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在床上,我也在床上--这么的

2012-10-16 14:5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书在床上,我也在床上--这么的

  欧阳修有“读书三上”说,马上、厕上、枕上。马上如今换成车上,而车上实已不宜读书。私家车光线差,还得配专职司机。公交车晃得太凶,挤得太狠,谁还有心思看书。但我也确实见过这样的奇葩:全身紧贴车门前的铁柱,一手一脚缠绕其上固定,另一只手捧书,扭脖注目细读。真他奶奶的让人佩服。地铁上看书的人略多一些,没有玩手机的多。怀疑都只是现代人把自己与环境隔开的一种手段。唯有在火车上读书还算得靠谱。尤其长途慢车,一本《知音》都被人手传递得破破烂烂。飞机上也还凑合。

  厕上是最受大众青睐的,也是最不应该的,容易得痔疮。听说知识份子大部分都有严重痔疮,和这个不良习惯很有关系?

  只剩下枕上了。好好安排,枕上读书是最安逸不过的。怎么舒服怎么来。最好是洗过澡,浑身香喷喷光滑滑,换上棉质睡衣,盖上半新不旧的被子。这是平常三季,夏天一定要开空调,垫凉席,再盖被子。有几个靠枕很重要,脑后、腰后、腿间、脚下,以及其他莫名各处,随时进行高度的调整,就全靠它们了。床头柜也很重要,不能太小,至少能放茶、咖啡、牛奶等各种饮料,能放烟盒及打火机、烟灰缸,糖果、饼干、泡椒凤爪、巧克力……各色私淑零食,棉签、耳挖子、餐巾纸、指甲刀、眼药水……各种想得到想不到反正总会出现的杂碎。最后一张大床,床越大越好。因为人可能会仰着,趴着,侧着,拱着,与床的角度可能会出现360度的变化。如果是夏天,最后也可能会跑到床下去,钻到床底下去。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枕上读书的最终归宿是睡觉。否则就太浪费了。我和某某某讨论了下,都觉得书非枕上不能读也。某某某爱书与床的组合爱到这个地步,每天都要搬一大摞至少七八本书到床上来,一会看看这本,一会看看那本,恨不得每本都看上几页。我不怀好意地想,这简直就像小人得志后的未央生。我就不一样,一次只能看一本,下次接着看,专一得很。

  我们都不喜欢咖啡馆和书吧。在咖啡馆看书,曾经看过一位本地作家在文中写道,某日,又去在本土某著名咖啡馆,坐定,惯常打开他的名牌笔记本,点上最爱的黄金曼特宁,翻开一本XXXXXX……我也去过那家咖啡馆,进去就被吵出来了,跟八十年代的职工澡堂子似的。当然人很少的咖啡馆是能呆得下去的。常去不行,舍不得钱。好些人跟我说过,他们没办法在家里看书,只能去咖啡馆,我觉得也能理解,家有家的吵闹与分神。

  有一次走在苏州街头,走得两腿发软,烟瘾又犯了,抬眼看到路边某著名书店的牌子,知道是有茶座的。立刻如获至宝撞了进去。一楼卖书,二楼书吧,提供免费读书与饮料、点心。阳光很好,空气中有咖啡香,沙发很软,装潢很精致,瓶中花都生机勃勃,工作人员轻声细语,踮脚尖走路,文雅得令人羞愧。今天还有嘉宾来做讲座。一切都好。我们屁股没坐稳,就委琐地跑掉了。因为不能抽烟。

  室内禁烟本身是没什么的。读书时也未必非要抽烟。但不能抽烟,意味着读书的环境不够轻松随意,不够自由散漫,这样子,书也读不下去了。

  最终还是要回到床上来。我说的都是纸质书。电子书正在向纸质书挑战。我觉得电子书当然是有优点的。在任何无聊场合都可以拿出来读而又不显突兀。在目前还极端省钱,我用手机看电子书,一分钱都没花过。有时候,纸质书读不下去的,反而是电子书随时拿出来看一小段。比如《金瓶梅词话》、《光荣与梦想》、《冰与火之歌》,我有纸质书,但看完却是用的电子书。我在考虑可以入手一个Kindle。很多PDF格式的就方便了。

  电子书不如纸质书的地方是什么呢?纸张的色触香,与人的贴肤亲近我倒不太在意。我想的就是它并不太适合带到床上。手倦抛书午梦长,纸质书可以随便抛到哪里,吵架的时候还可以用来远程攻击,你拿电子书试试?中途休息,想闭目养神的时候,可以把纸质书摊在脸上,立刻堕入清凉又黑暗的异度空间,你换个IPad或Kindle也有效果吗?

  更别说我们那在这缩手缩脚紧巴巴度日的人世间,仅有的一点疯狂占有欲了。当电子书统治世界,某某某再无法像未央生那样放荡。我再也不能拿巡视书橱如检阅三宫六院那样的满足。而且我也丧失了向他人借书,观其人抓耳挠腮百般支吾的乐趣了。我将不再是那个著名借书不还令全肥东肥西爱书人闻风丧胆的枭雄,我成了连小气鬼吕叉冰都乐于请回家参观寒舍的普通网友……

  那太悲伤了。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