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与集体焦虑

2012-10-16 15:0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专栏简介:吴迪,心理咨询师,两性关系专家,人称“麻辣情医”。感情问题,麻辣对治,问题请发至asklove@nandu.cc,或在新浪微博@麻辣情医吴迪提问。

  如今大家对什么叫负责、忠诚,什么是出轨的概念五花八门,心出轨和身体出轨,哪种更应该被原谅?网上暧昧算出轨吗?找小姐解决性问题算出轨吗?约炮算出轨吗?意见还真不统一。

  一对夫妻找我咨询,老婆发现老公嫖妓,认为他背叛,很伤心。而老公坚持认为嫖妓不动心,与背叛无关,是他自己疏解焦虑的出口。他很重视家庭,认为搞婚外恋的都很傻,为了不影响婚姻,他坚决用钱来解决问题。

  女人痛苦的是忠诚问题。我帮助她看到的是:嫖妓已经成为老公抵抗焦虑的唯一武器,他内心的压力、空虚并不是婚姻就可以帮他填补的。为了家庭安全,他可能暂时放弃,降低频率或做得更隐秘。男人类似的上瘾行为还有约炮、沉迷网络、酗酒、赌博、吸毒。对女人来说,要么放弃婚姻,要么陪伴丈夫治病;对男人来说,必须看到自己深层次的问题并进行治疗,而不是以“嫖妓没有影响家庭”的借口来逃避现实。

  我看过一份国外心理学家做的关于不忠的调查报告,2000个不同年龄、不同国家的受访对象,60%的男人和30%的女人承认婚后有不忠行为(实际数字应该比“承认”的多)。自从人类创造了婚姻制度,就给自己制造了旷古难题:一头求家庭稳定和利益,一头受人性驱使求新鲜刺激,来回折腾。

  焦虑的中国如今堪称“世界第一出轨大国”,男女都很生猛。为什么?非常欣赏刘瑜的见解:婚外恋是无力的人们自制的伪钞,是准入成本门槛最低的对生活的“改变”,一男一女只要有点荷尔蒙就行了,而感受又是超刺激的,貌似无聊的生活就有了意义。

  我有个40多岁男性朋友陷入中年危机,琢磨能做点啥改变:改职业?不会别的,现在事业很好。移民出国?不喜欢。换老婆?不敢。他去学开越野车,成天在外面跑。几年后,他闹了场婚外恋,真爱上了。他是好人,心软,看不得老婆痛苦。3人耗了两年,都搞成内伤,情人放弃远走高飞,夫妻收拾旧河山,接着往下过。用他老婆的话说:想开了也就那么回事,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前不久在《外滩画报》看到一对美国夫妇,用更积极的态度面对中年危机和出轨,他们驾驶一辆房车,耗时一年在路上,重新体验生活的力度,找寻彼此的连接点。

  说起出轨,男人受到的指责似乎更多,但他们出轨的对象无外乎已婚或单身女人。单身女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了男人出轨,只是等她们结婚变成妻子时,立场又立马变了,要求男人要忠诚。此一时也彼一时,都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不过,男人出轨如果被轻易原谅就容易有第二次。

  推荐一本好书《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作卡伦霍妮,西方精神分析学派大师,弗洛依德的弟子,但是后来离开了他的阵营。看了这本书你会明白,原来对爱的病态需要,是神经症人格的典型表现。标志型的语言是:我想找一个能给我安全感的爱人!在真正的爱中,爱的感受是最主要的;而在病态的爱中,安全感最重要,爱的感受是次要的。

  再引一句刘瑜的话:自我是一个深渊,爱情不可填补。我加一句:性也不可填补。一个无聊的生活,不是靠一场婚外恋和约炮可以拯救的。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