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第二届奖金或增加到20万

2015-04-12 15:04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凤凰网)昨日上午10点,路遥文学奖获奖作家阎真到西北大学文学院讲座,据悉这也是首届路遥文学奖文学周陕北行的压轴活动。 从4月4日起路遥文学奖组委会和获奖作家阎真、著名文学批评家李建军等一行到延安文汇山为路遥献花扫墓,参观路遥文学馆,到路遥家乡清涧参观路遥故居等。

  阎真:我和路遥一样,写的小说与生活没什么距离

  著名作家阎真是首届路遥文学奖获奖者、中南大学文学院的副院长,昨天他在西北大学文学院以《活着之上与中国大学》为题发表了演讲。在谈到路遥时他告诉华商报记者,“陕北行让我很有感触。路遥从这个地方出来,成长不容易,有着顽强的奋斗精神。路遥把文学当成自己的终生信仰和使命,还是很令人感动的。文学作为生命的信念,对他来说真的没有功利主义的思考。我之前没去过、没有感性的体验,这次陕北行真的非常有收获,我们到他小时候住的地方,还在清明节期间给他扫墓。”这次活动对阎真在文学创作上将有什么影响呢?阎真说:“虽然我不能深刻体会陕北文化,但陕北作家群的那种精神,对待文学创作的认真,还有那种刻苦还是深深震撼了我。”

  阎真认为路遥留下的文学遗产根本的一条,就是对文学用生命去投入,这种精神其实在陕西作家中表现得特别充分。“柳青为了写《创业史》带着全家在陕西省长安县黄甫村一生活就是14年。路遥为了写《平凡的世界》也付出了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的代价,路遥曾经说过幸福与物质没有关系,幸福是纯精神的,当然说得非常绝对,但是这个绝对的表达就是他的人生观、世界观,这也是我们了解他的一个重要方面。”

  谈到“路遥热”,他说:“这并非突然之间发生的事情,其实‘路遥热’是有着深厚的基础的,遇到一个合适的契机爆发了。电视剧可能是一个因素,他的《平凡的世界》长期占据销量排行榜。而一般的小说,过了一段时间读者关注的热度就降下来了。改革开放以来能达到这个效果的可能只有几部。除了《平凡的世界》,还有余华的《活着》等,尤其《平凡的世界》是多卷本。这种生命力也倒逼着搞文学批评的人和文学史家来思考我们关于经典叙事的定义和观念。文学一定要有普通的读者、情感,要有交流,要有沟通,这也是路遥文学的另外一个方面。”

  阎真的小说《沧浪之水》出版有13年,已经出版了66版,今年元月出版的《活着之上》获得了首届路遥文学奖。阎真说:“我和路遥一样,写的小说与生活没有什么距离,生活中有的事情我才去写,凭自己想象写一个事情我不踏实。”他说自己的《活着之上》里没有戏剧性的东西,都是生活中平平常常的事情。而他被路遥文学奖评委会看中,也因为他的作品直面现实的精神。

  高玉涛:路遥文学奖奖金可能增加到20万

  路遥文学奖发起人高玉涛谈到这次陕北行有着太多的感动。他说喜欢文学的人多了,看过《平凡的世界》的人多了,外地的评论家和作家对路遥有了更多的认识。“因为路遥文学奖的诞生以及引发的关注,再随着电视剧的播出,很多人回头来反思,过去是否忽略了路遥,误解了路遥?对路遥文学和艺术的关注不够?他们对路遥的价值、精神和作品也重新进行着审视。”高玉涛还透露路遥生活学习过的地方还邀请他们到当地中学、大学去做报告,让他们再次感受到“路遥热”的影响。

  因为首届路遥文学奖有一些争议,对此,高玉涛表示在下一届奖项上,他们会做进一步调整。“新一轮奖项从去年12月份已经开始,我们作为民间奖项,又是刚起步,没什么经验,处在摸索和学习的过程。这一次我们希望多学习国内外比较成熟奖项的经验,更规范、更专业、更有公信力,形成良性循环。”他还表示为了避免争议和质疑,会对评委的代表性方面进行调整,增加终审评委的数量,增加一线的评论家。同时奖金上将有所提高,可能增加到20万元。但是也有专家认为奖金金额要稳定,否则对首届获奖者不公平,“但我们觉得文学奖项应该是动态的,向前发展的,只要有好作品就该重金奖励,否则宁可空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建军,昨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路遥热’是一件让人鼓舞的好事情,它说明了这样一些问题——文学需要有大情怀和大境界,真正的好作家读者是不会忘记的,朴实无华而充满道德诗意的现实主义作品是有生命力的,是不会过时的。”在谈到路遥文学奖下一步的发展时,他表示:“作为一个民间文学奖,路遥文学奖的存在有助于改变文学评奖模式过于单一的弊端;首届的评奖结果是圆满的,如果能够继续保持这种良好的运行状态,那么,它不仅在弘扬路遥文学精神方面功不可没,也必然会在改变沉闷的文学格局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起步阶段的路遥文学奖很不容易,所以,特别需要社会各界的理解、包容和支持。”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