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读薄书--管志华

2012-10-16 14:5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不妨读薄书--管志华

  记得胡适说过作文有四种境界:最高境界是深入浅出,其次深入深出,再次浅入浅出,最犯大忌是浅入深出。倘若读书以“厚”、“薄”喻之,厚书读出浅薄,薄书读出深刻,境界阶梯恰恰颠个倒序。这一想法,我在如今书店浏览中得到印证。

  现在书店出版物确实琳琅满目,几乎让读者目不暇接,甚至会瞧花眼、看走神。毕竟是信息多元、意识多样,读者成分繁杂、品书口味不一,不少新版图书柜台亮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着实诱惑读者的魂魄。可对这样的好事、幸事,我却抱以怀疑甚至警惕,因为“金玉其外”常常隐藏“败絮其中”,时下“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这是“眼球”带来的“眼学”,需要时时提防“陷阱”。可不是么,我好几次买得厚书像搬运石块,回到家不耐一读。上了老当老到起来,我对“厚书”敬而远之。而今每每走进书店,我总悄悄自我提醒:看书不是看选美,莫误入“彀中”。锥心之余,我很想对出版经营者、编辑家大声疾呼:千万别拿图书当“印钞机”,也别把读者当“刘阿斗”!可惜,他们多半听不到,即使听到也是不以为然的,因为出版业也要赚钱过日子。

  躲避貌似深沉把玩、实为滥竽充数的“厚书”,我倒发现有不少“立壁角”的“薄书”,耐看又不俗。我逛书店淘得文史图书,信手拈来的就有:《文言津逮》(北京出版社)、《读书与治学》(三联书店)、《学史入门》(中华书局)、《词曲》(上海书店),以及《中国历史小丛书》等等。这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家写小书”的产物,篇幅短小,语言浅近,文字动人,意蕴深长,现在流行大开本“厚书”的大排场、小见识,远远不敌“薄书”小空间、大视野,“薄书”著者凭深厚学养、深邃思想,做得朴实无华、言之有物、滋养读者心灵,对读者而言,“薄书”实在学识不薄,交情不薄。

  其实,“薄书”创制过程由繁到简、由博返约,难度更高,功力更深,著家大多高手。但愿我们不要求“厚”弃“薄”,一窝风“厚”,失信读书人,清一色“厚”,掏空买家钱,这无疑竭泽而渔,得不偿失。在此,我建议真正读书人不妨读些具有真正文化的“薄书”。

  "越写越长越印越厚"呼唤薄书

  书越写越长,越印越厚,是作者和出版者共同制造气魄和繁荣的产物。如是这般,鸿篇巨制,洋洋洒洒,体系更宏大了,定价也涨上去了。至于内容是否愈发远离言简意赅,读者的承受力是否出现问题,暂且搁置一旁,不予考虑吧。

  《道德经》5000多字,《孙子兵法》六七千字,《论语》一万出头儿,《孟子》最短的篇章几十个字。传世经典并非大部头重量级,智者妙语贵在其短。也许有人会说,古代印刷技术落后,运输传递不方便,依靠什么金石、竹帛之类,文章自然以短取胜。现代再倡导短小精悍,于书籍的写作和流传实在无足轻重。

  举现代两个例子。

  梁遇春的散文集《春醪集》和《泪与笑》,篇章短,成书薄,风格顾盼多姿,聪明才气尽在其中。26岁去世的他,凭借几十篇散文奠定了文学史上的地位。唐弢说他的文章“快谈纵谈放谈”,废名更是推崇其文“酝酿了一个好气势”。梁实秋回首半个世纪前的文坛,把梁遇春排在周作人和朱自清之间,又提及叶圣陶、徐志摩等人,共同称作20世纪30年代“好的散文作者”系列。相反,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拖沓冗长,大而不当,空话连篇,无的放矢之流,恰如唐弢整整50年前在劝诫文风太长时所援引的古训,“博士卖驴,书卷三纸,不见驴字。”一张契约也要订成厚厚的一册,成为“学术专著”,出版界当戒之戒之!

  钱钟书的作品《写在人生边上》,不足3万字,问世60多年来,屡屡再版。“真惭使纸如水,会须惜墨似金。”钱钟书给老朋友周振甫写过这两句诗,警示乎?自勉乎?我们在其著作中看到了他的身体力行。不拖延笔墨,坚守一方天地又自甘渺小,不浪费人家时间和钱财。“枯槐聚蚁无多地,秋水鸣蛙自一天。”钱钟书号槐聚,盖出自元好问诗。谦逊与自信让智者用微笑给人生这部大书标注的问号和感叹号,诚哉妙哉。反观那些觊觎“书中钱”的灾梨祸枣之作,我们读书人真得先擦亮眼睛,掂掂它的厚薄,看准它的分量,千万别动辄探囊取物,成全了那些徒有其表,金玉其外的“大作”。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