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新作《涂自强的个人悲伤》 聚焦蚁族命运

2013-03-14 09:2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 记者范宁

  【编者按】又是一年春草绿,在这个耕耘的季节,作家也纷纷拿起手中的笔“耕耘”起来,那些写在春天的文字,有如春草般生命力顽强,又如春花般自由开放着。

  今起,本报开辟专栏报道湖北作家新近推出或正在完成的作品,带你先睹为快,敬请关注。

  差不多10年前,著名作家方方在报纸上读到一则新闻,那是一个农村的寒门学子走路到武汉上大学的故事。于是,在方方的视野里,年轻人涂自强向她走来。

  今年,《十月》杂志第二期刊发了方方的新作《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一个放了多年的题材,延展成一段城市“蚁族”的命运坎坷路。昨日,方方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故事

  阳光男孩无法完成的逆袭

  “在我的印象里,那个从农村来武汉读书的年轻人,曾经睡在路边的草垛里,曾经拿着一大把零钱交学费。这让我想写一个短篇,但又觉得准备不足,先放下来了。后来看到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的问题,那个年轻人又冒出来,所以有了这部小说。”

  和普遍认为的寒门学子的忧伤柔弱形象不同,方方笔下的涂自强阳光、积极、乐观、坦然,“具有所有年轻人应有的性格优点。”

  涂自强在学校的食堂打工,兼职家教。走在武珞路的霓虹光影里,涂自强暗下决心,要努力过上优越的生活,成为城市的一员。涂自强本来准备考研,但父亲去世让他错过了考试时间,匆匆毕业的他加入了“蚁族”的行列,带着母亲浮沉于都市的人潮人海。最后压垮这匹顽强“骆驼”的稻草是肺癌,哪怕他再阳光再乐观,却没有多出一个10年,来完成梦想中的“逆袭”。

  心声

  写作最关注人的命运

  在这部小说里,方方只给涂自强取了名字,其他人物均冠以某同学、某老板的代号,她把聚光灯打在涂自强身上,冷观那个燃烧的生命缓缓熄灭。在她看来,涂自强可能代表了人海之中的你、我、他。《十月》杂志的主编宁肯,在谈到方方这部小说时感叹,方方太有现实情怀,而方方对此笑言,自己最关注的还是人的命运,“他触动了我,所以我很想把这个命运表达出来。”

  涂自强在临死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是我个人的悲伤”,在生命的尽头他依然乐观,这与他的命运也形成强烈的反差。

  采访结束时,记者问方方,如果多年前就动笔写那部未出世的短篇,结局会是如何?方方说,那时还没想那么多,涂自强可能会千辛万苦筹到学费,克服困难,然后走进象牙塔,走进那个充满希望的新人生……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