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易中天 请与我在历史深处相见

2013-05-13 09:43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讯 记者杨扬

  5月2日,易中天发表微博,短短百字即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2012年3月,《易中天中华史》方案启动,策划和预备期长达一年。在此期间,我对外宣布‘休假式治疗’,实际专一写作本书。它的出版,则是一个‘五年计划’。我们的设想,是从2013年5月起,每季两卷与读者见面。”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微博网友热议,称赞者有,但更多是质疑。更有业内人士直言,“直觉告诉我,易中天教授精神发生了问题。”

  从《百家讲坛》走红被冠以“学术超男”封号,到出任央视民生类访谈节目《一起聊聊》主持人,直至现在被批“易中天的中华史实为疯狂史”,易中天几“易”身份,每次都被舆论推至风口浪尖。他会如何回应这一系列争议与质疑?已经66岁的他为何这么“爱折腾”呢?5月6日晚7时,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在上海接洽出版事宜的易中天。

  访谈实录

  楚天金报:您何时会再回武汉,和家乡的读者亲密接触?

  易中天:预计10月,我会参加武汉大学校庆。那时桂子飘香,是个让人陶醉的好时节。

  楚天金报:很多人质疑凭一己之力书写整个中华史会有许多错漏,您如何回应?

  易中天:我绝对严谨地考证文献、文物与古文字,比如上海博物馆清史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院长,我都经常请教。我没有请任何人代笔,但本书的编辑团队、顾问团队阵容都很庞大,他们的能力也值得信任。

  楚天金报:您说会从思维方式与表达方式上进行改变,能具体谈谈吗?

  易中天:我写的《中华史》因为对历史素材有所取舍,所以说到底是我眼中的历史,是有我的价值观印记的,这就是思维方式。表达方式我会用侦探式的结构语言,每一本书都如同破几个历史迷案,非有悬疑的不讲,呵呵。我现在每天十一点上床,看半小时书,都看的是侦探书籍呢。

  新动向

  源于65岁生日时灵光一现

  “稍等我一会儿,我要跟韩寒说声再见”,在饭局中抽空接受专访的易中天显然不得闲,可他的绅士风度却不是装的,聊天的热情亦不是。“我从决定提笔开写那天起,就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不看报纸、不看电视,要不是现在出来参加饭局,我连海天盛筵这样的新闻都不知道!”

  的确,从2012年9月到2013年2月,易中天的博客与微博停止了更新,似乎有意与公众保持距离。这是不是他“密谋”为新作《中华史》而做的准备?易中天哈哈大笑,爽快答道:“的确是。”可是,易中天有心暂别喧嚣,喧嚣却不愿放开他,细心查看他的百度百科说明,已新添上了一句:“2013年,隐居江南某镇,潜心写作《易中天中华史》。”当记者追问他究竟隐居在哪,他又一次得意地笑了:“那怎么能告诉你?这是尤其不能告诉媒体的,不然都跑到我那去,我哪写得成东西?”显然,易中天享受着与媒体若即若离的距离,只有谈及他的新书,他才有勃勃兴致。

  《易中天中华史》分为六部,每部六卷,将从中华文明的神话人物女娲写起,写到邓小平。从古至今,洋洋洒洒的中华历史著作并不少见,易中天为什么要重写中华史?他说这算是“多年的蓄谋已久”,因为写一部历史著作一直是他想做的事;但这也可以说是“某天的灵光一现”,他在这一天“突然找到了合适的表达方式、出版方式”。记者也套用一次易中天言说历史的方法——一切要从2012年2月8日说起。

  新目标

  我要写的是一部“史诗”

  易中天在去年2月8日,满65岁,步入66岁。他在今年5月2日的长博文中回顾那一天的心迹,“我成为一个六十五岁的中国男人。农历正月十五刚刚过去,空气中还弥漫着鞭炮、饺子和汤圆的味道。按照传统习俗,元宵节后,中国人的年才算是过完了。意犹未尽的天神地祇人鬼将重返上界,继续看守和看护着我们。活着的人则开始世俗的忙碌,朝九晚五或东奔西走,埋头苦干或醉生梦死,并把这些称之为生活。一切如常,并没有异象和变故。然而我,却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这种身份认同的怀疑与解答如何进行?

  易中天说自己突然想到一个句子,这个句子点亮了他所有的灵感,启发了他的心血来潮,让他最终做了决定——要用重说历史的方式,言说中华根、中华魂、中华梦。“我的书里有许多这样的句子,我可以对家乡的读者剧透一下,比如今年8月会出版的第4卷里就有‘赵襄子又看了豫让一眼,然后泪流满面,他叹了一口气,说,拔出你的剑来。’”没读过这段历史的人可能不明所以,可看过的人会立即回到悠悠历史中去,置身于那氛围之中。他说“我写的是一部史诗,绝非近几年流行的通俗历史书籍可比”,而他更希望“与读者在历史深处相见”。

  新回应

  请质疑我的人放心

  在易中天看来,《二十四史》基本上是“帝王家谱”,《资治通鉴》则是可供统治者借鉴的历史经验和教训。正因为如此,“与统治无关的史料,自然是视而不见;与王道无关的思想,也自然只字不提。倒也不是故意屏蔽,而是根本就不可能有那样的研究。”他认为,汗牛充栋的各类中华史,大多没有全球视野和现代史观,因此他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思维方式和表述方式,将在直觉、逻辑和证据的基础上,书写人们“不知道和想知道”的历史。

  可面对易中天的“放言”,安徽人民出版社总编辑丁怀超尖锐地批评:“这样的‘大历史’书,也许能够博得一时叫好,却无法自立于史书丛林之中。易老师著作已经等身,引人收藏细读者有几种?与其如此疯狂地写那么多卷,莫如五年写出一本书来。”

  易中天本人如何看待这样的质疑?他淡定且傲气地说:“首先,我没有否定经典史书,我也否定不了。我不能说能超越前人,我只能负责任地告诉你,无论从思想、内容、文笔、形式都完全超越、刷新我自己。其次,我拜托贵报向关心和质疑我的人致敬,请他们放心,我一定会完成在他们看来‘不可能的任务’。”

  他何以有这种自信?易中天有些顽皮地说:“因为我是用非常规手段来写史啊。5月中旬《易中天中华史》第一卷《祖先》、第二卷《国家》就会首发,其中《祖先》从女娲讲起,而后3700多年,我从断裂带、关注点、价值观这三方面选择素材,只写与中华民族命运选择有关的内容来书写,当然工作量会少很多。当然,亲爱的,哪怕是合同文本都会规定,非人力可抗因素除外。如果我哪天不幸遇难,我也就写不成了。但除此以外,我必会坚持到底。我现在就已经写完第4卷了。”

  新青年

  再不折腾就老了

  从语言即可看出,易中天是个敢说敢做的人,也是个感性的人,他作的每一个大决定都是靠冲动。“我18岁的时候,受苏联小说《勇敢》的影响,自愿报名支援新疆,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生活了10年,从一个学生娃娃变成军垦战士,忍受着知识的饥渴,还有性的饥渴……后来以同等学力考上研究生,开始做学问,在书斋里面写论文,写著作。”易中天的前半生的确是“福与祸,都曾受”。

  2005年,58岁的他开始在CCTV-10《百家讲坛》节目里讲解历史,品评“汉代风云人物”,因其白话式的幽默分析,受到追捧。2006年开始制作《易中天品三国》,因《三联生活周刊》的封面标题,而享有了“学术超男”的称号。2007年11月,他在上海出版了新书《帝国的终结》,同年荣登“2007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引发广泛关注。2010年环球日报将其与郎咸平、韩寒、袁腾飞等人推为“中国十大直言君子”。耳顺之年的易中天抓住了机遇,他性格中那些跳脱的方面被媒体“挥发”出来。

  之后几年,易中天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很多人都揣测他过上了退休生活。可今年2月,CCTV1一档名为《一起聊聊》的全新民生类访谈节目亮相,大家发现主持人竟然是易中天,这引得不少人大跌眼镜,惊叹“学术明星”转行做节目主持人,有点难以接受。可他自己却在这几种身份间转换自如,“写书的时候,节目还是要录的”。他说:“我好像一直在转型,或者说一直在变,这也许跟我的名字有关系,因为‘易’就是‘变异’的意思。我觉得,国家要安定,个人可折腾。年轻可以折腾,因为他来日方长;老年人也要折腾,因为他机会不多。一个老年人,如果不断地刷新自己,那么就能做到,六十六岁的年龄,四十六岁的心脏,二十六岁的心灵。”当记者问及最不能割舍的是哪一个身份?学者、教育者、媒体人,抑或是作家?他想了想,笃定地说:“新青年。”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