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虎的写本研究

2012-10-24 16:0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马虎的写本研究

  马龙学者,北京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复旦大学历史系余欣先生新著《博望鸣沙———中古写本研究与现代中国学术史之会通》(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6月第一版),《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7月29日曾刊出胡耀飞先生的书评《敦煌学与博物学的交点》加以推介。余先生花的功夫不可谓不大,只是在具体问题的处理上,却显得粗率马虎,让人怀疑他是否适合从事写本研究这种高精密度工作。我举几个最明显的例子。

  照余先生录文,许承尧(号疑盦,别号芚父,安徽歙县人)赠唐式遵(字子晋)《救疾经》写本的题跋中有一句“今年仁寿,唐子晋将军驻军吾里”(第104页)。按唐式遵为四川仁寿人,所以“仁寿”二字后面不应点断,正确录文应是“今年,仁寿唐子晋将军驻军吾里”。

  首都博物馆藏编号32.557《大般若经》残卷,据余先生说后面题跋中有“化吾先生其宝之,孝藏”的字样(第135页)。余先生说“孝藏,俟考”(第136页)。这个“孝藏”恐怕用不着“俟考”,他多半就是《博望鸣沙》中反复提到的日本著名收藏家守屋孝藏。

  首博藏编号32.579的《大般若经》残卷,据余先生介绍: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首题下有许承尧印三方:“歙许芚父游陇所得”、“疑盦”、“许承尧”。尾有“南皮张/□府珍/藏金石/书画印”。……按,此藏印主人疑为张申府。张申府(1893-1986)曾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著名哲学家。张申府出生于河北献县,与南皮相邻,今俱属沧州。张申府自署籍贯可能为南皮,其中当有原委。(第150页)

  作为逻辑分析哲学的拥趸,我当然很希望这位“张□府”就是张申府,那该是多好的八卦呀。但是,方括号里到底是何字,原文是否已经漫漶到无法辨认的程度,余先生未作任何解释说明。再加上“张献县”张申府能否自署“南皮张”,也是一个待解决的问题,不能用作推论的前提。我觉得这位“南皮张”与其说是张申府,倒更有可能是《博望鸣沙》第125页提到的那位曾收藏敦煌出土西晋写本《孝经》的张荫北(可园)。据说张荫北是张之洞的儿子,精于书画鉴藏,他应该是“南皮张”更合适的人选。但这也仅仅是一种推论,具体如何还要根据原件做出判断。

  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藏《法华经》卷四残纸中有一句“尔时佛告大乐说菩萨:摩诃萨,此宝塔中”云云(依余先生断句),较通行本《法华》多出“摩诃萨”三字。余先生说:“按,摩诃萨菩萨,名大乐说,今本所缺三字,当为佛发言称呼,较今本为胜。”(第159页)揣其语意,似是在说大乐说菩萨别名“摩诃萨菩萨”,所以佛在说法时会称呼他一声“摩诃萨”。但是,在佛经中“摩诃萨”一般是被放在“菩萨”后面与其连用,所以那句话应该断成“尔时佛告大乐说菩萨摩诃萨:此宝塔中”,佛是不会对着大乐说菩萨大叫一声“摩诃萨”的。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有若干疑似出自《佛名经》的残片,仅存彩绘佛像上半部,其下方裱纸上有王树枏题跋,余先生录文作:“佛无我,故不可以形貌求之。今留此头项为也。又出佛骨、佛牙,下矣。树枏识。”(第183页)虽无原图可以比勘,但从文义上也可以看出余先生的录文是有问题的。“今留此头项为也”一句不通,“项”字疑是“胡”字的误读。王树枏《陶庐诗续集》卷五《素文得唐人画佛仅佛头尚完好余皆断烂属题》所咏应即这几张残片,诗中有“丈六金身已幻灭,获此大首胡为乎”。王跋最后一句“又出佛骨、佛牙,下矣”,实在是读破了句。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博望鸣沙》所收具体考证某一或某些写本中问题的文章,以《再论敦煌写本辨伪:以〈瑜伽师地论〉听讲笔记为中心》(第260-269页)最有理致,但这也是余先生和他的老师荣新江先生合撰的论文。非常不幸的是,余先生把与这篇文章有关的三张图版的其中两张都给配错了。图版十一—2的标题是“上图117《瑜伽师地论》卷十题记,经判断为后人伪题”,但图中的卷子明明不是《瑜伽师地论》卷十,而是《瑜伽师地(论)手记》卷六。图版十一—3的标题是“书道博物馆藏《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二题记”,但图中的卷子却是《瑜伽师地论》卷卅五,卷子配错了,读者自然也看不到相应的题记了。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