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盆罐罐画熟了 这次却考风景

2012-12-10 09:3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昨日上午8时左右,武汉市第二职业教育中心学校门口,即将参加2013年湖北省美术统考的考生在考点门前准备排队入场。本报记者李岿摄

  长江商报消息2.8万人参加湖北美术联考,考题创新难倒众学生

  昨日,湖北省2013年美术联考开考,2.8万考生赴考。报名参加2013年美术统考的人数28012人,相比2012年减少了414人,下降1.46%。今年的色彩科目考试出人意料地考了“风景画”,不少学生大叫“难”,考生感慨,现在美术联考越来越不好混了。

  昨日上午,色彩科目的考试结束后,出场的考生都大声抱怨,“今年色彩考的竟然是风景画,这下估计全挂了。”

  风景画难倒一片考生

  “色彩考风景画是完全没人想到啊。题目竟然是模拟写生水乡古镇,我们从来都没练过,只能凭感觉瞎画了。”

  来自神农架的考生贺金荣抱怨说,色彩科目题目从水果到花瓶,从火锅到蔬菜,大家全练了个遍,就是没想到今年完全打破常规,直接把静物改为风景画了。

  来自一家培训机构的陈琪一出场就直奔培训班老师面前,拍着老师的肩膀埋怨说,“你不是说不会考风景画吗?真是坑死人了。”而学校的美术老师也感到很疑惑,“上次省里开美术联考考情分析会时,几位来自高校的专家还说,今年考试不会考风景。我们也是完全没想到。”好在考前,他们还是练了两次,要不情况更糟糕。

  据考生们反映,这次考试最大的难点还不是题目没见过,而是图片小样竟然是黑白的。

  “小镇可以照着图画,可谁知道小镇应该是什么颜色的啊?”不少考生抱怨,自己从未到小镇写过生,实在不好把握颜色。

  据考场外的陪考老师分析,色彩科目考试对使用水粉或水彩没有要求,使用黑白图片,就只能由考生自定色调,只有大胆用色的学生才能赢得高分。

  速写让考生“一看就头晕”

  昨日下午,素描科目考试的题目是“女青年带手肖像”,考题比较普通,可在速写科目考试中,学生们又遇到了难点,他们被要求画两位身穿民族服装跳舞的女青年。

  “看着她们繁复的衣服,我就头晕。”来自三角路中学的小李抱怨说。速写考试只有半个小时,而这次的题目上有两个人,衣饰繁复还露着肚脐。“她们的动作很复杂,想画出衣服的皱褶,身体的肌肉,在她们的肢体语言上需要下大功夫。”

  据美术考试专家分析,近几年我省美术联考的题目越来越富于变化和创新,这次联考的新颖考题为临阵磨枪的考生敲响了警钟。绘画的基本功还是要靠平日里的苦练和积累,培养自己观察生活的专业眼光。以后临时抱佛脚的考生将越来越难以取得好成绩。艺术类考生不能再迷信名师的考前冲刺班了,只有有地基打得牢,才可能取得好成绩。

  据了解,昨日晚上,美术联考评卷工作已经启动了,成绩公布时间预计在元旦前后。

  2013年湖北省美术专业基础课统一考试

  ◇色彩试题

  一、题目:水乡古镇

  二、形式:模拟写生

  三、考试要求

  根据提供的黑白图片资料,用色彩的方法完成试卷,自定色调;

  ◇素描试题

  一、题目:女青年带手肖像

  二、形式:模拟写生

  ◇速写试题

  一、题目:两位跳舞的女青年

  二、形式:模拟写生

  三、考试时间:30分钟

  “美术联考马拉松”拖垮考生

  考了一天饭都顾不上吃

  昨日下午五点半,看到儿子从考场出来,来自关山的徐女士终于松了一口气,由于考间休息时间太短,儿子一天都没吃上饭。

  在近9个小时的“马拉松”考试中,休息时间还不足一小时,不少家长担心孩子吃不消。

  由于今年美术联考增加了刷二代身份证进场环节,为确保考试正常顺利进行,考生进入考点的时间由原来的提前30分钟改为提前1个小时。大量考生天未亮就赶到了考场外。

  “孩子早晨6点半就起床了,7点40分赶到马房山中学进场。慌得早饭都没顾上吃。”徐女士告诉记者。上午的考试直到11点半结束,但等收完试卷出场就到12点了。他们连忙去旁边的餐馆点了一桌菜,可菜刚上来,已经到了下午进场时间了。“孩子一口饭都没顾上吃,直接就进场了。”徐女士焦急地说。

  由于下午要连考两场,直到下午5点20分时,徐女士的儿子提出想喝杯咖啡。可由于没有提前准备,一时也没买到,孩子最后失望地进场,徐女士感觉很内疚。

  由于中午休息时间还不足一小时,不少家长都是提前打来饭菜,直接站在门口吃。“去饭店担心来不及,只能站在门口吃。”来自神农架的李丽说。昨天天气冷,风一吹饭都凉了,可为了考试也没办法。

  “考试为什么不能安排在两天?”不少家长提出,时间安排太紧,孩子太辛苦了。

  ◇提醒:今日,“第三届艺考咨询会”将在湖北大学举行,全国近百所院校艺术专业负责人到场接受咨询。考生和家长可免费进场咨询。

  “最严”考试防不住“手机党”

  手机发短信说题难,拍考卷让老师打分

  本次美术联考号称“史上考纪最严”,学生带手机进场一律按作弊处理,但还是有不少学生带手机进场,考试没结束,考题就已经“外泄”。

  昨日上午,十五中考点外,考试刚进行一个多小时,很多场外的家长和陪考老师就已经知道考试题目了。“孩子发短信说,坑爹啊,这次考的是风景画,以前从来没练过。”一位妈妈大声地跟身边的家长讨论。另一位家长也说收到了孩子的消息,问不会画怎么办。

  听到消息,几位家长焦急地挤到美术培训班老师身边询问情况。陪考老师边翻出手机上收到的考试图片给家长看,边安慰他们说,“没关系,这些我们考前都练过,幸亏我们组织了风景写生。”

  据了解,过去有少数培训机构要求考生用手机拍摄考卷、帮学生判断考分等,所以本次统考明文规定,严禁考生携带手机等电子通讯设备进场。凡使用手机拍摄自己和他人作品的,都认定为考试作弊,其所报名参加考试的各科、各阶段成绩无效,但如此严规还是防不住有心的学生。

  考试一结束,很多学生和家长都挤在一起,请学校老师帮忙看看自己孩子画的能打多少分。这些家长无一例外都拿出了考生偷拍出来的“考卷”。

  “不找老师分析一下不放心。”一位家长说,虽然规定说不能带手机,但考场又没电子狗,发现不了。再说孩子又不是作弊,只是把自己的考卷拍一下,一般监考老师应该会理解的。

  但这一询问仍然引起了陪考老师的警惕,交待家长不要乱说。“这是违规的,抓到了不得了。”

  半路出家的多了艺考捷径不好走

  “如果不是为了艺考,我现在应该坐在咸宁温泉高中的高三教室里,与同学们一起上课。”昨日下午,湖北省美术联考结束,来自咸宁的江博(化名)走出考场后如此感叹。

  江博今年8月份到湖北美术学院附近一美术培训学校学美术,高三期间还没在高中教室上过一节课。昨日的考试,他感觉考得不错,自己小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他还要参加各校的校考。他说,只有联考、校考、高考都不出问题,才能上一个好大学。

  为考名校“半路出家”

  “我是半路出家的,不完全是为了艺术。”江博说自己参加艺考的想法很简单。他读高二后文化成绩总分很难达到500分,上好一点的二本院校比较难,因此产生参加艺考的想法,“拼一把,也许还能上个名校。”

  高二下学期开始,江博在咸宁当地一美术培训机构学美术。“一学期下来,老师说我孩子还有点灵气。”江妈妈李女士说,从此江博开始突击学习美术,并决定到武汉求学。再三比较后,今年8月,江博选择了位于湖北美院附近的一培训机构。就这样,江博半路出家,走上艺考之路。

  其实,类似的人不仅只有江博一个,“我们学校我这一届跟我这样高二下学期开始学美术,参加艺考的就有30多人。”江博说,在他学习的培训机构里,像他这样临阵磨枪,备战艺考的人很多。

  昨日记者在关山中学考点随机采访了100个美术联考的学生,82个学生都表示自己半路出家学美术,“主要是为了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

  花费高压力大

  为了这次艺考,8月10日,江博跟妈妈一起来到武汉学美术,备战艺考,“至今没去我们高三教室上过一次课。”

  江妈妈李女士说,从8月到12月底半年时间,仅学费就交了两万元。半年下来,各种生活费,美术学习各项文具费用,江博已经花了3万多。不过,江博感觉更直接的是压力大,如果联考都不能过,那意味着一切准备白费了。

  江博的课表上,每天早晨7点多起床,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晚上还有自习。培训生活似乎跟高中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从语数外换成了素描、速写、色彩,“每天除开美术还是美术,压力太大,直到今天联考结束,我才小松了一口气。”江博说,接下来还有校考、高考等着他去冲关。

  “同学们都在讨论报多少学校了,有的准备报10多个学校,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江博很着急,可只有校考结束,他才能回校学习文化,“哪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如果最后文化成绩达不到要求,之前的辛苦也是白费。”

  艺考也激烈

  艺考这条路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每年参加艺考的学生都非常多,特别是美术类考生,录取比例并不高。”武汉市招考办一负责人说。据中国美术学院网站公布数据显示,我省参加2012年美术联考人数28430人,其中一本录取4264人,录取率仅为15%,竞争激烈程度堪比公务员。

  江爸爸在网上查询发现,艺术设计、动漫产业、网络游戏、广告制作等新兴产业迅速壮大,其中对美术人才需求比较大,就业相对有保证。不过,武汉招考办的老师并不这么认为,虽然艺术相关产业逐渐壮大,“粥”多了是事实,却远远落后于“僧”的增长速度,而且收入的“产出”相对高额的教育“投入”而言,也让艺术类毕业生叫苦。

  江博所在的培训班里,不少老师都是大学艺术类毕业生,他们成功进入大学,但毕业后却未找到合适的工作,进入培训机构搞艺考培训。

  “有时也有点心寒,你说我以后会不会跟我老师一样,来这带学生参加艺考。”这时,江博多少有点落寞。不过,他说,“先进一个好大学吧,就业太遥远。”

  本报记者柯美杰实习生陶琴

  本组采写除署名外均为本报记者郭婷婷实习生洪玲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