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师涂又光逝世 曾提出“泡菜理论”

2012-11-06 10:5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涂又光通讯员马鹏飞摄于2004年12月3日

  □本报记者陈博雷周鹏通讯员马鹏飞

  喻园再一次因为一位大师的离去而充满哀思。4日凌晨2点,华中科技大学师生们所敬仰的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涂又光逝世,享年86岁。

  昨日,在涂先生家中,遗像中他仍是鹤发童颜,音容宛在。前往缅怀的亲友和学生络绎不绝,一炷清香寄托着深深的哀思,涂先生的夫人许道明老师坐在一旁,眼泪擦了又擦。

  遵照涂先生遗嘱,不开追悼会、不设遗体告别仪式,一切从简。今天上午,先生遗体将在武昌殡仪馆火化。

  才思敏捷,“泡菜理论”广流传

  涂先生出生于河南光山塾师之家,从小打下中国文化的“童子功”。之后,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文学院哲学系,师从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后又任职于华中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现为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曾编纂冯友兰《三松堂全集》共14卷,并将冯友兰英文著作译为中文。著有《楚国哲学史》、《中国高等教育史论》、《文明本土化与大学》等。

  上世纪90年代,涂先生提出了著名的“泡菜理论”——即泡菜的味道取决于泡菜汤,校园环境好比泡菜汤,它影响和决定了浸泡其中的学生的精神风貌和行为风格。该理论作为华科人的座佑铭广为流传。

  华科博士生、涂先生最亲近的学生之一覃美琼说,先生的不少哲思妙语至今让她记忆犹新,“谈治学,他教导我们‘学问不是在空调房里做出来的’;谈家庭关系,他告诫我们‘要用阳光来融化冰雪’。”

  鹤发童颜,上课从不带讲义

  在华科,涂先生的课已成为传奇,被学子们届届相传。“他上课不带任何书籍和教案,不会照本宣科,听他的课,就是在反思和体味人生。”覃美琼说,涂先生的课充满激情,每一堂课都不会重复。她也正是因为听了涂先生的课后经常向他讨教,被涂先生亲切地称呼为“孩子”。

  涂先生从来不愿意具体带某一个硕士和博士,但他的周围却总是簇拥着各个专业的学子,他愿将自己的哲学思想广为传播。本报记者也曾受过先生教诲,记者曾看到,先生在桌上的英语手稿,每个字母都清清楚楚,整整齐齐,就连随手抄的电话号码,也是一笔一划。

  一切从简,生活之中孕哲学

  涂先生有两子一女。长子许健告诉记者,涂先生一生俭朴,对生活只求简单。正因为只求简单,涂先生的长子和女儿都随母姓。“当时是涂先生去办户口,师母的姓氏‘许’比‘涂’笔画少,先生因此为两个孩子选择了随母姓。”覃美琼解释道。

  也因一切从简,不少关心涂老的人还不知道他逝世的消息。昨日,涂老的家属特意委托本报向社会各界致谢。许健说,其父患病期间,华科校领导、校有关单位多次到医院探望,并组织力量进行了全力救治;涂又光的一些亲友及学生,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了真诚的关爱。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