  回来他查了很多资料,也咨询了别人,可一直未能破译其涵义。后来,他将照片发到网上,武汉大学一名留学生给出答案——这是日本品川县“耐火砖”株式社会生产的。后来,他还特地搬着砖去找邻居家的日本女婿证实,得到肯定后才落下心来。

  后来经查证,刘文斌发现:汉阳铁厂在1914年至1922年间,与日本有贸易往来,武汉向日本出口矿石,进口砖瓦建材。“这种砖,就是那段时期来到武汉的。”刘文斌称,“SHINAGAWA”砖比同等大小的砖质量更好一些。

  对于刘文斌收藏古砖这件事,并非总能得到支持,他的家人并不赞成。他淘回来的古砖,有好些他都觉得有价值,却被老伴扔了;还有一些,被儿子在修卫生间时用了。

  “这些砖我一个人对着,没啥意思”,刘文斌一直对收藏来的这些古砖有些发愁,带过几个徒弟,但大多还是自娱自乐。“如果能够把这些砖陈列出来,给每一品砖配图,让人们知道这些砖背后的故事,才能真正体现它们的价值。”这些想法,他想了很多年了,一直没能实现。他也常跟藏友们说起,希望能有企业和相关部门与他合作,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城市古砖瓦背后的故事。

  刘文斌

  酷爱收藏古砖,家中藏有古砖3000多品,被称为“砖痴”或“砖家”。现兼任武昌区文物局顾问。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