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诗歌找到自己的书写者

2012-10-17 15:5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张绍民诗人,北京

  对于诗歌而言,长与短构成两极,要么短到一句话置人于死地或者救人于水火,要么长到淋漓尽致成为独立的一个宇宙。

  谢湘南有自己的长诗世界,而且在1999年之前,他的很多长诗就完成了。那时候,二十多岁的人,风华正茂,才华鲜嫩,写了那么多长诗,足以说明一个诗人的独立思考世界。

  他的长诗从眼花缭乱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隐形的神性,通过想象进行写作。写诗作为追求精神自由的一条途径,在诗人的长诗里得以体现。现实与精神之间的悖谬,在诗人的观察与写作里构成一种心灵展示。

  抽象的哲学与思想,其实与生活以及现实有紧密的相连。《敲击》第1节写道:“我是个居住在圆周中的人∕假如流出一滴泪∕这滴泪还会蒸发成水珠∕再落到我自己头上∕我小心生活∕不敢躺下∕生怕圆周将我射了出去”

  套子里的人,将每一个自由梦想都牢牢控制住。圆,按照常规的理论而言,象征圆满,但还有完全控制的意义。任何完美的美好的事物,都可能成为最为危险的危险品。一个圆与一滴泪之间,显而易见,它们可能是一体,可能是分裂,可能是分离,其中包含的精神忧虑,也就是无论如何,生命都逃不出设定的一个“局”里面。

  这首诗第11节写道:“我像一枚钉子在流淌∕流入坚硬的事物里∕傍晚。整条街响起水果的香∕卖水果的人我都认识∕我散步,在芳香里惦念”

  人生像一枚钉子流淌在钢铁深处,这本来就显示出残酷性,自然其中也包含有坚定性。最为坚硬的事物往往最具有柔软的力量,软硬于一体,二者兼备,互相转化,多重品质。冰用自己的骨头收藏自己的水,收藏自己的女人,把喜欢的女人存进自己的骨头,而拿出女人的存款自己也要失去自己的坚硬成为女人的身体,此即为人间之男女软硬一体的心灵之爱。(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个体人生经验具有生命整体的代表力量,从一个人的书写中看到人类生命整体与整个生命整体的本质。一个人的人生就等于历史的诗集也等于历史的史记。因此从个体的书写身上就能够看到人性与心灵的道路与全貌。

  《过敏史》写道:“在我的少年∕我深陷无可救药的窥视∕我对姐姐过敏∕我对有着姐姐一样饱满乳房的所有女孩过敏∕我尝试与黑夜的黑做朋友”

  什么是人性?人性的优点与人性的弱点都构成了心灵的冶炼炉子。诗歌对好奇的书写,就写出了神性在人身上的泄露。人在内心上,一个人就意味着所有人的灵魂。人类的灵魂还有一个,每一个人都承担与复制了这一份灵魂,因而每一个人的人性善恶与心灵都保持了一致的人类性。个体史即生命世界的整体写照。

  这个作品的第4节写道:“现在一个敏感的死者在写诗∕他决心用敏感∕再造一个自己∕在他与乌云为伴的有生之年∕他曾经追求过自由、正义与爱∕如今他冷冰冰地实验着自己∕像一个苍老的灵魂∕挑捡爱情的信物∕他依然有着过敏症∕可已是自己的旁观者”

  再生代表对黑暗与邪恶的告别,再生的力量与勇气来源于造物主对人性的宽恕。人对自己的考察与审视就像镜子对人的审判。一生的流程要经历很多,生活成为人生流程的银幕,生活也成为诗意之风的自由书写,但这自由要看心灵是否符合造物主最初的光明之心。

  人的一切都在预料中,都在造物主对人类与赐予人的宇宙生命整体性的世界出现之前的安排中,当人经历自身,在自由的道路上毁灭自身,而心又在回归回到原初的道路,那么这条道路就从心里流出来才有希望,就算从心里流出来,还要冶炼出正确的光。

  《史前文明史》第一部分为:“看见一棵树我就想爬上去∕拾到一根羽毛我就想插在身上∕那时没垃圾一词∕向异性求爱的方式非常直接∕在旷野小便真是舒服∕风改变着一些线条∕比方说树,比方说月亮∕一只狼的嚎叫∕我发现的落日和森林让我成年∕果子在夜晚坠落,荒草在跑∕石头改变着生活∕虫或一条鱼的形状∕乳房的硬度和初潮”(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没有垃圾的时代,就意味着人的心灵还没有毁败,还在最初的光中,当人心有了垃圾,人心就成为地狱,欲望就成为心灵的魔鬼。诗人试图帮助人类找回返乡与返回之路。

  这首诗的第五部分为:“我曾经上过最高的树,拾得百灵的歌声∕与马儿涉过孔雀河,向所有女子求爱∕机器都在别的星球上鸣叫∕那些武器和垃圾更像一些神话故事∕道路飘香,狼都很和善∕所有的石头都是玩具,鱼儿像乳房∕我舞蹈,睡眠成为最大的恐惧∕我的母亲也是我的恋人,海在天上飞∕森林是没有孤独的子宫,大鸟喊影子回家……”

  对于万物而言,随着宇宙而来,宇宙与它们都为人而设,如同造物主的机器,为人而设,对人设立了无微不至的自由与光明,而对人的堕落,造物主还是给予了拯救之路,就看人心自身如何做。

  第一部分与第五部分都写到了爬树,树木因为代表天地之道,它是大道的一个枝繁叶茂独木桥,站立的独木桥。通天入地之路,意味着心灵要有光明的天地。

  谢湘南的长诗有自己的特质,其长诗所展示的风景就来自我们、你们、他们所共有的灵魂。好诗歌为找到自己的书写者而满意。这些诗歌的作者就是谢湘南,看其诗,知其心。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