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运动会取消长跑 东亚病夫的帽子又回来了

2012-11-30 08:5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国大学生体质不断下降

(武汉晨报)2012年9月21日,上海,在第九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科学论文报告会上,高校体育科研人员的调研结果令人忧虑:中小学生爆发力、柔韧性、力量、耐力等身体素质指标连续20多年下降,大学生的身体素质也持续下降。

  [回顾]

  1992年中日夏令营较量

  “避免受伤”“防止猝死”,最近,武汉、广州、西安等几十所高校的运动会取消了5000米、3000米长跑项目;校园升旗仪式上,有孩子站了几分钟就晕倒;合肥工业大学上个月刚结束秋季运动会,男子5000米的纪录,要追溯到上个世纪50年代……

  18日,一个21岁的大学生参加广州马拉松时突然昏厥,后因多脏器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最近,因为取消了秋季运动会中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长跑项目,华中科技大学成了舆论焦点。学校体育部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天气太冷,跑起来太辛苦;这两项对学生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大部分学生达不到要求,有猝死风险。”

  青少年体质,这个从20年前就炙手可热的话题,至今仍无退烧迹象。11月22日,著名体育评论员,节目主持人黄健翔发布微博说,“东亚病夫”听起来很刺耳,但是这个帽子像幽灵一样,随时会悄悄杀回来。

  中国孩子为何越来越跑不动?中国的未来一代,能否破解身体素质持续下降的魔咒?

  20年前,有一场著名的、发生在草原上的、有关孩子的“中日夏令营中的较量”令人记忆犹新,很明显,20年前,中国孩子输了。20年弹指一挥间,今日如何?当事人有何回忆、如何评说?中日孩子之间的距离,究竟是拉大了还是缩小了?从这一代到下一代,未来将会是怎样的未来?记者采访中日双方20年前的当事人,深入探讨这个事关重大的话题。

  1993年末,中国教育报刊发《夏令营中的较量》(以下简称《较量》)一文。文章作者、时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的孙云晓写道:

  1992年8月,77个日本孩子来到了内蒙古,与30个中国孩子一起参加草原探险夏令营,他们多在11至16岁。

  ……中方孩子病了,重新躺回席梦思床上,品尝着内蒙古奶茶的清香;日方孩子也照样生病,中国领队劝他坐车,他说:“我是来锻炼的,当逃兵是耻辱,我一定要走到底!”……

  日方家长来了,总是鼓励孩子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到底;中方家长来了,在艰难路段把孩子拉上车;野炊时,凡是又白又胖抄着手啥也不干的,全是中国孩子……

  这篇文章,就像在平静的湖心投下一枚炸弹,“炸”得正满怀信心搞经济建设的中国人有些蒙。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专门批示《较量》,要求国家教委等部门“做出很好的思考”。

  时任中方辅导员、现已调到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工作的杨金华老师回忆那次夏令营时说:“日本孩子做饭,中国孩子只能看着。有个中国孩子说,在家里,火柴、煤气等都是‘危险物品’,爸妈不让碰。……‘家炊’都不会,怎么可能会‘野炊’呢?”

  当年日本方面的负责人小田切直人先生说,那一年的草原的夏令营活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如果要说目的,那只有一个,就是向着草原的地平线前进!”因此,他们在草原上“度过了美好的6天”。

  今年32岁的关萌萌,是北京望京实验学校《品德与社会》课的老师。说起1992年参加的中日夏令营,她笑得很爽朗。当时,她还是北京三里屯三小六年级学生。

  但一提起在草原上的那几天几夜,她立即换上了严肃的口气:“当时有报道给我们贴上‘垮掉的一代’标签,确实有些过火;但必须承认,我们在一些方面跟日本孩子有差距。”

  20年前,第一天赶到草原上时,已是晚上9点。日本孩子麻利地开始搭帐篷。看了一会,中国孩子才明白,只能跟着帮忙打桩。“之前能坐着火车出去看看海就不错了,哪儿见过帐篷啊?”关萌萌说。

  在湿漉漉的草原上躺了一夜,夏令营正式开拔时,中方辅导员杨金华发现,中方孩子一路唱歌,日方孩子却埋头走路。不到两小时,中方孩子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关萌萌和杨金华都还记得,当时草原上没有厕所,中方孩子随地大小便了事,而日方孩子总会先用铁锹挖个坑,大便完后再用土盖上。

  在中国的草原上,日本孩子用过的杂物,都用塑料袋装好带走。他们发现了百灵鸟蛋,马上用小木棍围起来,提醒大家不要踩,可中国孩子却走一路丢一路垃圾……

  济南提出2012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中小学运动场地标准化建设,图为济南市大金庄小学,学生在新修建的体育馆内运动(11月23日摄)。新华社发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