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我们听8090后说相声

2014-04-12 11:04 来源:
调整字体

  这一夜,我们听8090后说相声

  罗勇(左)钟豪(右)正在表演相声。

  徐永刚(坐者)正在指导相声爱好者。

  记者周华摄影记者詹松

  传统范儿

  晚上8点要开场表演,罗勇从武昌火车站附近的家出发,钟豪则从武汉大学过来,师兄弟几个到大东门的长春观素菜馆会合,这里是德云相声联盟的演出场地,目前已经有了相当多的粉丝。

  每周四和周五晚上,他们都要上台给大伙讲相声,提前一两个小时到达,没多的时间寒暄,就先在楼上的房间里演练起来,惹得附近的一些客人都为之侧目,发现是在排练相声,忍不住放下筷子,细听起来。

  这几位年轻的相声演员,都是天乐社的成员,有80后,也有90后。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喜好,付出汗水和努力……

  早上起床就到江边练贯口

  “贯口是我们的行话,不管是演戏还是演相声,都要练基本功。演戏是要唱念做打,相声则要学会说学逗唱。贯口就是练说,有一张利索的嘴皮子还不够,还得要说得清楚听得明白,不练哪行?”1986年出生的罗勇已28岁,是当晚几个演员里的师兄,说到相声,他滔滔不绝。

  不过他的普通话,还是带着湖北口音,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练过,想过好多办法练,没办法改了。后来倒是成了自己的特色,条条道路通罗马,湖南的大兵方言相声也说得挺受欢迎嘛!”

  罗勇有家自己的公司,做礼仪和庆典布展之类的业务,虽然很忙,但每天还是会抽出时间练习相声。早上六点半就起床了,只要不是瓢泼大雨,他就开车到江边,选个清静的地方,平心静气地说上那么一长串子话,诸多的绕口令、经典的八扇屏、报菜名……一口气都能熟练地道出,偶尔有闲人经过,听到之后,大为惊异,不是看艺术家的崇拜眼光,就是看怪物的怀疑眼神。他不以为意,照样练自己的。

  大学时候,他就喜欢上了相声,先是自学,模仿、揣摩前辈们的段子,在班级、学校的活动都来上一段,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他长了一对酒窝,言笑间,憨厚里透着精明,脸型又和马三立老先生有几分相像,表情又生动,带着喜感,又很有亲和力,自称最帅的相声演员。自学的时候,以为跟得上速度快就很牛,跟专业老师学了一阵才明白,“气口”更重要,接的时机和节奏要把握好,变快为慢,学会和观众互动,那相声才算说到家了。

  不过现在说相声压力挺大,资讯发达,所以也得与时俱进,若老说些别人都知道的段子,抖包袱都不带响的。怎么办?跟着变!《来自星星的你》最火的时候,他就把经典台词编进去,最近有什么时新的趣闻轶事也加进去,观众听后会心一笑,这效果就达到了。

  可要做到这样,也不容易啊,忙了一天,别人回家都是休息休息吧,他得上网接着学习,得按照师傅的吩咐随时随地蹲点观察:不同的人怎么走路、说话什么表情……看个电视,也琢磨着是不是有什么题材可以用得上。有人说他都当老板了,何必还忙着搞这些玩意,他却坚持至今,即便是在毕业初期为工作为生活四处奔走的艰难阶段也没放弃过。

  名校才子会中英文“苏三起解”

  钟豪则是一位90后,武汉大学大四学生,金融专业,却爱上了相声,并找专业老师开始学起来。他有一副好嗓子,且普通话基础好,唱功上练习得挺多。台下戴着眼镜,斯文才子模样,一上台摘下眼镜,换上长衫,不由得让人想起电影里四大才子模样,当然这不是贬义,自称最帅的罗勇都称其“长得最帅”的相声演员。

  除了一样坚持练“贯口”,钟豪还练唱功,早上起了床,抽空就要咿咿呀呀几声,吊吊嗓子。学了几出京剧,还能细声细气地学女声,唱了京剧版的“苏三起解”,又唱英文版,宿舍的兄弟们都习以为常了,该干嘛干嘛,倒是偶尔经过听到的人,大多会惊异一番。

  如今,一段介绍张飞出场的话,“只见张飞豹头环眼,面如镔铁,黑中透亮,亮中透黑,海下扎里扎煞的一部黑钢髯……”好长一段,他噼里啪啦,一口气都轻松道出,让人听得都目瞪口呆。这时捧哏的那位在他忙了半天之后却接了一句“你欠我的钱啥时候还?”顿时惹得台下大笑不已。

  除了练这些经典的贯口基本功外,他还在网上学习前辈们的段子,看到好玩的有趣的都收集起来,甚至同一个段子不同人的表演,都对比着细看揣摩。如今,电脑里已积攒了近20G的容量。

  在传统的相声表演中,一个完整的段子一般有四个步骤,一是垫话,前面介绍铺垫小试深浅,二是瓢把,承上启下的,三是正活,就是主题了,最后是底儿。同样一个段子,有人说好笑,有人说就不乐。所以看起来简单,其实学问还是很大的,得什么都懂得,什么都学。钟豪介绍说:“比如张飞那段,老师就要求我不仅要练好,还要好好看看三国演义的原著,看是在什么背景下的故事,有些什么相关人物,想想他是什么表情语气,要演得到位才行。”所以呢,他觉得自己还得继续不断地学习练习了,“什么时候能像师傅那样,信手拈来,都成段子,那才好呢。”

  即将毕业的他,打算把工作也定在武汉,这样以后可以继续学相声了。

  相声在武汉活力四射

  “相声是让人乐的。国内外演艺圈不少艺人自杀,谁见过相声演员自杀的?”徐永刚开口就给人启发。他是天乐社的社长,郭德纲的师兄,也是罗勇和钟豪一直想拜的师傅,一个在武汉的天津人,更是热爱相声的名演员。退休之后,花甲之年,他又办起了相声茶馆,把传统的相声艺术推广给更多人。而罗勇和钟豪他们就是慕名而来的学习者(暂时不能算是徐永刚的正式徒弟,在相声界拜师傅是件很神圣的事情。)

  “像罗勇这样的80后90后们,知识面广,善于学习和利用新媒体交流,却执着热爱传统艺术,给相声表演带来了新鲜血液和活力,很难得。”徐永刚说,“我也很乐意指导他们,对这些孩子们寄予厚望。”

  如今,罗勇他们的演出已逐渐得到认可,周四周五的演出差不多都是满场的。除了他们这些爱好者,目前武汉的许多高校喜爱相声等传统艺术表演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成立了各自的相声社团。相声,这一传统曲艺,在武汉正散发着青春的活力。

  读者体验

  逗人乐,没那么容易!

  相声谁没看过啊?可自己来演一演,如何?邀请了四位读者体验之后,都认为:逗人乐,真是高科技!一般人还真干不好。

  最先一试身手的是24岁的小丁,大四学生。找来一张纸,写好一段相声演员们练得熟得不能再熟的“报菜名”。结果,他一口气读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开始咳嗽,脸都憋红了,读不下去了。至于语音准不准,姑且放一放。看此情景,唯一一位美女李凡也试了一下,稍微好一点点。但语速明显慢一点。还有两位男生黄秦和牛松连连摆手,说干脆放弃,自己可没好声音里华少那么牛的嘴皮子。

  试了“贯口”后,用手机在网上随机找了一段郭德纲表演过的段子《吃饺子》,选了4分钟的内容。黄秦在公司年会上表演过笑话,这回自告奋勇来逗哏(相声的主角),牛松被推举为捧哏(相声的配角),小丁和李凡也先帮忙记一下台词,临时当个“助理”。黄秦和牛松对了两遍台词,觉得差不多了,开始摆起架势表演,结果几句之后,牛松却忘了词,急得李凡赶紧小声提示。好不容易磕磕巴巴演完了,观众没笑,牛松自己尴尬地笑了,挠着头皮说:“看着蛮可乐啊,怎么你们都不笑呢?”李凡心直口快地说:“你光顾着说,就像在背书,真的不好笑啊!”想不到相声听着可乐,演起来这么多门道呢!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